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2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0:1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啧,知道害羞了?”谢景行挑眉,语气恶劣的直让人想将他揍上一顿,他道:“刚刚不知道是谁在白日宣氵㸒要侮辱我清白的……。”

连侮辱清白这种字眼都用上了。沈妙真是唯有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却见迎面走来罗潭。罗潭大约也没想到竟会撞见这么一副画面,饶是她平日里心大,到底还是个姑娘家,登时反倒有些不自在。沈妙让谢景行放她下来,罗潭有点目光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对,沈妙问她:“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罗潭连连摆手,看着谢景行在一边又有点怕。当时她一心想着为沈妙出气,对着谢景行发了一通火,后来却是有些后悔了。对方位高权重,还是大凉的睿亲王,若是因此迁怒沈妙,那她罪过可就大了。不过眼下看着沈妙和谢景行这般亲密的模样,看来是没有吵架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欣慰。

“哦,对了。”罗潭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袖中摸出个东西来,放到沈妙手上,道:“这是赤焰道长临走之前交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说是送给你的临别里屋。”

那是一个小小的木盒子,上头雕刻着着一只鸡和一条蛇,罗潭道:“倒也不知道为何要画个鸡和蛇了。”

沈妙:“……”她说:“这是龙与凤。”

赤焰道长的雕工实在是不敢恭维,若非沈妙了解,只怕真的看不出来这是龙与凤了。罗潭噎了一噎,沈妙将那木盒子打开,便从里面拎出两条红绳子来。

“这……”罗潭道:“这就是两条红绳子嘛,有什么特别的,偏还说的古古怪怪,还以为是什么贵重东西。还不如送棵药草来的爽快,这道士真是吝啬,分明有着一山谷的药材,却要送这个……”

沈妙却盯着那绳子,眸光微微晃动。

她前生曾在道士那里得到过一根绳子,那绳子陪伴她数载,后来辗转又到了谢景行手中。她的芳魂曾在红绳之中栖息,也是连接着她前生与谢景行那一段缘法的介质。

突然就觉得这红绳也有些亲切起来。

她伸出手,将红绳绑在自己手上,罗潭看着她动作,惊道:“你……小表妹,你该不会要戴着这个?”

沈妙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红绳,又挑起另一个,对谢景行道:“伸手。”

谢景行道:“我不戴。”

“伸手。”沈妙重复。

谢景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我是男人。”

“这个可以保平安的。”沈妙随口胡诌:“你与我一起戴了这个,倘若你有危险,我就能知道,我有危险,你也能感觉。”

罗潭站在一边,弱弱问道:“真的……有这么神么?”

沈妙才不管神不神,她觉得赤焰道长很有本事,送的东西也应当很珍贵,便是真的如罗潭说的,这就只是两根普通的绳子,这东西与她,也有深刻的意义。比那些金银更有值得纪念的地方。

谢景行闻言,却是没有再拒绝了,虽然还是满眼嫌弃,却仍旧任由沈妙将那红绳戴在他手上,末了,还与他牢牢实实的打了个结。

罗潭看的直龇牙,谢景行一个堂堂男子汉,优雅贵气的睿亲王,手上却是戴着这么个玩意儿,实在算不得画面有多美好。女子气便罢了,最重要的是这红绳瞧着也不甚贵重,和他二人锦衣华服实在是相形见绌,格格不入。

沈妙道:“好了。”

谢景行飞快缩回手,不动声色的将袖子往里头挪了挪,试图挡住那显眼的红色。

罗潭道:“好啦,东西已经送过来了,看你们好像也有事的模样,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一步。”又冲沈妙眨了眨眼,拖长声音道:“小表妹这样好——我就放心啦!”一溜烟儿跑了。

沈妙:“……”

谢景行道:“走,看烟火去!”

睿亲王府的下人们:“……”

从阳小声问铁衣:“分明生病的是夫人,怎么主子好似脑子有毛病了一般。青天白日的,看什么烟火啊?”

铁衣面无表情的把扫帚递给他:“扫地!”

……

未央宫中,显德皇后正倚在榻上看书。她看的悠闲,一边听着手下的宫女说话,罢了,将手中的书卷放下,面上含了些欣慰,道:“没事就好了。这些日子总生事端,本宫都打算去烧香祈福了。”

沈妙遇刺的事情,瞒着外人,却没有瞒着永乐帝和显德皇后。连高阳都没有办法,宫里的太医就更是束手无策了。说起来这些日子也真是奇了,睿亲王府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谢景行,谢景行才刚刚躲过一劫,偏又到了沈妙头上。好在如今沈妙也醒了,总是让人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显德皇后放下书,就再也没了看书的心情,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站定。昨夜下过一场雨,今日便又是好天气,哪里还有昨夜里狂风大作的半点痕迹,除了窗户边的那株李子树,枝枝叶叶被风雨吹打落了一地。

她自语道:“陇邺也是不太平啊。”

山雨欲来风满楼,睿亲王府这样的铜墙铁壁,自谢景行回大凉来已经出了两次事了,这本就是一种信号。或许是警告,或许是反击?

因为永乐帝已经开始对卢家出手了。

陶姑姑是显德皇后身边的女官,自显德皇后被立为皇后之后,就一直跟在其身边,这么多年,是显德皇后最忠心的心腹。

陶姑姑道:“今儿个静妃去御书房找陛下了,去的时候满眼都是眼泪,出来的时候似乎也十分不好。静华宫的宫女们说,回去后,静妃娘娘责罚了好几个下人,还摔了许多东西,似乎心情极为不好的模样。”

显德皇后微微一笑:“卢家吃了亏,又想要试探陛下的态度,自然会从静妃这里下手。前几日卢夫人不还进宫见静妃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