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3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57
字体大小 + - 关灯

谢景行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半是欣慰半是调侃的摸她的头,道:“我们家娇娇不仅会算机人,还会体贴人啊。”

沈妙拨开他的手,道:“你总不能让我做个只晓得吃饭的米虫。”

“我可不敢小看你。”谢景行笑叹:“既然你想知道,我不会隐瞒。你曾告诉我你做过一场真实的梦,那个梦很悲惨,现在我要告诉你的可不是梦,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

“陇邺到定京的路快马加鞭也要小半年才能到达,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成为临安侯的儿子?这么多年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不回大凉。不是因为我不想回,是我不能回去。”他的目光渐渐变的犀利起来。

谢景行的真名叫谢渊,字景行,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意,代表着为他取这个名字的人希望他能做一个品行崇高之人,且不说这个名字最后的意义究竟有没有成,总归显出取这个名字的人对他浓浓的爱意。

为他取名的是他的父皇孝武帝谢义隆,为他取字的却是他的母后敬贤皇后萧皇后。

孝武帝谢义隆当初是大凉皇朝中最出类拔萃的皇子,手握兵权,安定四海,英俊豪气,意气风发。若是唯一有什么不好的,便是因为他是幼子,大凉皇室立长不立幼,自古以来的规矩。可是谢义隆太优秀了,越是优秀的人,要么云淡风轻不将世俗之事放在眼中,要么勃勃野心轻易难平,很可惜谢义隆是后者,加之那时候的太子逊色他多矣,所以谢义隆终于还是走上了夺嫡之路。

谢义隆的夺嫡之路却是很顺利的,他有着先天的优势,本就是皇后所生,自身又军功赫赫,所以最后谢义隆设计陷害了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太子兄长,气死了生母,控制了生父,最后顺利得到了孝武帝这个皇位。

在夺嫡的道路中,势必也要放弃一些东西,比如说亲情,比如说爱情。当然对于谢义隆来说,这些也并不重要,他是一个野心家,所以最后他取了左相萧家的女儿。萧家是文臣里的头头,取了萧家的女儿,几乎就能拉拢大半个大凉的文臣世家。加之萧家女儿本来也生的绝色动人,更是聪慧大气,聪明的美人儿怎么都不亏,这一桩姻缘,其实是极为划算的。

于是登上皇位后,

于是登上皇位后,孝武帝和敬贤皇后相敬如冰,孝武帝是明君,敬贤皇后是天下有名的贤德,看着倒是不错。敬贤皇后在不久之后生下了长子谢炽,立为太子,本来么,大凉的国土逐渐扩张,国力也渐渐在三国之中稳拔头筹,一切都看上去十分美满的模样。

可是这世上的东西,最难以挽留的,就是不变。

与你同患难之人,却并不一定能与你共富贵。

萧皇后是在混乱不堪的时候嫁给孝武帝的,夫妻二人文武相成,谢义隆有野心,萧皇后稳重,谢义隆手段高明,萧皇后也足智多谋。

可是等外头的敌人渐渐消失殆尽的时候,矛头就要对准身边人了。

孝武帝是个野心家,当初自己夺得皇位就是用了手段,野心来自**,他渐渐的怀疑萧家有外戚专权的念头。而萧皇后表现的越是贤良聪慧,孝武帝心中就越是多疑。为了平衡萧家的势力,孝武帝广纳后宫,这其中不乏与萧家对台的世家,他提拔他们,前朝让萧家与他们斗,后宫让萧皇后与那些世家的女人斗。

萧皇后聪慧得体,出嫁之后一直秉持以夫为天的家训,加之本来谢义隆也是个人中俊杰,这么多年相处的也不错。但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渐渐开始为了生下皇子而绞尽脑汁,甚至开始威胁到谢炽的太子地位,萧皇后便终于不能坐视不理了。

每一个女人,哪怕是最柔弱的女人,都能因为保护自己的孩子而变成一头猛兽,况且萧皇后并不是一只柔弱的白兔,萧家那样的世家,她能成为最优秀的姑娘,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头脑。她开始强烈的反击。

能和孝武帝从混乱不堪的日子中走过来,萧皇后的本事自然不容小觑。那些个只晓得安享富贵的娇娇女怎么比得过,不过是自取其辱,谢炽安然无恙,而萧皇后却屡战屡胜。她表现出来的强势和头脑倒是极好的震慑了那些个女人,一时间无人敢轻举妄动。

然而聪明如萧皇后,也会犯一个错误。她越是表现的优秀,就越是让孝武帝不是滋味。

孝武帝越来越堤防她,甚至开始想办法来寻找错误。一开始只是在后宫里给萧皇后找几个对手,然后冷眼旁观着他们的争斗。然而到了后面,却会下意识的偏袒着对方,萧皇后做什么都是错。他也开始在直接的、毫不犹豫的打压萧家。

萧皇后觉得很难过,但是她到底认为孝武帝是她的丈夫,人的一生谁不会在某些时候犯糊涂,她只要保护着自己的地位,让谢炽平安无事的长大,看谢炽顺利继统大凉江山就好。

谁知道那些女人会把主意打到谢炽的头上呢?

那一段时间,孝武帝突然对萧皇后温存起来,萧皇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然后没过多久,萧丞相突然主动辞官。

谢义隆的确是很有手段的人,而萧家虽然狠,却也狠不过谢义隆,萧家几百年才出了一个皇后,为了这个皇后,萧家不惜牺牲自己。

萧皇后得知此事的时候已经晚了,晓得那些夜里的温存却是谢义隆满怀着算计而作出的举动,只觉得恶心之至。可是却没想到她竟然怀了身子。

这个腹中的骨肉和谢炽不一样,是在谢义隆刻意虚伪的算计下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萧皇后在怀胎的时候就常常想,他若是个儿子,一定不要像他的父亲一样。他刻意有野心可以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可是他不能随意利用人的真心,那是最卑劣的行为,也是最让人不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