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0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9: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叶恪面有不快,叶夫人也正打算回敬,却听得叶楣笑着开口道:“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怕扫了诸位的兴致,不敢献丑。”

那提议的夫人正是巴不得她“献丑”,立刻笑道:“怎么会呢?想来也不会的。亲王殿下您说是不是?”

谢景行挑眉,这才往这头扫了一眼,唇角一扬,似笑非笑道:“跳吧。”

语气却是有些随意,仿佛在指使哪家供人取乐的舞娘。

叶楣目光一闪,却扔是站起身来,先是对着沈妙行了一礼,道:“既然今日大家兴致都这样好,我方来陇邺,也不知有没有坏了规矩,不懂事的紧,不过也愿意献丑让大伙儿都高兴高兴。总归是个玩闹的兴致。”

一番话说的规规矩矩,又好似为人考虑,几分天真不知事,却带了些妩媚的挑逗。

沈妙却看到了叶楣眼中的挑衅。

“曾与养母学过钦州的一种水袖舞,今日就跳给大家看吧。”她说。

沈妙微微低头,唇边闪过一丝冷笑。

叶楣很快就换了衣裳出来。她本就生的有些偏于妩媚的美貌,却穿了一身雪白雪白的长裙,宽大的束腰将她的腰肢裹得盈盈不堪一握。要想俏一身孝,她果真是被这雪白的衣裙衬得俏脸端丽,窈窕生情。四扇摆好的屏风架着宣纸,纸笔墨都在,弹琴的侍女也在,弹拨第一声开始,叶楣抖了长长拖地的水袖,开始翩翩起舞来。

沈妙的指甲几乎都要掐进掌心了。

水墨舞,是叶楣跳的最好的一种舞。叶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每一样拿出来都能独占鳌头。后宫之中,独宠自然有其魅力。水墨舞不过是其中之一,翩翩起舞的时候,袖子上沾上墨汁在宣纸上作画,一曲舞罢,画成。既风雅,又独特,美人美景美画,好不风流。

可是这水袖舞,却是沈妙的心头血,眼中刺,每每瞧见,都痛不可挡。

当初匈奴来请求和亲,傅修宜要把婉瑜嫁过去。沈妙软硬兼施,甚至拿沈家要挟,可是奈何傅修宜心如磐石不为所动,婉瑜想了许久,却想出了一个主意,自己学了一首曲子,亲自弹给傅修宜听。

那首曲子是婉瑜寻了许久寻来的,又被沈妙改了又改,婉瑜想说的话都在曲子中。不过是希望傅修宜念着父女情分,做事不要那么绝,给婉瑜留一条活路,打消这个念头。

可是那一日,沈妙将傅修宜请到坤宁宫,让婉瑜弹给傅修宜听,才方弹完,才方看见傅修宜眼中有一丝动容,楣夫人就不请自来了,她笑着旁若无人道:“陛下原来在这里,臣妾今日新学了一支舞,想跳来给陛下观赏,既然皇后娘娘也在,一并观赏了罢。”

她跳的妩媚生情,他看的深情厚谊,却全然忘了还在等候的婉瑜和沈妙。婉瑜眼中的失望沈妙永远也记得,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眼中的生机一点点淡去,几乎归于平静。

到了第二日,婉瑜就来给她磕头,说:“母后不要为儿臣白费心思了,儿臣愿意和亲。”

怎么会有人愿意和亲呢?只是婉瑜比她更早更清楚的看清楚傅修宜的无情,楣夫人的手段。或许婉瑜觉得,就算是奔赴不知前途的未来,也比留在宫中,遍布阴谋暗箭来的舒坦。

最后,婉瑜解脱了。

可是沈妙,却永远无法释怀。

眼前雪白的长袖飘然舞动,可沈妙却觉得,长袖上沾着的并非是墨汁,一滴一滴,都是婉瑜的心头血。

也是她的眼中刺,骨中钉。

------题外话------

小公主好可怜┭┮﹏┭┮

☆、第二百一十一章凉月

李楣腰肢柔软,动作妩媚,一双眼睛盈盈生波,目光所及,似乎在看旁人,又似乎没有看旁人,像是一只蝴蝶,挠的人心痒痒,以为蝴蝶就要在手中停留了,一个不提防,却又瞧着那彩色的蝶儿扇着翅膀,翩翩飞了走去。

女眷们尚且看的目不转睛,又何况男眷们?男人总归是喜欢好看的玩意儿,眼珠子都快要黏在李楣身上了。叶夫人和叶茂才也逐渐露出得意的神情,生出一个这样色艺双绝的女儿,惹得整个大凉的男人趋之若鹜,那也是一种本事,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本事的。

卢婉儿看的妒恨有加,气的直咬牙。

沈妙却冷眼看着李楣翩然起舞,思绪却飘飞在上一世的时候。

她第一次看见楣夫人,是从秦国回到定京的时候,只听闻宫里多了一个妃子,但是大家却尊称为“楣夫人”,却不提妃位,这本就有些不同寻常。听闻傅修宜对这位楣夫人宠爱有加,沈妙心中虽然酸涩,却也不以为然,想着傅修宜那样冷峻的性子,再如何宠一个人,也不会有多过分。

然后她第去御书房里找傅修宜,想与傅修宜说件正事,却瞧见楣夫人在御书房里摔了傅修宜的镇纸。她回宫那一日楣夫人称病是没有来得,这一次还是第一次见。沈妙见那女子美的活色生香,一颦一笑皆是如画,然而骄纵又野蛮,竟然就在御书房里使性子撒泼。沈妙以为傅修宜会发火了,傅修宜也的确是出现了怒容,而那楣夫人竟然扭头就走。

沈妙当时想,好一个烈性的女子,竟然敢与傅修宜这般说话,这样的性子,在后宫中能活的了几时?

她当时忙着问候婉瑜和傅明的情况,便也没多留意,只觉得那个女人是个极美,极狂妄的人。

可是傅修宜就算是气成这副模样,第二日清晨,沈妙就在御花园瞧见傅修宜陪着楣夫人散步,言语间颇为宠溺,直教人看的呆了去。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傅修宜,傅修宜也不是这样好脾气的人。傅修宜的温和只是在面对他的那些“贤才”的时候,对于女人,他一向不怎么有耐心。可是楣夫人昨儿个才惹怒了他,第二日就能让傅修宜笑颜常开,也就是那时,沈妙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并不只是美和狂妄,她十足危险,因为她能将人心玩弄于鼓掌之中,不管是不是对男人,总之,她成功了抓住了傅修宜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