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4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1: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卢夫人却是赶紧双手合十,痛心疾首道:“苍天有灵,终于可找到杀害我静儿之人。待我找出那人,定要他血债血偿!”

卢家人这幅作态也实在是太过夸张,永乐帝冷道:“带进来。”

沈妙下意识的看向地上的叶楣。

叶楣跪在地上,脊背微微扣着,看着端的是一幅委屈而无措的模样,沈妙却注意到她的手,长长的袖子遮住了她的手掌,却露出了她的指尖。细细的手指当真如嫩葱般美好,然而左手的拇指却和食指握成一个圈,轻轻的摩挲着。

沈妙和楣夫人打了一辈子交道,自然知道她每个动作代表的含义。这个动作沈妙再清楚不过,叶楣在算计某个人的时候,目的将要达成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做这个动作。

沈妙心中一跳,那前来作证的证人是叶楣算计中的一环?她将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又或者,卢静的死真的和叶楣有关系?为什么。

紧接着,屋外传来“枝凌枝菱”的声音,这声音像是车轮轧在地上发出的响动,沈妙微微眯起眼睛,朝门口看去。

一个婢子正推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人坐在一张带着轮子的椅子上,膝盖处盖着一块毯子,双手端端正正的交叠在膝盖上。他似乎不能行走,而那带着轮子的椅子恰好能被丫鬟毫不费力的推着上前。

待走近了便能看清楚,那人大约十一二岁的模样,模样生的精致秀气,是个少年,穿着一件象牙色的袍子,似乎有些腼腆害羞,目光却若有若无的透出一丝惊惶。

沈妙整个人伫立在当场,几乎立成石雕。她的眼中瞬间充满热泪,险些掉了下来。

傅明!

时光倏尔回转,她几乎要透过这轮椅上的漂亮少年,看到那重重宫阙之中,穿着明黄色袍子的小少年手捧着一大束红梅,冲她笑的讨好又贴心,道:“母后,儿臣看院子里的梅花开了,爬树剪了一大束,母后日日在屋里看到这红梅,心中舒坦,病也就很快能好了。”

他说:“姐姐虽然不在了,儿臣会一直陪在母后身边的。”

他说:“母后放心,儿臣会好好跟着太傅学习,等儿臣日后变强,谁也不敢欺负母后的。”

现在,那漂亮精致的少年被人推着到了叶楣面前,小声唤道:“大姐姐。”

沈妙瞪大双眼。

他是……叶家那个不良于行的,小妾生的记在叶夫人名下的少爷,叶鸿光。

叶家的人?

小厮推着叶鸿光上前,叶鸿光对着永乐帝,他有些紧张,似乎面对着大凉的君主手脚都无处放似的。他道:“鸿光见过陛下,请恕鸿光腿脚不便,无法行礼。”

永乐帝淡淡挥了挥手。

叶鸿光似乎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有些害怕,不由自主的自己转动着椅子上的机关,往叶楣身边靠近了些。

沈妙见状,目光猛地一顿。

傅明怎么会和叶楣有这样亲密的姿态?她从心底蓦的生出一股冲动,想要将傅明从叶楣身边拽过来。可是她不能……她现在和傅明,是陌生人。

似乎是她的目光太过于执着,连叶鸿光也察觉到了,叶鸿光往这头扫了一眼,目光有些好奇。见沈妙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便又受了惊般的低下头,不安的摩挲着膝盖上毯子的边缘。

“叶少爷?”卢正淳眉头一皱,问:“你看见了杀害静儿的凶手?”

叶鸿光怔了贻正,瞧见卢正淳凶神恶煞的模样吓了一跳,求助般的看向叶楣。他每每用依赖的眼光看着叶楣的时候,沈妙都心如刀绞。

显德皇后和颜悦色道:“鸿光,你说你瞧见了推静妃的人,是真的么?”

显德皇后似乎对叶鸿光的印象不错,说话也温和许多,叶鸿光看向显德皇后,似乎没那么怕了,他点了点头。

“那么,那个人是谁?”显德皇后问。

叶鸿光低着头,似乎有些胆怯,犹豫了许久,才重新抬起头来,他抬起头的方向对着沈妙,目光也落在沈妙的身上,然后,叶鸿光慢慢伸出手,指向沈妙,轻声道:“是她。”

沈妙如遭雷击!

显德皇后脸色一变,厉声问道:“鸿光,你可知道若是说谎,就是欺君之罪,是要掉脑袋的!”

永乐帝也冷道:“你确定你看清楚了?”

帝后的态度摆明了就是不信叶鸿光的说辞。叶鸿光看上去胆子很小,可是在帝后的威压之下,反倒是更坚定了,他看着沈妙,肯定道:“就是这位夫人。”

沈妙踉跄一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夫人,傅明竟然会称她为“这位夫人”。她的儿子如今在她仇人身边,帮着她的仇人指证自己!

何其荒谬!

她这般动作落在旁人眼里,反倒像是证实了心虚一般。

卢正淳一眯眼,二话不说就伸手往沈妙身上招呼,竟是要越过周围人将沈妙拖将过来。八角和茴香见状,立刻护在沈妙身前。谁都没有料到卢正淳会突然动手,侍卫连忙先护着显德皇后和永乐帝,永乐帝喝道:“卢正淳,你在静华宫动手,是要反了不成!”

卢正淳一边与八角茴香缠斗,一边高声道:“皇上,我卢家失去了静儿,如今凶手就在眼前,你便让老夫先报了杀女之仇!随后再来治老夫的罪。便是拿出去天下说道,只怕百姓也会道老夫做得对!”

这卢正淳真是胡搅蛮缠,永乐帝气的脸色铁青。

八角和茴香要顾及着身份和沈妙,那卢正淳却是招招狠辣,都是杀人的招数,二女就快不敌。沈妙却是目光怔怔的望着叶楣身边的叶鸿光,叶鸿光似乎躲闪着她的目光,不愿看沈妙,反而与叶楣小声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