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5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2: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如今她若是要跟随金明星逃到明齐去,自然是要将叶恪也带上一起去的。但是叶恪是什么态度,叶楣还有些料不定。

“你可还记得钦州金家的金星明?”叶楣问。

“金星明?”叶恪狐疑的看着她:“记得,突然提起他来做什么?”忽而又想到什么,大吃一惊,一下子站起身来,道:“姐,你不会突然想清楚了,现在要嫁给他吧!”

叶楣皱起眉:“你当初不是挺喜欢他的么?”

“当初我们是商户,可如今咱们可是官家。”叶恪道:“姐,你现在的身份,金星明哪里派的上你。商户之家取官家女儿,说出去只怕要笑掉大牙。”

他显得十分激动,叶楣看了他一会儿,问:“那你以为,我应当嫁给谁?”

“姐,你的身份,嫁给皇子都不为过,不过陇邺也没有皇子。”他神秘兮兮的凑近,笑道:“其实爹有意要你进宫,我替你瞧过了,皇上生的年轻俊美,对皇后也颇为冷淡。你若是进宫,凭借的美貌和才华,只怕六宫到最后都是你囊中之物。到那时,你我姐弟二人便是富贵无边。”叶恪说的眼冒精光,似是对自己所说的前景十分向往,像是挖掘了许久的人终于见了宝藏。

“哦?”叶楣看着他:“你真的这么以为?”

“姐,你何时变得如此不自信了?”叶恪拍了拍胸脯,道:“相信我,你绝对会成为大凉最尊贵的女人。所以就听爹的话,进宫去吧,爹总不会害你,进了宫,还有叶家在背后撑腰,这不是天大的好事是什么?”

叶楣笑了一下,那笑容却有些古怪,她道:“二弟,你这些日子似乎总是很忙,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到底在忙些什么。”

“爹打算给我在陇邺谋个官职。”叶恪眉飞色舞道:“这些日子带我四处见同僚!”话音刚落,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住了口,有些惊慌失措的看向叶楣。

叶楣神情未变,就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题外话------

贯穿全文的单身狗铁衣: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秀恩爱_(:зゝ∠)_

☆、第二百二十六章告天下同胞

“原来如此。”

叶恪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叶楣,见叶楣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便是松了口气。又试探的问:“姐,你觉得不好吗?”

“不好?”叶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了:“这有什么不好的,进了宫之后便是荣华富贵一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莫非你以为我那么蠢,便是唾手可得的富贵都能拱手让出去。”她道:“我本来就想嫁一个身居高职之人,这皇上便是天下最尊贵的人了,做皇上的女人自然没什么不好。”

说话的功夫,叶楣便又恢复了从前那般风情万种的模样,看着倒像是十分赞同叶恪说的一般。叶恪见此惊醒,便是拍手笑道:“我就说了!爹之前还怕你不同意,一定要我来劝你,我便知道他是多此一举,这样的好事,姐自然会应,又不是傻子,何来推脱一说?”

他放松之下,竟是将自己是奉叶茂才之命来劝说叶楣的目的和盘托出了。叶楣目光闪了闪,笑道:“爹大约是不了解我,可你是我弟弟,你还不了解我么。”

“姐,你说,要是你进了宫,得了皇上的宠爱,可别千万忘了我这个弟弟。”叶恪道:“如今爹已经带我进了官场,日后有你这个姐姐帮衬,我的路只会越来越顺,说不准,这陇邺众人对要听命与我们姐弟二人。到时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不得意。至于那个劳什子皇后,便是个摆设。如今连那个怀了龙种的静妃也没了,你若是进了宫,宫中何人是你的对手,必然是一帆风顺的。”

叶楣也笑:“自然如此。”

叶恪得了叶楣的保证,似乎十分满意,也终于解决了后顾之忧,又说了一会儿话,兴致勃勃的与叶楣讨论他的仕途之路该如何走,便离开了。等叶恪走后,叶楣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叶茂才竟然这么快就收买了叶恪,倒也不意外,叶恪这一辈子最盼望的就是手握重权,呼风唤雨。叶茂才给叶恪画了个饼,叶恪心动,这足以令叶恪牺牲自己的姐姐。况且在叶恪眼中,进宫去做皇帝的女人大约是一件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却不晓得这其中的步步危机。因为永乐帝这个皇帝太难掌握了,还有个头脑清明的睿亲王在一边虎视眈眈着。

叶恪和叶楣一样,都是极端自私的人,在面对自己的利益之时,手足的情意便也算不了什么了。想来若是叶恪知道了叶楣去做皇帝的女人并没有那般好,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因为他自己的仕途更重要。

可是叶楣又怎么会甘心给叶恪铺路。

叶恪走了后,叶楣站起身来,在屋里走了两圈,这显得她有些焦虑。

但是她也明白,叶恪现在,在某些方面,算是她的敌人了。

她想了很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的站起身来,却是将屋里的箱子打开。那是叶夫人在她回来的时候为了补偿她给她做了几十套衣裳,都是时下流行的款式,料子也是顶顶好的。叶楣在箱子面前蹲下身来,开始认真挑选起来。

另一头,沈妙也得知了从莫擎嘴里打探回来的消息。

“金星明?”沈妙皱眉问。

“除商铺之子的身份外,其他都无甚特别之处。”莫擎道:“不过从钦州突然到了陇邺,似乎在处理几笔生意,都是金家的几处长线生意。就这么处理了,预示着近几年金家都不打算接生意。”

“不打算接生意?”惊蛰忍不住开口道:“那吃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