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2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2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就是今日,过了今日我就反悔了。”她一本正经的道,却也不知道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假喝醉了。

谢景行闻言,往下拨她的动作一顿,瞥她一眼:“反悔?”

沈妙似乎觉得头有些晕晕沉沉,这样半跪在榻上的姿势让她有些不舒服,便又甩了甩头,仔仔细细看向谢景行,忽而勾唇一笑。

她说:“本宫觉得你煞是美貌,看上你也是你的福分,跟了本宫不好么?”

谢景行:“……”

又来了!又来了!谢景行恍惚就想起几年前在那庄子里,喝醉了的沈妙将她当做小倌儿强吻的事情。如今时光流转,眼前这一幕却是异常的熟悉。他的声音倏尔就带了几分危险:“跟了你?”

沈妙点头,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道:“保管你富贵荣华一生!”

谢景行就笑起来。其实沈妙醉态里,都带了几分少女才有的娇憨,青涩的像是未成熟的果子,说不上什么风情万种,而且说起话来简直让人无言。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对他来说却是致命的勾引。那些绝世美姬的勾人眼神,亦比不过她一个憨头憨脑的拥抱。

“要是你不愿意,本宫就去找别的人。错过本宫,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沈妙阴测测的威胁他。

谢景行道:“还想找别的人?嗯?”

他突然往前一倒,沈妙本是攀着他的脖子,这么一来倒是被他压在身下。谢景行微微一笑,俯身在她耳畔低声道:“你这个皇后,倒是很嚣张么。想要我来伺候你,居然还念着别的男人?我不怎么高兴,你要受罚吗?”

沈妙奋力的挣开一只手,从床底摸出一个册子样的东西,目光亮亮的看着他:“看这个!”

谢景行一愣,接过来一看,脸色却是瞬间变得精彩万分,语气中都是克制隐忍,他道:“你从哪里来的这个?”

沈妙脖子一缩:“娘给我的。我说过了,我想与你探讨探讨。”

谢景行怔了片刻,轻轻笑了:“探讨探讨?”

沈妙脑袋点的鸡啄米似的。

“微臣自然会侍奉的娘娘身心舒适。”他意味深长开口,眼神却倏尔变得如狼般危险,他问:“娘娘真的不会后悔么?”

“你错过本宫才会后悔一辈子。”她嘟囔。

谢景行没再说话,一挥袖,屋中烛火应声而灭。

黑暗里传来他低沉的嗓音。

“你说的没错。”

错过你,才会后悔一辈子。

……

日头上了三竿,便是有树影遮挡,夏日的日头还是透过枝叶的缝隙透过窗来落到地上,映出一小片金黄色的斑驳。鸟儿在枝头啼叫,清凉的啼鸣里都是愉悦。

沈妙觉得头痛欲裂,下意识的翻个身,却觉得似乎有什么挡在面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倏尔就愣住了。

她躺在男人的怀里,双手还紧紧搂着对方的腰。目光再往上,看到的就是一张俊美绝伦的脸,那一双桃花长眸里似笑非笑的,含着的都是促销的笑意。

沈妙心中顿时炸开了花!

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吗?她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下意识的就要坐起身,却又觉得浑身酸疼,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那掖在身上的被褥自然而然的滑落,露出一些显而易见的痕迹。

沈妙:“?”

地上散乱着衣衫,酒碗胡乱的堆在桌上,满屋子的旖旎之气。她便是再如何迟钝,也都能穿猜出发生了什么事?

“醒了?”谢景行挑眉。

沈妙竭力恢复自己平静的脸色,然而她到底再如何装,都露出一两分慌张。这慌张落在谢景行眼里,却是让他啼笑皆非。

他道:“昨夜里很是勇猛,怎么现在反倒怕了?”

沈妙心中一个激灵,她是一旦喝醉了酒,什么都记不起来,忘得比白纸还要分明。酒醉前的记忆,还停在她与谢景行说前生事的时候,因着她左想右想,觉得以梦中一世来解释最容易令人相信。否则平白无故的,说自己死而复活,便是在再如何真实,总也令人听得荒谬。

她喝了点酒壮胆,也记得谢景行似乎相信了她的话,并没有因此而对她有别的情绪,可是……怎么就睡到一张床上去了?

谢景行扫了她混乱的模样一眼,悠悠道:“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吗?”

沈妙不敢与他对视,镇定的看被褥,道:“能做什么,睡觉。”

“你睡了我。”谢景行道:“要我好好伺候你。”

沈妙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那是她?

坐镇六宫端庄淑仪的沈皇后?谢景行一定是骗她的!怎么会有这般*无耻之事!

谢景行道:“你说,要我跟了你,日后抱我一世荣华富贵,前程无限。”

沈妙道:“醉后之言,何必当真,况且,”她话锋一转:“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我不可能说这种话。”干脆直接翻脸不认人了。

谢景行也不急,气定神闲的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册子样的东西翻了翻,道:“是啊,你还拿了你娘送你的东西,要与我探讨探讨,让我为你解惑。还记得么?”他将册子在沈妙面前扫了一扫。

沈妙本来只是轻轻一瞥,待看清楚时却是在心中几欲吐血。

不是吧?这个都有!

这可是她出嫁之前罗雪雁给她的,教她,咳,闺中秘事。这东西被她收着,谢景行不可能找到,也就是说,肯定是她主动翻出来拿给谢景行的?

那她之前还对谢景行做了什么事?真的让谢景行“好好伺候她”么?

沈妙觉得被雷劈了也不过如此。

谢景行似乎还嫌她不够窘迫,淡道:“昨夜里你非拉着我探讨,才探讨了前面几页而已,本想着天长日久不急于一时,你却难得求贤若渴,这上头极难的姿势,也要尝试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