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5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1:5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归你。”谢景行眼皮都没眨一下。

“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

“都归你!”

谢景行答得顺溜,几乎是想都没想,若是永乐帝听到这里,只怕要气的吐血,若是孝武帝在这里,只怕也要被气的活转过来指着谢景行的鼻子大骂败家子,再一个“祸国妖女”的罪名给沈妙扣下来。

可谢景行本来就不是会在意旁人眼光的人,诚然,沈妙也不会真的去夺谢景行的江山。她不过是觉得谢景行背负的太多了,希望分散他的注意力,开个小玩笑,让他觉得轻松一些也好。

“全都归我,你要什么?”沈妙问。

谢景行坏笑一声,促狭道:“一夜十三次?”

沈妙:“……”

谢景行一把拉住要走的沈妙,正色道:“夫人,你可不能不要我。”

沈妙道:“你精力这么旺盛,我让唐叔给你拿点冰块降降火。”

谢景行将她扑倒,慢悠悠道:“有夫人在,还需要什么冰块。”

外头的从阳捂着耳朵,面露痛苦之色。倒是一边路过的惊蛰瞧见他这副模样,好心的上前道:“阳侍卫,你怎么抖得这么凶?莫不是病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探从阳的额头。

从阳到底正是个年轻男子,又被迫听了让人耳热的活春宫,正是面红耳赤的时候,冷不防被一只冰冰凉凉的小手覆住了额头,登时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倒是把惊蛰也吓了一跳。惊蛰看了看自己的手:“我……怎么了?”

从阳见了鬼似的看了她一眼,忽而火烧屁股一般就往前冲着逃跑了。留下惊蛰愣在原地,树上的铁衣将这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什么都没说,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静静抱剑坐着。

树下,唐叔走过,瞧见紧闭的大门,颇为满意的咂咂嘴,又去吩咐厨房熬汤了。

接下来的几日,谢景行果真是忙碌了起来。大约是永乐帝的病情加重,卢家和叶家许多要亲力亲为的事情都要谢景行亲自去跑,谢景行都是早出晚归。

谢景行忙着,沈妙也没闲。卢家和叶家在陇邺毕竟也过了这么多年,皇家如今要做的既是杀一儆百,却也不能让皇家显得太过残酷,日后臣子生出异心。沈妙便是担负着这些任务,与陇邺那些官家贵夫人们说话,却也潜移默化的将一些想法传递给她们。

这些贵夫人看着是女人,但是一个府邸里,女人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原先众人以为,沈妙毕竟是明齐人。明齐和大凉是两个不同的国家,许多地方都是不同的。沈妙一个武将家的女儿,更不可能有什么见地。谁知道交流下来,却是对沈妙大为改变。见她不仅言辞得体,还似乎晓得不少她们不知道的东西。

说起衣裳款式,沈妙跟得上。说起局势大局,沈妙也能跟的上。便是那些大江南北的奇闻异事,她也能娓娓道来。

本来么,上一世在明齐的后宫,虽然过得不怎么样,到底是增长了她的见识,一些其他国家的使臣也会说些奇闻异事。懂得多,便自然能用。一些事情用在什么地方,便也有绝佳的效果。谢景行能做的事情,沈妙未必能做,但是权术之中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通过不动声色的引导达成自己的目的,却恰恰是沈妙重活一世所擅长的。

不过短短几日,那些个贵夫人便都与沈妙打的火热,一些事情上面犹豫不觉得,也开始问沈妙拿主意。这其中便也不乏如今的局势问题。一来沈妙是睿亲王府的王妃,和皇家沾亲带故,让他们也能晓得皇家如今的态度,二来,沈妙虽然年纪轻轻,甚至比有些夫人的女儿还要小几岁,可是她身上便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非常温和的、沉淀下来的稳然,让人觉得她说的话也是可以信服的。

沈妙和谢景行都在为陇邺即将到来的风云再起而努力着,诚然,卢家和叶家却也没有坐以待毙。

卢家失去了一个女儿,眼见着永乐帝的态度越来越强硬,终于开始慌了,开始着手调动自己私养在各地的人马。

叶家也由一开始的作壁上观,到现在突然发现身不由主,似乎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卢家拖下了水,虽然他们什么都没做,但是皇室的态度微妙起来。由一开始的拉拢到现在的放纵,似乎也说明了什么。

叶楣的一举一动都被沈妙让莫擎在暗中注意着。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叶楣在陇邺宫里闯的大祸,让叶茂才十分震怒。叶楣的这一举动,正是将永乐帝和卢家一并得罪了。卢家还好说,卢正淳虽然狂肆,但是这么多年都是吃老本,本身是没什么脑子的。可是永乐帝却不一样,年轻的帝王已经有了雷霆一般的手段,正因为他没有责怪叶楣,才让叶茂才更加不安,觉得永乐帝似乎是在酝酿什么似的。

叶茂才迁怒于叶楣,所以将叶楣禁足了这么多天,对叶楣也颇为冷淡。叶楣这些日子过的十分憋屈,今日终于解了她的禁足,叶夫人为了补偿她,带着她去自家首饰铺子里挑选一些首饰。谁知道中途中有贵人来访叶府,叶夫人只得回去,因着是自家铺子,倒也不怕,便让叶楣自个儿在铺子里挑首饰,挑好了再回去。

首饰铺子的掌柜的一脸讨好,将最贵的几样拿出来让叶楣挑选,叶楣挑的神情恹恹,心不在焉,便让那掌柜的也不由得有一丝火气。

不过是个商家女儿,如今被叶家认祖归宗已经是得了天大的好运了,竟然还挑三拣四,这些个首饰都瞧不上,也不知什么样的富贵才能入得了眼了。

叶楣没注意到掌柜的神情,她这几日都被叶茂才冷待,心中恼怒至极,却也越发意识到,叶家不是久留之地。叶茂才是一个利益为上的人,为了利益,随时可以牺牲她。她本来是想要利用叶家往上爬,谁知道实力不够,只能为棋子。而叶茂才为她安排的路,根本不足以让叶楣得到自己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