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2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13
字体大小 + - 关灯

“皇上似乎对静妃娘娘也不再耐心。”陶姑姑道:“静妃娘娘这几日对着您也收敛了许多。若是皇上真的对卢家下手,静妃这一头,您看……”

“全交给皇上自己拿主意吧。”显德皇后淡淡道:“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本宫眼中,倒是瞧不清楚这些。当初既然进了宫,这些道理还是懂的。”她看向一脸担忧的陶姑姑,反而笑了:“你不会以为,本宫还会在乎这些吧?”

陶姑姑不再说话。

显德皇后却又看着外头,道:“本宫做这个皇后开始,就不把自己当做是女人了。帝王的妻子不是妻子,是要和他一同承担这个天下的人。福祸相依,生死与共。本宫从来不惧怕,本宫只是有些遗憾……”她看向自己的腹部:“本宫……没能生下自己的孩子。”

“当初若非静妃娘娘……”陶姑姑咬牙道,语气中有着愤恨不甘,又有着悬而未决的痛心疾首。

“罢了,”显德皇后疲惫的挥手,她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是有了几分麻木的苍凉:“有没有静妃都一样,这个孩子,本宫总归是生不下来的。”她轻声道:“你看后宫,又有谁生下了他的孩子?”

“没有的。也不可能有的。所以本宫虽然遗憾,这后宫的女人都一同遗憾,本宫的遗憾也就不是遗憾了。至少,本宫还有这个位置不可动摇。”她说。

------题外话------

发点狗粮给你们!

☆、第二百一十六章坦白

日头西转,沈妙正和谢景行走在回府的路上。

大凉本来就比明齐民风更加开放自由些,夫妻二人一同上街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过因为谢景行太出名了,陇邺几乎人人都认识他,走到哪里都能被人诧异的目光包围。

前段日子传言睿亲王妃和亲王殿下貌合神离,关系冷如坚冰。如今他们二人一同携手出游,这谣言倒是不攻自破了,若真是如传言一般二人感情生疏,怎么还会如此亲密的出游,也不知是哪家嘴碎的胡乱说话。

沈妙自打来了陇邺之后,还是第一次这样好生出来转转。谢景行对这里倒是很熟,且走且买,她本来也不是贪新鲜的人,今日竟也如同像是被罗潭影响了一般,东西大大小小的买了一马车,他们二人在前面买,铁衣和从阳就在后面付银票。饶是这样,谢景行还是觉得沈妙有些奇怪,一路上都不时地狐疑看她。

沈妙却觉得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仿佛做过了那一场梦,就将她前世的不甘、怨念、愤怒和仇恨全部解开了。仇自然还是要报的,不过这一个重来的人生,却又不仅仅只是复仇了。那些在黑暗的岁月里曾经微微闪耀过的星辰,让她觉得在前生也不仅仅只留下了不好的东西。对于重来的这一次,也就更珍贵了。

现在的她,比从前更勇敢、更坚定、也更坦率。可以去堂堂正正的直面自己的感情,也能热热烈烈的去拥抱全新的人生。毕竟这一个她,和那一个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她这么心情轻松,面上自始至终都挂着笑意。仿佛孩子一般的用新奇的眼光看这些东西,罢了还对谢景行道:“陇邺和定京果真是不一样,想来这大凉的各地也是各有风情。若是有朝一日,能游历名山大川,看过各处不同风景,那就好了。”

谢景行一笑:“那有何难?”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沈妙道:“有时候倒是羡慕那些江湖草莽居士,无忧无虑,无俗事在身,过的亦是十二万分精彩。”

谢景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沈妙说:“你看我做什么?”

他扬唇,握住沈妙的手,笑道:“等明齐和大凉的俗事一了,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就是了。”

沈妙冲他一笑:“这是你还我的心愿?”

谢景行微愣,想到之前沈妙醒来后说的那个心愿,他面上突然浮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勾唇道:“你今日一直在提醒我那个心愿,是不是因为两个月之期已经到了,很想……。”

沈妙掉头就走:“我什么都没想。”

从阳和铁衣跟在后面,从阳面色尴尬,铁衣黝黑的脸也显出通红,二人皆是不忍目睹的模样。主子之间感情好自然是好事,不过让他们二人在跟前伺候着,根本就是虐待啊!

还不如去守塔牢!

月亮渐渐升起的时候,街道上的人少了,沈妙和谢景行也逛了一天,都觉出些困乏。她今日难得兴致高涨,谢景行便也陪着。见他们二人回来,神情都很自若的样子,惊蛰和谷雨这才松了口气。

谢景行要去沐浴,沈妙也回了自己的房间。惊蛰已经帮她放好了热水,道:“夫人先去沐浴吧,小厨房里也做了饭菜,等会子出来刚好可以吃,在外了一日大约也是累着了。”

沈妙应了,沐浴的水很是温热,舒适的让人进去便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觉。她躺在床上,谷雨在一边伺候着,一边道:“奴婢许久没见到夫人这样笑过了。”

沈妙回神。她其实是很经常笑的,大约是前世在后宫里呆的久了,也深谙输人不输阵的道理,哪怕是前路再如何灰暗,局势对自己再如何不利,都会下意识的先端出个微笑来。敌人瞧见你的微笑,摸不清楚你心中在想什么,便是混淆不了敌人,恶心恶心对方也是好的。

重生以来,便也是习惯了这种模样,可是那笑容本就是下意识端出来的,并非是真心的,和发自肺腑的笑容又怎么会一样?

眼下她眼眸弯弯,像是盈满了些微满足,温如暖玉,倒是衬得本就清秀美丽的脸越发有了魅力,教人移不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