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09

A+ A- 关灯

“说她没有在你身边,可你去问问这亲王府的下人,她未曾离开府之前,在你的床前守了几日?可曾离步?她不眠不休的照顾你?莫非还比不过只有那一面之缘的叶家姐弟了?”

“如今我小表妹落到这个地步,我却替她委屈的。亲王殿下当初将她从明齐娶回大凉的时候,承诺的是什么?可是你却连相信她也做不到。她固然有诸多不好,可是有一点却毋庸置疑,她的真心毋庸置疑!”

罗潭说完,面色已然涨红,倒似乎将心中的憋闷的怒气一扫而光,再看谢景行的神情。他无悲无喜,面色平静,可越是平静,越是让人觉得有些胆寒。仿佛在沉静之下,正凝聚着无边的风暴。

“说完了?”他缓缓反问。

这语气太冷,冷到罗潭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高阳连忙站出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想想怎么能让他们二人醒过来。”

谢景行冷笑:“这还不简单,把叶家姐弟抓起来就是了。”

季羽书一愣:“三哥,你想做什么?”

“她既然为叶家姐弟反常,叶家姐弟一定有问题。不管是不是他们背后指使,都没理由饶过。”谢景行转身就要走。被高阳一把拉住,道:“不可!他们现在不是无权无势的李家,而是叶家。惊动叶家是什么下场?”

“放开。”谢景行冷道。

“你冷静些!”高阳道:“王妃如果真的恨叶家姐弟,委曲求全这么久一定也是不想用自伤的办法。你这岂不是拖她后腿!”

“不错啊三哥,”季羽书也帮腔:“叶家在陇邺也不是什么蓬门小户,你这么出手,只怕会给亲王府也招来麻烦。”

“她能忍,我不能。”谢景行道:“叶家动了底线。”

“三哥……”季羽书还要劝,忽然自院子外头传来八角的声音,自来笑眯眯的丫头这会儿却显得有一丝慌张,道:“主子,有人来了!”

铁衣微微皱眉,似乎为八角这般失态而不满,道:“什么人?”

“是……那天夫人与我们去凤头庄见到的道士。”八角犹犹豫豫道。

“什么?”罗潭瞪大眼睛。

正抓着谢景行袖子的季羽书也忍不住松开手,看向八角:“道士?”

八角点了点头。

厅中,那穿的破破烂烂的怪道士正摸摸这个,瞧瞧那个,似乎是第一次进人府门一样,满眼都是好奇。茴香和从阳有些尴尬的立在一边,他们与赤焰道长是认识的。可这赤焰道长一进门就以这副熟稔的口吻与他们二人攀关系,却是有些不自在。

谢景行一行人来到厅中的时候,赤焰道长正准备把一尊花瓶上仙鹤的宝石眼睛扣下来,还问茴香道:“这个贫道能不能带走。”

“赤焰道长!”罗潭一见他就喊了起来。

赤焰一瞧见是她,笑道:“罗姑娘啊,许久不见了。”

罗潭心中暗自思忖,分明没过多久,不过眼下也顾不得其他,就道:“您过来,是不是知道我小表妹出事了,特意来为我小表妹改命的?”罗潭虽然觉得这个赤焰道长很是刁难人,但好像也有些真本事,否则沈妙也就不会这么相信对方了。

赤焰道长看向罗潭身后沉默的谢景行,笑道:“贫道不能改命,只能算命。这位小哥,你以为如何?”

“我不信天道。”谢景行道。

“天道本无信,人又为什么要执着与从天道中寻求答案?”赤焰道长摇头晃脑道:“这位夫人的命格奇特,旁人本就无法捉摸,全凭她自己选择。你和我,都奈何不了。”

罗潭听不懂赤焰道长这神神叨叨的话,只急忙追问:“道长,我小表妹现在到底应当如何?”

“我当初赠与她的灵草可还在?”赤焰道长问。

“咦?”罗潭疑惑:“当初我们回来的时候,亲王的毒已经解了,那药草自然是无用,不知道被小表妹放在了哪里。”

“奴婢好像知道!”惊蛰道,又带着众人去了沈妙的房里,果真在梳妆台下头找出一个落满灰尘的匣子,打开来看,里头躺着一株看起来并无甚特别的药草。

罗潭眼尖,道:“就是这个!”

“拿去煎了吧。”赤焰抚着胡须。

“等等。”谢景行看向怪道士:“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信贫道,但你也没有别的选择。”赤焰道长长叹了口气:“这药材是这位夫人所寻得,可当初寻得之时,贫道就说过徒劳二字,即便没有这株药草,你也会安然无恙。你的命格里,并没有这桩劫难,她的所作所为,本就是一场空。”

众人听得怔住。

“不过,倒也不是一场空。”怪道士面上又显出些欣慰的神情:“爱人者仁恒爱之,救人者人恒救之。倘若当初在山谷里,她有半分不诚,半分敷衍,就不会得了这株灵草,也就不会有今日。这灵草是以救你之名,其实是在救她,她为你而付出,其实是在自救啊!”

罗潭这会儿却是隐隐听出了一些端倪,问道:“意思是,您早就知道这灵草不会用在亲王身上,而是用在我小表妹身上了。您算过小表妹会有这么一遭生死劫,所以让她交换药草,其实为的是她自己。”

怪道士看着罗潭,笑眯眯道:“孺子可教。”

谢景行盯着他:“你让她做药农?”

那眼中却是有杀意,道士后退一步,躲到了高阳身后,轻咳两声,道:“她的命里有此一劫,贫道已经将那劫难化作最小的了。比起性命来,做药农岂不是要轻松得多?”

“可是她为什么还不醒?”高阳疑惑:“我也是医者,查看了她的病症,却是怎么都找不出源头,看起来无甚毛病。今日就应该醒来才是,可是迟迟不醒,这又是什么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