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6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2:1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永乐帝绝不是一个宽厚仁慈,只晓得宠爱妃子的皇帝。他的心硬起来的时候比谁都硬,的确是孝武帝的儿子,该下狠手的绝不手软。当初静妃是后宫中最得宠的妃子,如今永乐帝对付卢家,可一点儿没念在当初的情意,更勿用说静妃肚子里的孩子了。甚至有心人也能看得出来,永乐帝只怕是为了对付卢家,已经隐忍多年。

帝王有这样的手腕心性,实在是令人生畏。朝臣们因此而越是惧怕于他,安分了不少。

而与卢家齐名的叶家,如今也正如热锅上的蚂蚁,着急不安。

谁都没有想到永乐帝会说动手就动手,更没人想到卢家倒的如此之快。便是叶茂才自认精明一世,也突然察觉到了不对。他到如今便后悔,为何当初皇家有意要招揽叶家的时候不早些投诚,到了现在,却是白白的失去了这个机会。

的确是失去了这个机会,因为叶茂才发现,永乐帝已经开始在对付叶家的势力了。

叶家和卢家不同,卢家是武将,到底有自己的兵,叶家是文臣,大多数的时候,都只能起一个辅助作用。他的关系、势力和人脉都是人人竞相争夺的对象,可是如今,都随着卢家的覆亡而崩塌了。

卢家那么多根基势力还有兵马,尚且都栽在了永乐帝手中,更勿用说叶家了。可是叶茂才观其局势,加上从卢家一事上对永乐帝行事风格的了解,心中越发绝望,晓得永乐帝叶家绝不会网开一面,一定会斩尽杀绝。叶茂才一边恼怒卢家当初信誓旦旦说的那般狂妄,一边又后悔都来不及。

叶茂才开始着手准备逃离一事了,再不济,要将叶鸿光送出去。叶楣和叶恪他没那么多心思管,可是叶鸿光是他唯一的子嗣,必须要给叶家留个后。

叶茂才开始忙碌的时候,叶楣也没闲着。

她今日又从孙小姐府上回来,与那金星明好好缠绵了一番,金星明已经答应了三日后带她离开。这几日叶茂才对叶楣的管束松了许多,似乎都不怎么关心她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叶楣非但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心中越来越紧张。因为叶茂才显然已经自顾不暇,所以才无暇顾及她的死活。叶家只怕是要到非常危急的时刻了。

联系到卢家的事情,叶楣虽然并不懂出了什么事,却也隐隐感觉到,叶茂才是在害怕,能害怕什么,自然就是和卢家一样的下场。

这一日,她回来的有些晚,一进屋,便见着叶恪在她屋里左看右看,似乎在等她的模样。

说起来,叶楣也有几日没有见着叶恪了。这些日子,她盘算着和金星明逃到明齐之后的境地,对于叶恪怎么样,叶楣还真的没有打算过,或者从一开始起,在叶楣的逃亡计划里,就没有叶恪的存在。

一个已经让叶楣觉得没有用处只会拖后腿,甚至还对她有所私心的人,叶楣立刻就抛弃了。

叶恪见她回来,问:“姐,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孙小姐上次问我要一方帕子,我昨日里才绣好,今日给她送过去。”

叶恪抱怨:“你如今也是丞相府的小姐,她孙家的小姐凭什么指使你。”

叶楣没理会他的话,在一边坐下来,见叶恪眉宇间似有焦躁之意,就问:“你这几日怎么样?爹不是带你四处见同僚了么?”

“别提了。”叶恪一听此话,立刻垂头丧气道:“那也不过是最初而已。这几日不知道在忙什么,我一问他,他便推说自己有事,我都在府里无聊得紧。”又看向叶楣:“姐,你什么时候与爹商量一下进宫的事吧,我看爹是在找借口推辞。若是你进了宫,得了皇上的欢心,爹必然会讨好于我,皇上也会看重于我。我仕途上得意,与你也有帮助不是么?”

叶楣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笑道:“你我是姐弟,我自然会帮你的。”她沉吟一下,又道:“说起来,你与爹的关系倒是比我与爹的关系走得近。这些日子,你可曾见过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叶恪不解:“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叶楣见他不懂,便换了个方式,笑着问道:“不是说这个,比如爹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或者是什么秘密,或许你能打听到一二?”

叶恪看着叶楣,愣了一会儿,道:“姐,你想做什么?”

叶恪这人,野心有余,聪慧不足,是有些小聪明,不过很容易被一些表面的东西迷住眼睛,又太过贪婪,当断不断。叶楣从小便说过他很多次,不过也正因为叶恪的自大贪婪,叶楣才能如此轻易的蒙混过关。

她叹了一口气,道:“你也知道,你我二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叶家血脉。我听闻这几日爹在私下里又在寻叶家的骨肉,寻不到便罢了,若是寻到了。你我二人该如何自处?”

她说谎随口就来,叶恪却听得呆住,立刻就相信了,结结巴巴道:“真的么……爹真的在到处寻真正的叶家人?”

叶楣点了点头。

叶恪的表情就有点扭曲起来,混合着愤怒和妒忌,他道:“爹怎么能这样,利用了我们便一脚踢开?凭什么?”

“所以说我不甘心,”叶楣道:“我便罢了,你可不同,若是那真正的叶家血脉不回来,一个瘸子跟你争不了什么,叶家日后都是你的。我怎么能看着你的东西眼睁睁的拱手让人。”

叶恪本来便是有九分火气,这会儿被叶楣一说,直直的到了十二分。他道:“不错。这可不行!”

“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必须得找到叶茂才的软肋。他既然是丞相,总会有一些秘密,这些秘密若是被我们知道,自然就能成为要挟他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