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6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2:24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过是陪着人说说话而已,当不得辛苦。”沈妙微微一笑。又想起如今还在汝阳的谢景行,忍不住叹了口气。

事情还远远没完呢,如今这陇邺看着越是平静,实则隐藏的危险才越深。便是将叶家也收拾好了,可是千里之外的明齐呢。如今她一心挂两肠,一边要牵挂着明齐,一边要担心着大凉。永乐帝的病情如今究竟还能支持多久,傅修宜和秦国什么时候会联手对大凉进攻,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一旦有什么意外,这大凉皇室里,能承担起责任的只有谢景行,同样,她也要面临更多的问题。

谢景行有句话说的没错,没有时间了。他们所剩的,可以慢慢计划着对付对方的时间的确是不多了。

正想着,却见莫擎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表情有些古怪。这些日子,沈妙都让莫擎不分白天黑夜的监视着叶楣姐弟的动静。叶楣已经搭上了金星明,而金星明即将离开大凉,沈妙决计不能让她得逞,从某些方面来说,叶楣比叶茂才更让人觉得后患无穷。

“皇上那头下旨了,请叶茂才进宫。”莫擎道。

沈妙一怔:“进宫?”

莫擎点头:“不错,如今叶府里一片混乱,仆人们都四散着要逃走,不过外头有宫里的人把手着,里面倒是乱的很。”

沈妙喃喃道:“怎么这么快……”

永乐帝要对付叶家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她也不意外,可如今谢景行在汝阳,永乐帝的身子又不济,谢景行在的时候下命令,或许会有更全的把握,不过,沈妙转念一想,永乐帝这动作几乎有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她都觉得快,只怕对于叶茂才来说更是突然。叶家也是狡兔三窟,若是给了叶家喘息的机会,难免日后被叶茂才钻了空子逃走。如今以进宫的名义将叶茂才先软禁起来,擒贼先擒王,这叶府里群龙无首,先自乱阵脚,再想收拾的时候,就是手到擒来了。

她想了想,道:“你和从阳还有铁衣三个人现在立刻去叶府,盯着叶楣姐弟,如果他们有什么动作,先跟着,如果他们要离开陇邺,拦下来,带回来,生死不论。”

“三个人都盯着叶楣姐弟么?”从阳从树上跳下来,闻言道:“也太大材小用了。听说那个叶夫人也是个不简单的主,倒不如我去看着那个叶夫人?”

“不用管她。”沈妙道:“她虽然聪明,可到底是个妇道人家,这些日子打听出来的消息是,叶茂才并不会让叶夫人插手他的政事,叶夫人接触不到叶茂才的势力,所以也仅仅只能作为一个聪明女人而存在。皇上没让她进宫,也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一个人翻不起什么风浪。倒是叶楣姐弟十分狡猾,就这么轻易离开叶府,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她一定会做出

么简单,她一定会做出什么打算,这打算有利于她自己,这就是你们最需要留意的东西。”

从阳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有点道理,就点了点头。铁衣从来都只会听命,莫擎更不必说了。三人正要离开的时候,沈妙顿了顿,突然叫住他们,道:“对了,如果遇到了叶府家的那个腿脚不便的少爷,不必伤害他,若是有人要伤害他,也记得帮衬他一下。”

……

夜色里,叶府里此刻正是一片混乱。

谁都没有想到皇家会突然派人来“请”走了叶茂才,下人们虽然也不晓得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这些日子究竟隐隐听到了些风声,如今请走叶茂才的时候,叶茂才的反抗更是让下人们证实了心中的猜想。一时间,各自收拾自己衣服首饰准备跑路的,觉得逃跑无望在屋子里暗自垂泪的,还有假装若无其事希望只是一场误会仍旧做着自己事情掩耳盗铃的,府里一片人心惶惶。

这些下人们其实平日里被叶夫人管教的很好,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除非是圣人,谁都不可能泰然处之。

在这一片混乱中,叶夫人却已经在开始收拾自己的金银细软了。

叶茂才的打算她早就看在眼里,她本来还对叶茂才怀着一丝期盼,可是叶茂才的逃跑计划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她。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叶夫人如今也算是看的一清二楚,叶茂才没顾念着夫妻情谊,她也权当是没有这个丈夫。叶茂才安排的退路如今却是恰好便宜了他,没办法,谁让叶茂才才是永乐帝眼中最大的靶子?

她认真的搜索着屋里能带走的银票和首饰,尽量捡轻便的装,总归不能坐以待毙的。

叶楣和叶恪此刻亦是一样。

叶恪在屋里来回踱着步,眉宇间满是焦躁,不时的询问叶楣:“姐,你说这是真的吗?丞相府真的要完了?这怎么可能?之前可是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或许皇上请爹进宫只是为了一些朝事,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叶楣一边收拾着一些银票,她早在几天前就开始有计划地将那些首饰当了银子,又换成了在大凉内所有钱庄都能通用的银票。这些东西好携带,也是必不可少。她道:“到现在你还在自欺欺人么?若只是为了单纯的谈谈朝事,叶茂才被请走的时候何必还让侍卫动刀企图逃跑,分明就是要畏罪潜逃的意思。”

“可这之前一点儿兆头也没有啊!”叶恪仍旧不肯相信叶楣的话。

“只是你没有留意罢了。”

叶恪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叶楣:“什么意思,姐,难道你早就知道了?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只是随便猜猜,更多的还是靠直觉,也并没有证据,就算告诉你,你肯信么?”叶楣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温和道:“再说了,这些事情,我自己打点好就是了。你总归是我的弟弟,如今叶家出事,咱们可不能和它绑着一起沉下去,总得找机会逃走。我会带着你一同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