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07

A+ A- 关灯

“陇邺封了城门没有?”谢景行问。

“封了。”铁衣道:“墨羽军暗部的人也全部出动,不过既然周遭的人都未发现,夫人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那人要么是没武功,要么手法十分高明。”

谢景行道:“不用想了,捉住活的,直接打死。”

“那背后之人……”

“再查!”

铁衣奉命离去,谢景行又看向高阳,道:“你今夜就留在这里,如果情况危急,也不用来回走动。”

高阳道:“我知道。”又看了一眼谢景行:“你也先休息吧。”神情却是十分凝重的。

在离碧霄楼不远的地方就赶对睿亲王妃下手,这对方的胆子约摸也实在太大了一些。不仅如此,怕是连睿亲王府都不放在眼里了。这定京城里有这样胆子的人,大约也就是卢家人了。可卢家倒不至于从沈妙这里下手,于是这其中的文章就有些意味深长。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信号,隐藏在暗处的势力终于按捺不住,开始蠢蠢欲动,而他们选择在睿亲王府第一个牺牲的人,却是沈妙。

不过眼下谢景行并无心思管这么多,他走到屋里,沈妙躺在船上,脸色苍白,闭着眼睛,睫毛垂下来,便是一副很孱弱的模样了。

他叹了口气,在沈妙床边坐了下来。

屋里的桌上还有摆着的食篮,里头有沈妙吩咐碧霄楼的厨房特意给他做的长寿面。八角说,怕是坏了,所以还特意用凉水先滤过一遍的。不过这会儿已经过了这么久,便是滤过了,也早已黏成了一团。

谢景行想了想,伸手将食篮打开,从里头将那只碗捞出来。

碗里的面条已然凝成了些糊糊,隐约可见白的面,翠绿的青菜,卧着个鸡蛋黄,想来刚出锅的时候定当是香气扑鼻的。这会儿泛冷,也是不好吃。

谢景行却取了双筷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八角和茴香说,沈妙今儿一早让谷雨去买了好些烟花,还有酒菜,在碧霄楼不远处的小亭里,临湖看烟花是最好的。还特意吩咐人算着时辰煮了长寿面,想来是要赔罪的。

他们二人冷战了一段时间,到底是沈妙先低了头。八角又说,沈妙这些日子过的也不太好,谢景行心里便释然了,他是男子,到底要大度些,就不会再斤斤计较过去的事。谁知道这赔礼道歉的话还没说,却看见裴琅和沈妙二人倒在血泊之中。

难以形容那一刻的感受,大约就是明明是盛夏时分,却是从头到脚都觉得生出寒意,连上前确认的勇气都缺乏。

好在到底无事。

谢景行的面吃的味同嚼蜡,终是将一碗面吃完了。他将空了的面碗放在桌上,握住沈妙的手。却是后悔了。

如果不是他要和沈妙置气,沈妙何至于会想和他赔罪,不去碧霄楼旁边的凉亭中,也许就没有这一遭了。

外头,罗潭得了消息,正往这头匆匆赶来。瞧见高阳,便先问了高阳:“我小表妹怎么回事?”

“她没事。”高阳道:“裴琅替她挡了一刀。”

“裴先生?”罗潭怔住:“那裴先生如何?”

“不太好。”高阳摇头。

“你都不能救活他么?”罗潭问。

高阳苦笑:“我是大夫,不是菩萨,如果人人都能被救火,阎王殿里也就没人去了。”

罗潭道:“我今日才知道小表妹原是和妹夫吵了架的,说是因为小表妹在妹夫病中没有去探望他?碧霄楼里的那些夫人全是说小表妹不是,说小表妹冷酷无情,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小表妹在怪道士那里替妹夫求药的时候,他们又有谁看见了?无理取闹!”

“怪道士?”高阳听出她话里的关键,问:“什么怪道士,你说的求药又是怎么一回事?”

罗潭一呆,心中懊恼自己说错了话,一时顺嘴,想着沈妙不让她说,便道:“没什么,我随意说的。我先去看看小表妹吧。”说罢就要往沈妙躺着的屋里走。

高阳一把拉住她道:“别去了,谢景行在里面。”

“啊?”罗潭低下头,忽而想起什么,道:“你今夜留在这里吗?”

“我要留在这里看裴琅是什么情况。”高阳道:“你先回去吧。”

罗潭摇头:“我不回了,就在这里,等小表妹醒来再说。”

高阳知道罗潭性子执拗,便也没有多劝。

这一夜,在所有人的心头,却是分外漫长。

沈妙和裴琅遇刺一事是被瞒下来的,碧霄楼里的众人并不知情,只以为谢景行是提前离席,殊不知睿亲王府却是无眠之夜。这一夜,下人们都惴惴不安的等着结局。

夏日里白天长,黑夜短。日头冒出点光芒,院子里鸟而开始啼叫的时候,两间房里的都是寂寂无声。

谢景行看着高阳,问:“怎么回事?”

高阳眉心紧蹙,替沈妙把玩脉,又替裴琅把玩脉,一屋子人面前,却是摇了摇头。

“奇怪,裴琅伤势过重,到现在却没出什么动静,应该有所反应,却跟睡着了一样。王妃未伤及骨肉,服过安神药,也应该醒了,到现在都未曾醒来。”

“所以?”谢景行面沉如水,盯着高阳的目光咄咄逼人。

“这……有些奇怪。”

唐叔小心翼翼道:“会不会又是有别的毒?只是高大夫之前未曾发现。”

“不可能。”高阳断然否认:“他们二人脉象都不是有毒之兆,反是若有若无,看不出什么问题,偏偏一直未醒。”

“那可怎么办?”罗潭有些急了:“我小表妹不可能一直都这么睡下去,总得有个原因才是。”

高阳看了一眼谢景行,谢景行的目光令他都有些招架不住,只得道:“再等半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