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3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显德皇后没有回答陶姑姑的话,笑道:“无事,本宫先去换件儿衣裳。陶姑姑,你先带亲王妃到厅里坐坐,给她斟些热茶。”说罢便先进了里头去换衣裳了。

陶姑姑带沈妙到了厅里,茶水热的正好,陶姑姑给沈妙倒茶,一边忍不住问:“亲王妃,那静妃娘娘究竟是怎么回事?没出什么大碍吧,怎生耽误了这么久?”倒是个心急如焚的忠仆。

沈妙想了想,道:“静妃无事,肚子里的孩子也安好。”

陶姑姑猛地怔住,差点将茶水溅出来,待反应过来,忙不迭的停下动作,脸色却苍白得很。

沈妙见她如此,问:“之前静妃有了身子,你们都不晓得么?”

陶姑姑勉强笑了笑:“亲王妃说笑,这怎么会晓得了,若是晓得……”她没有说下去。

沈妙却没有忽略陶姑姑面上一闪而过的愤恨怒气,心想若是晓得了会怎样?是会先将孩子掐灭在肚子里,就像后宫女人们常常做的那一种么?

正想着的时候,显德皇后从里头走了出来。她换了衣裳,换了的这件却是件月白色的薄纱长裙,上头若有若无的绣着兰草,不得不说,脱去了皇后朝服的显德皇后气质突然判若两人,沈妙仔细看去,便觉得显德皇后的眉眼清淡却舒服,浑身上下的确是有史家才有的蕴味,和裴琅有一点相像,却比裴琅更加云淡风轻。

她走过来,在沈妙的身边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茶,笑道:“夜里困的紧,有这样一杯茶倒是暖和多了。”

陶姑姑突然跪下身来道:“娘娘,您如今还有心思喝茶么?”

显德皇后一怔,道:“这是做什么呢。”语气有淡淡的严厉。

陶姑姑却是不为所动,依旧跪着,却是有一些悲愤,道:“静妃娘娘怀孕了啊,她怀着身孕,还想陷害您,您这也要忍下去,这一生要忍到何时呢?”

这话却是有些逾越一个下人对主子的身份了,屋中本来尚好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沈妙眼观鼻鼻观心,端着茶不说话,显德皇后道:“秋水,你跟了本宫这么多年,本宫拿你做亲人,可你实在太逾矩了。”

陶姑姑不肯站起来。

片刻后,显德皇后叹了口气,道:“罢了。卢静不晓得自己怀孕了,卢静的性子本宫清楚的很,若是怀孕了,断然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陷害本宫,她只会好好的护着”龙种”,不会让孩子出一点差错的。”

“可是如今静妃娘娘有了身孕是事实。”陶姑姑抬起头来:“娘娘也要为自己考虑啊!”

沈妙终于不再沉默了,她道:“陶姑姑话说得没错,静妃的事情,须得好好考虑。倒也不全是为了皇后娘娘,便是卢家如今得局势,为了陛下,皇后娘娘也不能就这么作壁上观得。”

显德皇后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想到沈妙会在这个关头说话,不过很快又释然的笑了,道:“看来景行与你说了很多啊。”

“起来吧秋水。”显德皇后对陶姑姑道:“本宫不想说第二遍。”

这一句已经是命令的口吻了,陶姑姑犹豫了一下,终于是站了起来。

显德皇后看向沈妙:“让你看笑话了。秋水是本宫身边亲近的人,一心一意为了本宫着想,说话未免急了些,不过心是好的。”她叹了口气:“其实本宫以前一直以为卢静是个蠢的,本宫不屑与她相争,如今看来,是本宫走了眼,卢静还是有些本事的,竟然能避开避子汤,怀上皇上的孩子。”

避子汤,沈妙心中一动,显德皇后就这么将宫中秘密告诉了她,事实上知道的越多往往越危险,那些晓得宫中阴私事情的人,最后都成了宫中的花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显德皇后与她说这些,只是因为想要告诉她,并不会因为她知道的多就堤防她。

“你是个聪明的,想来也是看到了,皇上在宫里没有子嗣,并不是因为那些妃嫔或是皇上自己的缘故,而是她们都会饮避子汤的。这卢静原先也是饮过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大约是用了什么法子罢,竟然怀了龙子,这大约是宫中头一个了。”说罢又想到了什么,笑道:“或许也并不是第一个,本宫曾经也有过一个孩子,只是小产了。”

陶姑姑听到这句话,眼圈有些发红。

沈妙端着茶杯的手一颤,没有说话。

“皇上常常觉得你不好,因着他觉得景行是最好的,普通的姑娘便是是个天仙,大约都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当初景行说要娶一个明齐的姑娘,皇上找人打听了许多你的事,听闻事情之后,便与本宫说你心肠狠毒。”显德皇后突然岔开话头,看向沈妙,道:“不过眼下来看,本宫倒是觉得你很善良。”

沈妙不解,只听显德皇后又道:“你明明很想问本宫孩子小产的事情,却怕引得本宫心中伤怀,所以忍着不问。”

沈妙轻声道:“臣妇只是不敢而已。”

“你可真是率真,景行找了个有趣的媳妇儿,本宫更加喜欢你了。”显德皇后笑道。她说:“其实事情都已经过了很久了,本宫也已经释然。当初本宫怀孕,卢静却在御厨做的点心里加了寒性的药草。只是一点点,本宫的孩子就没了。那时候卢静刚刚进宫,正是”得宠”,卢家看着,陛下便也只能小惩大诫。本宫觉得自己与孩子着实没有缘分,便也罢了。”

只是听着,沈妙便已经可以猜到其中撕心裂肺的痛苦。前生在明齐后宫之中,嫔妃为了帝王的宠爱互相争斗,后宫是女人的战场,而女人狠起来的时候,有时候甚至比男人还要可怕。有不少嫔妃的孩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成为了牺牲品,而无论再如何狠毒面恶的嫔妃,在失去孩子的那一刻,无不是绝望哭号着。面前这个从容温和的显德皇后,是不是也曾经历过那种绝望的时候?伤疤要许久才会好,而伤疤的痛,只有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