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2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37
字体大小 + - 关灯

文惠帝病重了。

先是咳疾,而后病情加深,如今甚至到了不能上朝的地步,偶尔上朝,也是精神不振,听几句便散了。不知道为何宫中甚至有流言放出,文惠帝已经油尽灯枯,熬不过一年只怕就没有活头了。

沈妙见这行字,便只是笑了一声,文惠帝究竟能活多久,真的只是一年?沈妙是不信的,反正前生文惠帝死的没这么早,当然,文惠帝的驾崩一事其中有没有蹊跷,那也很难说。明齐皇室本就错综复杂,皇子间又不似陇邺这边清简,一人上位,要牺牲的人多得很,一个父皇算得了什么。

沈丘在信里提及,文惠帝病重,却不知为何发难了曾经最宠爱的徐贤妃。徐贤妃被贬为才人,不仅如此,整个徐家也被文惠帝迁怒,连累了周王静王两兄弟。这兄弟二人如今都不能再管理朝中事宜,具体的情况沈丘并不了解,简而言之一句话,徐贤妃并着周王静王,都失宠了。周王静王在夺嫡中,似乎已经落于下风。

而离王一派,却破天荒的和定王交好起来。

离王一派也是夺嫡中有力的一方,定王傅修宜和他们都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如今却会交好,想想都有些不对劲。更令人生疑的是,这一派中,原先的离王竟然隐隐有向定王为尊的意思。

写到这里的时候,沈丘的字迹有些潦草,显然他的心情也并不平静。

罢了,便又总结了一番,大约就是如今定京城内,原先的那些个皇子间,如今瞧着最炙手可热的,便是那位曾经无欲无求的九皇子傅修宜。而傅修宜的母妃董淑妃,也成了文惠帝渐不离身的依靠。

在文惠帝病重的时候,宠爱的人便是他最亲近的人,有人便猜测,瞧着这个趋势,太子总归是没了,文惠帝极有可能将皇位传给定王傅修宜。

于是,一大波臣子便又倒戈向了傅修宜这头。不管是因为本身原因还是外物推动,怎么看傅修宜都将成为明齐未来的储君。

而傅修宜,也渐渐开始在对付沈家了。

沈家的兵权之前已经被文惠帝收了回去,傅修宜却要给沈信新的权力,让他们父子二人去带领一支全新的军队。怎么看都是一个坑,傅修宜摆明了就是挖了一个坑给沈家人跳,做的不好,便是着了傅修宜的套。

沈丘在信里写,如今沈家借着沈信生病的由头暂且不接兵权,可是不知道这样的借口能用得上几时,因为傅修宜既然着手对付沈家,定然不会只用这一种手段。不过好在沈家却也不是全无帮助,傅修宜的矛头对准的还有冯家,就是冯安宁府上,冯家和沈家倒是打算联手,在联合一些明齐的其他臣子,自保应该是够了。

不过话中到底还是传出一些茫然,似乎觉得忠良了几代的沈家,如今却要落得和皇室对峙互相猜忌的局面,未免有些令人唏嘘。

沈妙将信看完,折好收起来,有些忧虑。谢景行方与她一道看过,见她忧心忡忡的模样,问:“你很担心?”

“傅修宜在开始对付沈家了。”沈妙沉声道:“他窜起来的速度太快,不到一年,定京里竟然都暂时没有能与他抗衡之人。周王静王当初那么嚣张,如今连着徐贤妃一并没落,离王竟也被他收服了。”沈妙道:“他的手段和不简单。”虽然早就知道傅修宜上一世就做了明齐的皇帝,可是这一世没有了沈家,他在已经劣势的情况下依旧扭转乾坤,倒让沈妙觉得对于沈家的安排有些太轻率了些,或许是她低估了敌人。

“不奇怪。”谢景行一笑:“为了夺嫡,他早在多年前就开始准备。周王静王虽然有优势,却比他晚了先机。离王就更不用说了,没有母族支持,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但他为什么还要针对沈家?”沈妙拧起眉头:“按理说,沈家的兵权既然没有了,与他来说也没有任何威胁,譬如如今的临安侯府。他不会着手对付临安侯府,却对沈家死咬着不放……”傅修宜不会浪费时间在没有意义之事上,对于沈家的打压,如今都能算是多此一举,何必呢?

谢景行沉吟片刻,道:“或许是因为你?”

“我?”沈妙看着他。

“你嫁到了大凉,傅修宜之前怀疑我与你的关系,怀疑大凉是沈家背后的靠山。回到陇邺后,我也令人关注傅修宜的动静,发现他在调查临安侯府有关我的一切,他也许知道了我的身份。可能误会了沈家和我的关系,以为沈家已经投奔了大凉,或者有其他打算。”他顿了顿,又道:“傅修宜手段狠辣,生性多疑,一旦觉察不对,一定会斩草除根。但凡沈家令他有一丝不安,他都会不留余力的铲除。”

“这我倒是了解。”沈妙眸光微冷,便是前生到了最后,傅修宜不也还是为了沈家的兵权,将大房收拾的干净利落么。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谢景行捏一把她的脸:“我在定京安排了人,不管怎么说,护着你家人安全的本事还是有的。”

“你早就安排了人?”沈妙问:“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谢景行道:“这种事还需来邀功?那也是我的家人,没安排好,我怎么会放他们留在定京?”

沈妙听闻谢景行说“那也是我的家人”,心中便如吃了蜜糖一般甜,眸中也带了微笑,就道:“说起来,我倒是没想到冯家居然和大哥联手了。”当初她为了让冯安宁避免重蹈前世的覆辙,还特意关照沈丘帮忙看顾着冯家,却不知何时有了这样的交情。不过这样看来,冯安宁应当不会再如同前世一样,嫁给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表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