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60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9:09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过,最让她在意的还是,碧霄楼来往的宾客里,叶家人是来了,也因此叶楣姐弟也为其中之一。凡是有叶楣姐弟在的场合,她总是要紧跟其后防止这二人出什么诡计,更不可能容许她不在场的情况下,谢景行和这二人有任何交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傍晚时分。铁衣派来的人已经开始过来接人了,惊蛰给沈妙插上最后一支珠钗,笑道:“可以了,夫人今儿个一定能将所有人都比下去。”

“我又不是选秀女,这又有什么用?”沈妙失笑,对着镜子瞧了瞧,又将那只珠钗拔了下来,换上一朵紫红色的玉海棠。

惊蛰眨了眨眼:“这样配着倒是比方才那支钗更好!”

沈妙眼前却浮起了谢景行第一次送她这玉海棠的模样,那时候他们互相猜忌提防,彼此都对对方充满怀疑。那时候沈妙还不清楚谢景行的底细,只是觉得他和前生传言中的顽劣少年似乎并不一样。

人生大约有太多巧合和不可思议的奇妙地方,如今她和谢景行却已经是夫妻了,还一同来到大凉。这却是当时的她怎么也不能想到的。戴上这只玉海棠,或许能让谢景行消消气,也让他想到,从陌生人到夫妻这一步都走过来了,其他无必要的猜忌或是离心,大约也是不需要的吧。

沈妙站起身来,脸上微微有了笑意,道:“八角他们还在外面等着,走吧。”

几人一道出了门去,果然见门口马车已经备好,八角和茴香在外头守着。惊蛰奇怪问道:“殿下不和夫人一道么?”

茴香有些尴尬的回到:“殿下已经先去了,让属下们过来接夫人。”

这便有些让人觉得不妥了,亲王和王妃不一道出门,反是一前一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其中必然是出了什么问题。惊蛰和谷雨就有些为沈妙而不忿,沈妙却是淡道:“行了,出发吧。”

谢景行是个什么性子她是晓得的,骨子里骄傲的人,有时候却又执拗的如同顽童。这些她倒是并不会斤斤计较,只是想到今夜里她的“赔罪”,却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碧霄楼是陇邺最大也是最昂贵的酒楼,别说是平头老百姓,便是那些个大官儿,要在这里摆上一桌酒席,那也是十分有脸子的事情。因此,在这里摆个生辰宴,不止一桌两桌,几乎将整个酒楼都盘了下来,那可算是风光无限了。有多风光,自然就要负起多贵的银两,睿亲王府三年来年年都在此摆上筵席,也足可见府上富得流油。

正座的主位上,年轻男人斜斜而坐,漫不经心的勾唇听着众人恭维的道贺声。紫金长袍几乎将整个座位都铺将圆满,远远看去,便如同流动着的夜色星空,有种华丽的旖旎。敬酒的人多了,身上自然而然染上微醺,然而一双桃花长眸似笑非笑,好似也有微微醉意,却又无比清明,倒是让人分不清是醉还是醒。

来往的宾客里也有女眷的,瞧着那年轻男子,皆是不由自主的投去倾慕的目光。这睿亲王年纪轻轻,生的俊美无俦,风华满身却又有几分邪气的俊俏,恰好就是女人们最痴迷的那一种。再加上地位高贵,家财万贯,正是挤破了头也想往人身边冲。

可惜的是这样年轻偏就已经娶了夫人,还是明媒正娶的王妃。不过……虽然有了王妃,侧妃之位不还是空着?便是做不成侧妃,做个妾只怕也是人人争抢着要做。

卢婉儿坐在卢夫人身边,目光倒是不由自主的往谢景行身边投去。两年前第一次瞧见谢景行的时候她就心生爱慕了,这时间男子皆是庸俗不堪,唯有这人能让她倾心相对,偏他身边那个本来该自己站着的位置,却被沈妙那个愚蠢的女人给占据了!一想到这里,卢婉儿就怒不可遏,恨不得将沈妙撕个粉碎。她有心想要过去同谢景行说两句话,可是眼下都是那些臣子在与谢景行恭维,她到底是个官家小姐,就算再胆大,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去献殷勤。不由得有些闷闷不乐。

一转眼,却瞧见正在与叶恪说话的叶楣,卢婉儿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身为女子,总是对旁的女子容貌最是敏感的。卢婉儿自认娇生惯养,吃的穿的都是最好的,因此看旁的女子,总带着几分俯视的目光。在整个陇邺里,她自认为自己比之公主也是差不离的金贵,便是和卢家齐名的叶家也不放在眼里,因为叶家子嗣稀薄,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姐。

可是如今却听闻叶家认回了两个流落在外的一儿一女。本来卢婉儿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来瞧一瞧究竟,待看到叶楣究竟长得是什么模样后,却是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了。

叶楣生的太美貌了,美貌便不必说了,还有一种特别的风韵,无时无刻的不勾的人往她身上看。说是妩媚,却比妩媚多一分天真,说是天真,却又有一种成熟的风情。最重要的是,叶楣还很聪明,就比如他们姐弟二人分明才认祖归宗,今日也是第一次见许多夫人,这会儿却已经能和那些夫人相谈甚欢。

一个美貌的,聪明的,还懂得进退的女人,现在还被冠上了叶家千金的名号。看叶夫人对她因为愧疚也十分宠爱,在其他地位权势差不离的基础之上,本身比自己好过太多,这让卢婉儿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听闻这个叶楣还救了睿亲王一命,和睿亲王府也就自然而然的有了更近一层的关系。卢婉儿恨得牙痒痒。

一直以来,卢婉儿都将谢景行看做是“自己的”,就算有了沈妙,卢婉儿也从没一刻打消过自己的念头。一个异国的官家小姐,在陇邺无亲无靠,凭借卢家的本事,日后寻个机会让她消失匿迹不算什么难事,因此,卢婉儿甚至从来没将沈妙看在眼里。可是叶楣却不一样,要知道叶家一直和卢家关系微妙,算不上友人,可也称不上仇敌。若是叶家要和睿亲王府联姻……。卢婉儿一个激灵,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