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4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1: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叶茂才本就打着想要叶楣攀上睿亲王府的念头,终是应了。

可是谁想到沈妙竟然没死,竟然有人愿意为了沈妙而不惜以身相护。而且因为叶家的贸然出手,谢渊似乎有所怀疑,将叶家盯的很近,叶茂才还因此而迁怒于叶楣。

叶楣这辈子,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失败过。她利用各种可以利用的人,一直过的顺顺利利,抢别人的东西也是得心应手。无论是物还是人,亦或是人心。

可就是在沈妙这里碰了壁。

她抢不走沈妙的男人,也抢不走沈妙的命,更抢不走沈妙的好运。

☆、第二百二十二章傅明

“如今听闻睿亲王与睿亲王妃感情甚笃,”叶恪道:“前几日还听说他们二人把臂同游陇邺城,可见睿亲王对沈妙爱到了骨子里。说起来那沈妙容貌不及你,倒也不知道是怎么迷的对方对她死心塌地。”叶恪看向叶楣:“姐,现在还要入主睿亲王府么?”

叶楣有些心烦意乱。她在谢渊面前完全发挥不出自己的优势,当初在钦州的时候,若是她想利用哪个男人,自然是所向披靡。可是面对谢渊,她却总是觉得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谢渊根本就注意她,叶楣能感觉到,谢渊看她的目光,和看卢婉儿没什么两样,和明齐所有的官家小姐都没什么不一样。她觉得,她根本无法去征服谢渊,因为谢渊都没将她看作是一个女人。

思及此,叶楣便有些逃避般的道:“再说吧,叶茂才暂且没提起此事,也不必多想。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叶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若是叶家有朝一日倒霉,总不能还连累上你我,趁早再做打算。”

“其实……”叶恪吞吞吐吐道:“之前叶茂才找过我一回,有些想让你进宫的意思。”

进宫?叶楣眉心一跳,突然笑了,她笑的风情万种,却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叶茂才见谢渊不好勾搭,就让我攀上皇家?”

进宫,自然不是普通的进宫,而是进宫做皇帝的女人。叶楣冷笑道:“宫里现在连个子嗣都没有,必然有所蹊跷。我若是进了宫,没有子嗣,百年之后无所依靠,若是皇帝驾崩,还要给他殉葬不成?叶茂才只打着交好皇家的主意,不管我的死活,我是不回进宫的。让他断了这条念想。”话到末处,已然有阴狠之意。

叶楣不是没想过进宫,只是她自来善于分析利弊,如今皇帝没有自己的儿子,只怕是皇帝自己的问题,没有儿子傍身的女人在后宫里能活到几时?别说是后宫了,便是高门大宅后院,没有儿子的下场要么就是死路一条,要么就是一辈子缩头缩脑安分守己的过日子,这都不是叶楣想要的。她想要往上爬,不断地往上爬,享受权利,这些比进宫当皇帝的女人更重要。

叶恪有些尴尬,道:“我也猜你是这般想的,所以当即就跟叶茂才说了不可能。”

“哦?”叶楣斜眼看了他一眼,轻飘飘道:“你真是这般跟他说的?”

叶恪躲闪着叶楣的目光,道:“姐,你还不相信我么。”

叶楣笑了一下,也不知道那笑容的意思是什么,她道:“总之你我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叶家可不是我们真正的家,叶家人也不是家人,况且家人尚且有自己的私心。我会想办法弄清楚叶家如今究竟出了什么事,又做的是什么打算,若是有朝一日叶家倒霉,你我二人可不要也跟着陷进去,全身而退方是上策。”

“姐,哪有这样严重。”叶恪不以为然:“真要有这般严重,叶家早就开始为自己寻求退路了。”

叶楣冷笑:“怕就怕的是叶家自己都不知道大难临头了。”

正说着,只听门外有人在唤:“大姐姐,二哥。”

叶恪上前将门打开,便见小厮推着叶鸿光站在外面。叶茂才虽然精明,对自己这个瘸子儿子却是不错,命人特意为他做了可以行动的椅子,由小厮推着,平日里自个儿也能在叶府里转转。不过叶夫人就对这个小妾生的养在他名下的儿子不怎么喜欢。

叶鸿光却是很喜欢叶楣和叶恪,大约是觉得叶府里冷清了多年突然来了兄弟姐妹,总是高兴地。他性子也十分单纯,如孩童一般纯稚,并不像是从叶家长养出来的。不过想想他从不出府,除了和叶茂才下棋之外就是看书,生出这样单纯的性子也是自然。

叶楣笑着道:“三弟可是有什么事?”

叶鸿光长得不像是叶茂才,也不像叶夫人,大约是像那位过世的小妾多一点,五官很是精致的。他也笑道:“爹让你们去书房一趟,我顺便过来将九连环给大姐姐送来,听说大姐姐解九连环是高手,所以才拿过来的。”

叶楣接过那九连环,道:“等我解开了,就亲自给三弟送过去。”

“谢谢大姐姐!”叶鸿光显得很是兴奋。

叶楣微微一笑,回头看了一眼叶恪,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沉色。

这个时候,叶茂才将他们二人叫进书房,显然是有新的事情要交代给他们办了。将他们二人当成棋子利用,可是叶楣他们又岂是乖乖任人摆布的?

必然又是一场你猜我往的交手。

……

静妃怀了身孕的事情,第二日就传遍了整个陇邺。

永乐帝无子这么多年,自然是各种猜测众说纷纭,最多的便是永乐帝身患隐疾无法有自己的子嗣,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从来没有停止过。可是静妃怀了孕,这意味可就多了。

只怕并不是永乐帝的问题,也许是永乐帝刻意为之,可是现在永乐帝“让”静妃怀孕,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于是一干朝臣又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将府上的女儿送进宫里。另一头,陇邺的一些持观望态度保持中立的朝臣也开始有了新的决议,无论如何,静妃怀孕,都给大凉朝廷后宫带来了不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