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5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1: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可是叶楣却没想到叶鸿光这般无用,还被沈妙抓住了错处步步相逼。这一出陷害的戏码到最后几乎是无用的,而卢家面对谢渊表现出来的忌惮也让叶楣终于明白,得罪了睿亲王府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之前就向叶茂才提出刺杀沈妙,如今又指使叶鸿光污蔑沈妙,叶楣总觉得,一旦被谢渊调查出来是她在其中搅和,必然不会放过她。

还有今日,虽然显德皇后和永乐帝最后出乎意料的放过她,沈妙也没有深究,叶楣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怀疑他们有更深的阴谋。退一万步说,这件事叶茂才迟早会知道的,她失手错杀了静妃,也是闯了祸,叶茂才那样精明的人,会怎么对她,叶楣还真的不清楚。

叶楣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后怕,还有沮丧。陇邺这地方像是与她相克似的,她原先在钦州的时候过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陇邺却屡次碰壁。原以为搭上叶家日后必然飞黄腾达,结果不仅叶家自己都情势难明,还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能留在陇邺了,要离开叶家。叶楣的心中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念头。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叶鸿光。叶鸿光正低着头默默的揪着膝盖上毯子的毛毛,并未看到她的眼神。

叶楣的眼神倏尔转冷。

要逃离叶家,逃离陇邺,对现在的她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上船容易下船难,还有叶茂才的虎视眈眈。

可若是继续留在这里,叶楣有一种感觉,她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得好好与叶恪商量一下才好。

……

因着今日宫里静妃得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沈妙和谢景行回到睿亲王府得时候天色都已经晚了。沐浴用过饭后,沈妙一边整理着桌上一些信件,一边对谢景行道:“倒没想到原来使这么一回事。”

谢景行手下的人过来传信儿了,大约是将今日在宫里发生的事情弄清楚了。大概推测出来是叶楣错手杀了卢静,沈妙摇头道:“卢家只怕是知道了叶楣动的手,心中暗恨,也不会表现出来。”

谢景行倚在榻上,看着她收拾的动作,道了一声“嗯”。

沈妙问:“那皇上查出真相会怎么样?会处置叶楣么?”

“查不查出来又如何?”谢景行满不在乎道:“没有叶楣错手杀人,叶家也不会留,有了叶楣错手杀人,叶家牺牲一个半路收来的女儿,叶茂才也不会心疼。”谢景行耸耸肩:“静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谁在乎?”

沈妙叹息一声,永乐帝对叶家深恶痛绝,对这个卢静千方百计怀上的孩子没有期待,自然不会在乎,或许卢静的死,甚至会让永乐帝心中松了口气。他不爱静妃,但总归是他的骨肉,日后叶家亡了,他又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当然,生下来的这个孩子先天不足,在世上活着本也是受罪。

上天代替他做了选择,或许一切明明自有注定。

“说起来,今日进宫,卢静出了事,皇上来了,你却不在,你去做什么了?”沈妙问。她问的自然,谢景行是一个十分坦率的人,在这些皇家秘密的事,几乎只要沈妙问,他就会回答。

可是今日,他却看着沈妙没有说话。

沈妙本来还等着他回答,见他迟迟没有反应,手中的动作一顿,见谢景行微笑着看着她。他的目光很温柔,似乎是将她看作是很珍视的东西。

沈妙一愣,谢景行唇角一翘:“过来。”

她愣了愣,见谢景行很坚持的模样,便站起身来,走到塌边,才问了一句:“怎么了?”就被谢景行一把攥住手腕拉进怀里。

沈妙猝不及防趴在他怀中,费力的撑起身子,谢景行却不让她动弹,下巴搁在她脑袋上,淡淡道:“我曾经问过你一句话,你现在还想不想当皇后,记得吗?”

“记得。”沈妙顿了顿,才回答。

“那我现在再问你。”他说。

“我不想。”沈妙道:“我的愿望很简单,保护自己爱的人,好好的活着。当皇后很好,可是我不喜欢。”

“怎么办?”他有些苦恼的道:“我也不喜欢,但是现在必须得做了。”

“高家家主说了,皇兄活不过半年。今日写了传位诏书。”

“我不信命,可是没有时间了。”他低低叹息,将沈妙的手放在掌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但是能不能为了我容忍一下?至少我能向你保证,永远不会让你成为废后。”

“你会成为大凉帝王的唯一女人,你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他贴近沈妙的耳朵,狠狠道:“这辈子,没有退路了。”

------题外话------

再写个七八章估计就要请假写大结局了,突然有点伤感(′?_?`)

☆、第二百二十五章金星明

沈妙没有说话。

谢景行却也没有松开她,就这么将她锁在怀里。

许久之后,沈妙抬起头来看着他。

谢景行也盯着她。这看上去似乎将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狂傲男人,看他从顽劣不堪的少年走到如今,眼中的玩世不恭从未变过,此刻看着她,眸中却露出星星点点的紧张。

沈妙心中一动,短短片刻,忽而笑了。

她说:“那我有什么好处?”

谢景行怔了怔,眼底浮起一抹狂喜,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还有些不可置信。他道:“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如果我想要的,你也想要呢?”沈妙问。

谢景行一挑眉:“你想要什么?”

“幽州十三京。”

“归你。”他爽快的挥了挥手,仿佛沈妙说的不过是个胭脂水粉般的小玩意儿。

“漠北定远城。”沈妙看着他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