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2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3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停!”沈妙连忙打断他的话,却是已经羞得脸色通红,道:“喝酒误事,你也不知道拦着我!”

“我怎么敢?”谢景行做委屈模样:“若是不应,你就要砍我脑袋。”

沈妙:“……”

她觉得真是太难堪了,一想到自己扭捏姿态去勾引谢景行……可能前后两世加起来的里子面子都被丢了个干干净净。

谢景行却像是心情极好,笑盈盈的看她:“你还与我说,今夜还要探讨。”

“今夜就不必了。”沈妙飞快打断他的话,就要跳下床往外跑。被谢景行一把拉住,又扯到怀中。他低头看沈妙,面上懒散笑意倏尔收起,却是换了一副认真的神情。

他皱眉问:“你后悔了?”

沈妙一怔。

谢景行的眼睛极好看,有时候沈妙也会奇特,一个大男人,眼睛生的那般好看做什么。仿佛生了无限情意,所以惹得在明齐定京的时候,总有芳心萦绕不绝。然而他本身却是冷漠,这样的男人,太过危险,所以万万招惹不起的。

爱上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说一定是劫数,可被这样的男人爱上,大约就是终其一生得来的幸运。他懂得尊重,有私心,可是却也霸道的可爱。

此刻他认真盯着沈妙,自来狂妄的、嚣张的目光里,却也有几分小心翼翼,而那种小心翼翼,会让人觉得,自己是被他放在信上的,是被他呵护着不受伤害,是他最重要的人。

沈妙的目光落在谢景行手上的红线上。

他嘴里说的嫌弃,到底还是没有摘下来。

沈妙抬起头来,坦诚道:“不后悔。”

只是觉得有些害羞而已……

谢景行的眸子亮了一亮。

她说:“做就做了,有什么可后悔的,又不是旁人。”到底还是躲闪着不肯看谢景行的目光。

谢景行扳过她的头,逼她正视自己,道:“果真?”

沈妙道:“真的!”

谢景行盯着她看了半晌,沈妙越发觉得尴尬,就要跑,被谢景行一把拽过来,道:“我看看。”

“看什么?”

“昨夜你死活不肯停下,我都没好好看你伤口,虽然是皮外伤,也要仔细看清楚。”他把沈妙拖到自己怀里,沈妙瞧他只穿着中衣,露出大片胸膛,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推拒着道:“不、不必了。我自己来。”

“那可不行……”谢景行说着,倒是又将她拉倒在自己身上。

沈妙却没能再逃开了。

外头,惊蛰和谷雨一边扫地,一边竖着耳朵听着里头的动静,奈何她们二人又没有武功,隔着一道门,怎么也听不出一个花儿来。

从阳蹲在门前,一边逗着鸟笼里的鸟,一边道:“你俩在这扫了一个时辰了,再扫下去,这门口的石板都能被扫穿。”

惊蛰和谷雨一愣,一齐停下手里的动作。惊蛰看向从阳,有些想问,似乎又觉得这问题太难以启齿,便是纠结的红了脸,不肯说话。

从阳却比她脸皮厚多了,一看就晓得她想问什么,大手一挥道:“放心吧,十分顺利!”

惊蛰和谷雨虽然羞赧,却仍是同时舒了一口气。惊蛰朝谷雨抛去一个得意的神情,谷雨却是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沈妙昨个儿晚上喝醉了,惊蛰和谷雨正在收拾屋子,却被她们好巧不巧的将沈妙收好的,罗雪雁给她的那本册子给收了出来。沈妙就问那册子是什么东西,惊蛰灵机一动,想着每次沈妙喝醉后也都不知道自己做过哪些事情,又有意想要撮合自家主子和谢景行,当初沈妙出嫁的时候,罗雪雁千叮咛万嘱咐,要的就是她们两个丫鬟一定要时时劝诫着沈妙。结果都成亲这么久了,连房也不曾圆,看着二人感情也很好的模样,惊蛰就想,莫不是自家姑娘不懂,这睿亲王也是一窍不通。有心想要推波助澜。

这不,干脆就趁着沈妙喝醉的时候,谆谆善诱的引导她:“这册子上头的东西,须得亲王殿下才能为夫人解惑。”

现在想想,惊蛰觉得自己当时的神情,定是与那花楼的老鸨一般无二。

沈妙喝醉了全然不懂,便是拿了那册子出了门。谷雨要阻拦也来不及了,只得跟在后头,两个丫鬟又是紧张又是不安,在外头守了一夜,守的眼睛都生出青黑,沈妙到底是没有从谢景行屋里出来。

如今听闻从阳这番话,二人心中倒是大吁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也办成了一桩好事,自家姑娘和姑爷就算再如何不知事,听闻这种事也是食髓知味的,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

正想着,唐叔从后面走了出来,看见他们三人,先是对着从阳一通怒吼:“大清早的不干正事守在这儿做什么?还不快走。”又对着惊蛰和谷雨笑了笑,道:“怎么瞧着精神头不大好?”

惊蛰和谷雨是沈妙带过来的人,唐叔也不好如同教训从阳一般不客气。从阳见如此差别对待,哼了一声提腿就走,惊蛰和谷雨也不好久留,对着唐叔搪塞几句,赶紧溜走了。

唐叔一人站在谢景行门前,待所有人都走了以后,突然自顾自的笑起来,傻乐了一阵,似是想起了什么,自语道:“得熬些补药才是。”匆匆走了。

睿亲王府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好不欢乐,大约墨羽军都是心知肚明了,众人俱是心照不宣。不过八角和茴香二人却不知情。

他们暂且照顾着裴琅。

裴琅的伤势比沈妙重多了,虽然当初也是捡了一条命,然而那刀伤入骨,高阳也不敢掉以轻心。八角和茴香看着裴琅,若是有什么不好,也好去找高阳来看。

裴琅夜里总是醒过几回,只是醒的时间很是短暂,不过片刻之后就又睡去了。这样反反复复,八角和茴香忙不过来,也就更无从知道沈妙和谢景行那头是什么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