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2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2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傅修宜开始打击沈家,我虽心焦,却无法干政。我大哥因为污了荆楚楚清白而仕途尽毁,又因为杀人而入狱,最后落得残废而溺死在池塘。我娘因为常在青而病情加重,不就就郁郁而终。我爹日渐苍老,被夺了兵权,成日饮酒。二房三房倒是步步高升,越发得势。”

“我和楣夫人在后宫之中争斗,谁也饶不了谁,到并非我贪图皇后这个位置,只是若是我连这个位置都保不住,我就会连着自己的儿女一并也保不住。”

“最后我败了,沈家亡了,婉瑜和亲匈奴的途中病故,傅明也在被废了太子之位之后自尽。我在冷宫之中,被赐予一条白绫,宦官亲手勒死了我。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她轻飘飘的,淡淡的诉说着这个触目惊心的梦,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这笑容有些缥缈,似乎含着无尽的苦楚,然而苦楚说不尽,便干脆用笑来代替了。

谢景行不说话。

她醉酒后总是自称“本宫”,谢景行总是笑她小小年纪筹谋倒深,偶尔也会奇怪,为何她做的梦里,总要是一个被冷落的废后,原来……。

沈妙说:“你相不相信我这个梦?”

谢景行反问:“你相信吗?”

沈妙笑了一声:“我若是不相信,只怕今日站在你面前的,就只是一桩坟墓了。”

“我醒来后,很怕这个梦里的一切会发生,循规蹈矩的生活,试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这仅仅只是一个噩梦。然而我越是认真去追索,越是发现,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梦,梦里的那些事情,在一件件的发生。”

“我提醒苏明朗,是因为苏家在那不久之后就会因为皇帝的忌惮而覆亡,苏家上下皆被问斩,只有你去替他们父子收了尸。而唇亡齿寒,苏家过后,轮到的就是沈家。我不过也是为了自保,所以才去提醒苏家,却不想被你发现了。”

那时候谢景行因为苏明朗的一句话心中对她生了疑惑,而屡次试探,两人交锋多次,却都莫不清楚对方的心思。

“那在你的那个梦里,我是什么结局?”谢景行盯着她问。

沈妙道:“你很好。”

“谢家渐渐的式微,临安侯后来战死了,你代父再征,听闻马革裹尸,可是多年以后,却重新以睿亲王的身份回到明齐。”沈妙微微笑了:“然后,带兵马覆了皇权。”

谢景行蹙眉:“就这样?”

“就是这样。”沈妙点头。

“这样,”他扬眉:“我还以为,在你的那个梦里,你我之间也会有所牵扯。”

“你到底只是将它当做是一场梦是吗?或者是以为我喝醉了的胡言乱语。”沈妙眸光微黯,又道:“不过这样也很好,我宁愿那只是一场梦。”

“有些事情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的确是梦见了荆楚楚、常在青等人。在那之前,我都没有见过他们。因着那噩梦的提醒,在那之前我就对她们所提防。其实现在想起来,很多事情,不过是因为有了那个梦的提示,才得以完成。”

谢景行看着她笑,那笑却是含了温柔和安慰:“你做的很好。”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总归我极力避免那梦中的结局。可是有一点,那梦里的两个孩子都没有了。”

谢景行摩挲着酒碗的手指微微一顿,道:“我们也会有孩子的。”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他道:“现在我要说的事情,你要听清楚。”

“那个梦里,与我斗了一辈子的楣夫人,新太子的母妃,最后几乎把持了朝政的女人,叫做李楣。她是傅修宜在东征的时候遇到的臣子女儿,婉转妩媚,善度人心。如今,我再次见到了她。你是不是很奇怪,当日你从皇家狩猎场出来的时候,醒来后我却对你诸多冷淡,因为那时候我自己都很慌张,我再次见到了李楣。”

“她现在,叫做叶楣。”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她问。

谢景行许久没有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看向沈妙:“她就是你梦里的仇人?”

“我终其一生恨她入骨,却不能手刃仇敌。今生再次相见,她却成了陇邺叶家找回来的女儿。谢景行,我的仇可以隐忍,但是有一点,叶楣绝非良善之辈,为了权势,可以不择手段向上爬。她不会做无谓之事,睿亲王府既然承了她的恩,就一定会成为她手中的刀。你要提防她。”

谢景行重新拿起酒碗,将那酒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虽是在笑,眼中却含冷意,道:“叶楣是么?傅修宜看女人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庸俗,我可与他不一样。”

“不管你的梦是不是真的。”谢景行道:“梦里的仇也算是仇。就冲着他负了你心意这一点,就不可饶恕。你的仇交给我,我替你报。”他又打断沈妙将要出口的话:“不要说想要手刃仇敌,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仇就是我的仇。这世上,你我二人的仇人数不胜数,就不分你我了,若是有朝一日遇着我的仇人,你想要替我报,就算扯平了吧。”

沈妙皱眉:“你有仇人么?是谁?”

谢景行看了她一会儿,突然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说什么都信,真可爱。”

“放肆!”沈妙道。

她这一喝醉了就习惯性的带出点做皇后的威严来,谢景行动作一顿,沈妙也愣了一下。他盯着沈妙:“你还想做皇后吗?”

“那样的梦我不想做第二次。”沈妙道:“那样的皇后,我也不想再当第二回。”她说。

?

------题外话------

喝醉酒的凉凉自动切换萌妹属性~\(≧▽≦)/~

☆、第二百一十七章花好

那一坛子的十州春,有大半坛子最后都落到了沈妙肚子里。谢景行试图阻拦,但是沈妙每次犟起来的时候,连沈信都无可奈何,就不要说谢景行了。不过这一次,她竟然没有如同从前一样撒酒疯。她喝完酒,神情竟然十分平静,说了许多话,又抱着个空酒坛摇摇晃晃的出去。谢景行将她送回屋,嘱咐惊蛰谷雨好好照顾她,惊蛰谷雨吓了一跳,小声道:“才将将身子好了,怎的又喝了这么多酒,只怕对伤势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