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3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41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正要和你说。”谢景行突然肃了脸色:“傅修宜和秦国的皇帝有秘密往来。”

沈妙一怔,问:“要借兵么?”一说起此事,沈妙就想起自己曾在秦国做了五年人质的时候。如今傅修宜可是未曾娶妻,难道他又寻了其他的人质?

“可能是私下里达成了某些协议,最有可能是割地。”谢景行道。

沈妙皱起眉:“是为了帮助他夺嫡么?不过借异国的力量夺嫡,日后会有很多牵扯,傅修宜不至于如此。”

谢景行沉下目光,道:“为了对付大凉。”

沈妙看向他:“他们想对付大凉?疯了这是。”明齐和秦国联手虽然实力比之从前高涨不少,可是大凉的国力也是摆在众人面前的,至少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主动挑起争端。

“这都容不得眼中钉的性情,”谢景行笑了一声:“况且陇邺如今因为卢叶两家而稍显混乱,他们有机可趁,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沈妙细细想了一会儿谢景行的话,道:“你说的没错,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现在开战,对大凉来说未必是个好机会。

“你不用担心。”谢景行揉了揉她的头:“这些交给我。”

“我也是睿亲王府的王妃好不好。”沈妙瞪了他一眼,对他这话十分不满。

谢景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哦,从皇后变成王妃,不嫌吃亏?”

“吃都已经吃过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沈妙哼了一声。

谢景行还要说话,茴香却在外头敲了敲门,示意她进来,茴香看着沈妙,又看了看谢景行,目露纠结之意。

“你有什么话要与我说吗?”沈妙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若是有话,直接说就是。”便是不在意谢景行在场的关系了。

茴香道:“今儿个晌午的时候裴公子说要出门走走,奴婢们想着高公子也说过,裴公子多出门走走对他的伤势也有些帮助,只要不走远就行了。裴公子想要一个人,奴婢们便也没多想。他平日里只是在门口走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今日里竟是等到天黑都没回来。”

沈妙皱眉:“出事了?”裴琅没有武功,若是路遇什么危险,是一点儿自保之力都没有的。

“奴婢们也以为是的。”茴香道:“可是八角在裴公子屋里的桌子上发现了这个。”她从袖中摸出一封书信样的东西,递给沈妙,又道:“屋里少了些裴公子的衣裳和细软,奴婢们若是没有猜错,裴公子应当是离开了。”

沈妙正要拆信的动作一顿。

谢景行也神情微变。

“他临走时有没有说过什么?”沈妙问茴香。

“什么都没说,与往常一样,还说今日天气好呢。”茴香道。

沈妙有些发怔,谢景行道:“看看信里怎么说吧。”就要起身离开,被沈妙抓住袖子。

谢景行回头,沈妙道:“一道看吧。”

他脚步一顿,想了想,复又坐下来,只是唇角到底又浮起了一丝笑容。

拆开信,入眼的就是裴琅的字。裴琅的字如他人一般清隽,很有那些名士的飘逸之风。他本人瞧着也是如此的,却让人难以想象就是这么一个风流脱俗的人,前生却一直搅合在权力的争斗之中。

那信里起先开头是说这么长久以来,住在睿亲王府,给睿亲王府添了不少麻烦,多谢他们夫妻二人收留。又希望沈妙谨守自己的诺言,将流萤的下半辈子也安顿好。

裴琅写到,虽然之前是跟着沈妙来到陇邺,不过都是权宜之计,是因为傅修宜的缘故没有办法才躲到陇邺来到。但一直留在睿亲王府,还是有诸多不便的地方,他有自己的打算,准备趁着有生之年四处走走游历,增加一些见识,因此才不告而别。

因着之前与沈妙也算有师生之谊,后来倒也算有了些交情,在定王府的那段时间里,却是了解了定王的一些事情,知道沈妙对定王似乎一直怀着提防的心意,所以就整理了一些东西给沈妙,希望在日后中能让沈妙派的上用场。

这封信中的东西交给沈妙后,他们的关系便也算是两清了。谁也不欠谁,裴琅写到,此生不知道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唯有说一声珍重了。

裴琅这信写的极简单,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不知是不是故意为了和沈妙划清关系,字里行间都透着疏离和客气,彬彬有礼的模样,像是回到了最初广文堂先生和学生的时候。

信里的另一张纸,却是密密麻麻的记载着傅修宜的一些事情。有关他的心腹,有关他的一些筹谋,一些日后的步骤,要拉拢的人要扳倒的人。

谢景行本来是随着沈妙漫不经心的往那张纸上扫了一扫,待看到后面时,面色也不由得凝重起来。

这封信里事无巨细的记载着傅修宜的一切,这样一来,傅修宜在他们面前几乎就像是没有任何秘密一般,什么都袒露了。有了这个东西,要对付傅修宜,犹如抓住了蛇的七寸,简直步步锥心。

谢景行道:“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裴琅就算是在傅修宜身边做探子,傅修宜之前信任他,也不可能信任到如此地步。而其中这些傅修宜埋伏在各处最深的棋子,都被裴琅一笔笔的写了出来,倒像是跟随了多年的心腹爱将,对主子的事情了如指掌,才会这么的详细。

沈妙的指尖却是有些抖。

这里面的一些事情,有的分明是几年后才会发生的。便是现在,傅修宜都不认识那些人,裴琅又如何认识?

除非裴琅也有上一世的记忆,所以在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傅修宜“未来的”心腹和棋子,“未来的”筹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