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1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9: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道士道:“贫道说了,这是她命里注定的一劫。”

“什么劫来劫去,倒叫人听不懂。”罗潭道:“您不妨直接告诉我们,我小表妹吃下那株药草,什么时候能醒?”

赤焰一笑:“那药草不是给她吃的,是给另一位伤者吃的。”

另一位伤者,莫非是裴琅么?

谢景行低声道:“你敢装神弄鬼,我现在就能要你的命。”

“戾气太重了。”赤焰摇头:“那一位为了夫人舍弃性命,却是因为命里的一些纠葛,这位夫人求得药草,恰好可以了却这一段亏欠。”

“那我嫂子怎么办?”季羽书问。

怪道士看向躺在床上的沈妙,她神情平静,仿佛睡着,然而脸色苍白,倒有种不真实之感。

“她在我山谷里为我满山的红袖草挑出虫子,可是却挑不出自己心里的虫子。”

“这段劫难对她来说是幸,也是不幸。”

“贫道与她有三面之缘,两朝牵挂。与她这最后一面,就是为了这一段缘分。”

“人间事自不圆满,有遗憾,有不甘。她想要求得一个答案,却没有人告诉他。”怪道士眯了眯眼睛。

“如今,她找到了法子,她正在追索的答案近在眼前。没有人可以帮她,你不能,她不能,贫道也不能。”

“所以,耐心的等吧。”道士看向谢景行。

“那就是你的缘法。”

------题外话------

明天就能写到前世的缘法啦,算是整个文里我最喜欢的情节了~

☆、第二百一十三章前世(上)

黄沙漫漫,风卷旗扬。沿途多风霜,日月星辰也不过是点缀。

护送的侍卫都是零零散散的,对着马车里的人也不甚尊重。

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从车队的后头走过来,跳上马车,递给里头的人一碗粥,道:“娘娘,粥有些凉了,不过还能吃,眼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您还是吃一口吧。”

那马车中的女人年纪尚且年轻,只是神情却十分憔悴,穿的倒不甚精致,仔细一看,还是几年前的款式,甚至因着瘦削而有些不合身。她撩起马车帘,问道:“现在到哪里了?”

“再走一段路,天黑之前能上官道的。”白露笑道:“奴婢问过那些人了,五日之内,定然能够回到定京的。”

霜降也跟着笑:“待回了宫,娘娘就苦尽甘来了。”

“苦尽甘来。”沈妙苦笑一声:“折了的人却是回不来了。”

她说的是惊蛰和谷雨,闻言,白露和霜降也眼露悲伤,不再言语。

惊蛰为了拉拢权臣而自甘为妾,在沈妙刚去秦国的第一年就传来消息,被权臣的妻子寻了个由头杖责而死了。至于谷雨……沈妙握紧双拳,却是为了保护她而死在了皇甫灏的手中。

五年啊,整整五年。在秦国的五年,将她身上最后一点子骄矜也磨得丝毫不剩了。她咬着牙委曲求全,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到故土,与她的一双儿女重逢。然而这其中付出的多少惨重代价,确实不能为外人所道出的艰辛。

这一路有多难?连护送的侍卫都并不多,单看这车马队,谁能想到这是一国皇后的仪仗?当初她带过去秦国的那些人马,也早已在五年的时光里不是死就是散,离得也差不多了。就如同这一路回国之途,若非有莫擎护着,她定然是不能活着回去的。

沈妙叹了口气,好在所有的苦头都没有白费,五年,终于是熬过去了。

正想着,也该到了马车继续启程的时辰,可是非但没有启程,前面反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她微微皱眉,掀开马车帘,问外头:“怎么回事?”

莫擎从前面走过来,道:“遇着个怪人,过来讨水喝。”话音未落,就见他背后出现个穿的灰扑扑的老头儿,瞧着沈妙笑嘻嘻道:“夫人,快要渴死了,给口水喝吧。”

这老头儿穿的怪里怪气,身上臭烘烘,直勾勾的盯着人,倒叫人心中生疑,并非不肯给水喝,只是沈妙身份特殊,万一遇着心怀歹心之人,只怕要出事的。莫擎命人拉住这老头儿,不让他靠近沈妙。沈妙却是笑了,道:“沿途有旱灾,天公不作美,一碗水就是一条性命,给他吧,本……我也不缺这一碗水喝。”

沈妙既然都发话了,莫擎便也干脆,命人取了只碗来盛了一碗清水给那老头儿。老头儿“咕嘟嘟”的一口气灌了下去,拍了拍肚子,拨开侍卫的手站起来,对着沈妙像模像样的作了一揖,道:“夫人宅心仁厚,救了贫道一命。这一碗水之恩,贫道也要报的。”

“贫道?”沈妙一愣,随即笑了:“你是道士么?”

“法号赤焰。”那怪老头看着沈妙,摇头道:“夫人面相极贵,可是运贵命浅,承不起贵运。”

“你这人胡说八道些什么话?”白露皱眉道,又看向沈妙:“娘……夫人,指不定是哪里的江湖骗子呢,别听他胡说八道了。”

莫擎也作势要驱赶这怪老头。

“等等。”沈妙道:“一路上也怪无聊的,听人怎么说吧。”

那老头又装模作样的一拜,道:“夫人眉间有黑气,只怕不好。这路途尽头,却是凶兆。若是就此调转马头,倒是可以避开此劫。夫人,贫道还是劝您,此道是黄泉道,莫要走,走了就不能回头了。”

“越说越过分!”霜降气的脸色铁青:“你这是咒谁呢?”

沈妙却是好脾气,她在秦国呆的久了,面对明齐的任何人,都有故乡人一般的欣喜,这老头就算是说胡话,她也并不生气,只是笑道:“多谢道士提醒,不过这条道我却是非走不可的,我儿女都在这条道上,我得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