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0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9:17
字体大小 + - 关灯

果然,随着沈妙回宫的日子渐渐长久,她也渐渐发现,这个楣夫人实在是有些可怕。她看上去骄纵无礼,并不收敛自己的性子,却恰好的将自己的无礼维持在一个安全的“度”里。傅修宜只会觉得她真性情,难以驯服,越发着迷。而当面对沈妙的时候,楣夫人是无礼的,嘲讽的,针锋相对的。她更是因为傅盛的关系,屡次在其中挑拨傅明和傅修宜的关系。可惜的是,傅修宜的心从来都是长偏的。

楣夫人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沈妙看着眼前妩媚生情的女子,这一世,她成了叶家的千金,谨小慎微,机灵懂进退,不再表现出骄纵的一面,可,这真的就是她的面目吗?

和楣夫人打了一辈子交道,沈妙知道她的可怕。她是狐狸一样狡猾的女人,想要什么,从来不会直接的去争取,弯弯绕绕,九曲十八弯,最后得了便宜还卖乖,还要将被她害了的人倒打一耙。

她今日这一番动作,又想做什么?她想让谢景行如同傅修宜一样,对她一见着迷,再见倾心么?沈妙心中冷笑不绝,却是不由自主的抬眼往谢景行那头看去。

这一看,却正对上谢景行的目光,谢景行的目光正落在沈妙身上,大约没想到沈妙会突然看向他,倒是顿了一下,随即撇过头去,若无其事的继续瞧着外头,似乎在遮掩什么。

却是一点儿也没看到那中间舞的热烈的人。

沈妙愣了一愣,心中却涌上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她对楣夫人固然有十二万分的恨,自然对自己也有隐藏在深处的自惭形秽,论起外貌风情,她自认不如楣夫人,所以前生傅修宜才会毫不犹豫的牺牲了她。而谢景行比之傅修宜优秀几千几万倍,若是李楣也瞧上谢景行……沈妙想,那大约是一场灾难。

可是,谢景行的目光在她身上,并未投向李楣一眼。

这和傅修宜何其不同?若是傅修宜,只要沈妙和楣夫人一同出现的场合,是一眼都不会多看沈妙的。

人和人果真是不同的,就像她和李楣不同,谢景行和傅修宜也不同。

她这般想着,竟然连李楣什么时候舞毕了都不知道。只听得厅中鼓掌声传的热烈,这才抬起头来。便见李楣站在其中,微微笑着,额上渗出些晶亮的汗珠,香腮含粉,越发动人,美艳难明。而她身后,水墨画已成,洋洋洒洒,有麒麟踏祥云而来,正是一幅祝寿图,画的惟妙惟肖,却是十足的大手笔。

“叶小姐果真是才艺双绝!”有学士府的大人就道:“画的传神,上等佳作,我学士府的姑娘们可都没有这份本事!”

“舞跳的也不错。”有夫人赶紧跟着道:“叶夫人真是好福气,这叶小姐也是随了您,生的不仅花容月貌,更是一身才气。看看咱们这陇邺里,舞跳得这般好,画画的这般好,也真是数一数二的出挑了。”

叶夫人笑盈盈的受了,卢婉儿却妒忌的绞着帕子,眼中都是不甘不愿。

又有人道:“不知道亲王殿下以为这副祝寿图如何?”

众人都看向谢景行,叶楣也往谢景行那头看去,却见谢景行手持酒盏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的出神,根本就没有听这头的言论。

“殿下?”高阳提醒他。

谢景行回过神,问:“怎么?”

“问您叶小姐这副祝寿图怎么样?”高阳道。

众人都有些尴尬,感情人家这尽心尽力的展示才艺,还作了画,可这睿亲王根本就在走神,压根儿就没注意,这对叶楣来说无疑太不尊重了。

谢景行闻言,扫了一眼那图,微微勾唇道:“不错。”

那敷衍的态度,隔着三层人都能看得见。

叶楣的笑容就有点僵,反是沈妙见了,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谢景行这般的人,这样的场合哪里就是能走神的这么“专心致志”的人,想来是故意为之的,虽然不知道为何他要故意让叶楣难堪,不过沈妙却因为他的這举动而微微开怀。

她这一点子笑意却被叶楣捕捉到了,叶楣盯着她,忽然轻声笑道:“说起来,当初住在睿亲王府的时候,曾听闻王妃也是才艺双绝。”

突然就把话头转在沈妙身上了。

“只听过王妃步射极好,却未曾听过其他的。既然今日是亲王寿辰,王妃不如也来助助兴,让我等以开眼界,小女仰慕王妃许久了。”她有些不自在的道。任谁看了,都只会觉得是叶楣听闻沈妙的传言而崇拜于她,想要亲眼目睹。

可是沈妙本就是将门之女,步射好是一回事,可从未有人瞧过她跳舞什么的,若是做了,也许会出丑,若是不应,又好似证实了她的粗野之名。

众人都看向沈妙。

沈妙微微一笑:“我是睿亲王府的王妃,怎么能像歌女舞妓一样的吹拉弹唱,任人观赏呢?”

刹那间,厅中哑然无声,叶楣的脸色“唰”的一下红了。

本来么,当着群臣的面唱歌跳舞就是有损颜面,不过是因为叶楣是叶家的千金,又生的美貌有才情,众人才忽略了这一点。可是沈妙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就很微妙了。

叶夫人和叶茂才脸色难看,叶夫人想说话,可是她一开口,岂不是就是顺着沈妙的话头,说叶楣就是歌女舞娘的德行?

卢夫人和卢婉儿却是有些幸灾乐祸,沈妙和叶楣掐起来,才是他们最乐见其成的。

谢景行含笑瞧着一切,似乎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不打算劝架,就这么袖手旁观着。

罗潭觉得沈妙似乎有些针对叶楣,不过心中又觉得隐约的快意。本来就是谢景行的生辰,这叶楣却在这里跳什么舞,反而喧宾夺主。况且还主动要沈妙来唱歌跳舞,凭什么要求别人也与她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