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4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1:2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一顿,道:“留或者不留对大局都无所影响,做这个决定,还得全看娘娘的心意。”

“本宫的心意,”显德皇后微微叹了口气:“本宫的心意里,一直堵着一根刺,可是要说拔掉这根刺,本宫却又不够狠心了。”她自嘲的笑了笑:“这皇后的位置,果真不大适合本宫。习惯了是一回事,适不适合又是一回事。”

沈妙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显德皇后话锋一转:“亲王妃,你能当好整个睿亲王府的女主子,这毋庸置疑,可若是倘若未来你要背负的更重,面对的更复杂,你又能做好么?”

沈妙心中一跳,显德皇后这话中有话,似乎在暗示什么。若是从前,沈妙也不会多想,可是谢景行告诉过她永乐帝的事情。若是永乐帝活不过三十五岁,若是永乐帝还有别的打算,沈妙几乎是立刻就像到了他们的打算。

她定了定神,道:“娘娘,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不过臣妇会陪在殿下身边,殿下做什么,臣妇也会辅佐。”

显德皇后看了她一会儿,摇头叹道:“你没有野心,这很好。可是这也不好。”她道:“不过,景行不是皇上,所以你的运气很好。可是你要明白,有朝一日,当你到达一定的高度的时候,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不喜欢,却不能表现出不喜欢。你必须那么做,因为这是天下的道理。”

显德皇后这是在说她自己心中的感受么?沈妙平静道:“臣妇不会那么做的。天下的道理在最初,第一个被提出来的时候,也是被人所怀疑的。如果不能坚持本心,到达再高的地位也没有意义。身不由己,不过是因为自身不够努力去改变周遭的环境。”

显德皇后闻言,失神了许久,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深深的看了沈妙一眼。那一眼十分复杂,沈妙也说不清楚,或许是羡慕,还有一点自嘲。她说:“或许吧,你说的很对,但是本宫的半辈子已经过去了,改变,也已经没有时间了。”她有些恹恹,沈妙察觉到,比起上一次来,显德皇后看着沧桑了许多,不是外貌。她看上去依旧高雅大方风姿绰约,有着皇后的贤德稳重,不过目光却隐隐有了沧桑之态,仿佛老妪。

因为静妃的缘故么?沈妙心里想着,便问出来,道:“听闻今日叶家姐弟也进了宫,见了静妃?”

“卢家出了个坏了龙种的娘娘,陇邺的虫子自然都要蠢蠢欲动了。叶家来往宫里,今日本是来见本宫的,不过本宫瞧着醉翁之意不在酒,便也随着他们去了。叶家大约是看卢静有了身子,打了别的注意,想从卢静那头试探着下手。”显德皇后的目光有些悠长:“他们叶家新找回来的那位小姐,可是生的极为美貌。不仅美貌,还很聪明,不仅聪明,还有野心。这样的女子,最适合在后宫生存。”

沈妙的目光微微一滞:“叶楣想进宫?”

楣夫人最后可是成了明齐傅修仪的皇后,如今不仅身世变成了大凉人,连未来也一并改了么?莫非她要成为永乐帝的女人,还想当大凉的皇后?沈妙觉得十分荒谬,又很可笑。

“大约是吧。”显德皇后不甚在意道:“不过陇邺的后宫本就名存实亡,叶楣想要在这里争风吃醋争权夺利,可就打错了算盘。况且皇上如今也不打算收人。”

“若她还有别的办法呢?”沈妙问。叶楣心狠手辣,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往上爬,前生她是亲自领教过的,让叶楣无功而返,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沈妙不想低估对手,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大意酿成大错。

显德皇后奇怪的看向沈妙,道:“你好似很不喜欢这个叶家小姐。”随即又释然道:“诚然,这个叶楣心术不正,本宫也能瞧得出来。本宫在这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叶楣那双眼睛,贪欲太多,你提防她也是自然。当初皇家狩猎一事,外头传言你因为妒忌而处处针对叶楣,本宫就猜到那叶楣不简单。今日一见,倒的确如此。”

沈妙道:“臣妇的确很不喜欢她。”

“因为景行的关系么?”显德皇后难得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打趣道:“放心罢,景行自己就很聪明了,不会喜欢更聪明的女人。如叶楣这样贪心又有野心的就更不喜欢了。”

沈妙:“……”显德皇后这话,说的她像是很笨似的。

“景行和皇上商量着叶家也不要过多牵扯,本宫猜这其中也有你的原因。不过本宫本身就不喜欢叶家人,叶家虽是文臣,却无文臣风骨,反而圆滑虚伪,暗生不臣之心。叶家上下皆修歪门邪道,不过……”显德皇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道:“叶家小少爷倒还不错,本宫与他说了话,倒如孩童般纯稚,可惜不良于行,在府里也不甚被人尊重。”

沈妙也曾听过那叶家瘸子少爷的事情,只是不晓得对方品性如何,听闻显德皇后这般说,倒也不禁有些感叹。难得的好人,却偏运气太差。

显德皇后道:“再过不久,陇邺里的局势会很紧张。睿亲王府只怕也会被人盯的死死的,景行经常在外,王府里也有照应不到的地方,都说防不胜防。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沈妙跟着肃起神色道:“臣妇明白了。”

对付卢叶两家,无疑是在陇邺城里掀起一场风暴,她作为谢景行的妻子,睿亲王府的王妃,自然是众矢之的。

显德皇后拍了拍她的手:“你现在就要开始学着这些了。”

沈妙应了,正说着,却见陶姑姑跟个小宫女走过来。陶姑姑道:“惠嫔和宁贵人在花间小筑吵起来了,眼下正是不可开交的地步,娘娘要不要过去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