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9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9: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过,谢景行的态度却是耐人寻味的。

叶茂才的话,他漫不经心的听,不咸不淡的答,恰到好处的避开了需要表明态度的问题,不上不下,不清不楚,把个叶茂才耍得团团转。叶茂才和叶夫人两人一齐上阵,说了许久,似乎是什么事都说了,罢了一回想,好像谢景行又什么态度都没透露。

这叶家向皇家示好,皇家不说是立刻感激涕零,也要礼尚往来的。可是眼下谢景行的态度,仿佛是看戏一般的,懒懒散散,不甚上心,甚至教人心中怀疑,他是否听懂了叶茂才话中的暗示。

叶茂才夫妇心中就有些着急了,再看谢景行,就换了个眼色。都说这大凉睿王滑不溜秋却棘手的很,更是滴水不漏,今日这么实打实的接近,下了朝堂之外,还是让人捉摸不透。这样的态度,让叶茂才夫妇生不起气,也没道理放心,本来想要端着架子的,到最后却不知是被谁端了架子,被谢景行占了上风,不知不觉得被谢景行牵着鼻子走了。

沈妙也对谢景行的态度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叶家突然示好本来也就事有蹊跷,谢景行亦不是那么没有头脑之人,自然是要调查清楚的。不过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只要谢景行没有明确的对叶家表示出好感,或者说,对叶楣姐弟因为有了救命之恩就格外另眼相看,她就心中平静多了。

到最后,却是谁也没说服谁,叶茂才似乎是第一次遇着谢景行这样的不软不硬的钉子,眼见着天色都要晚了。也没瞧着谢景行表示出个明确的态度,晓得今日这趟算是白来了,多留也无益,不过自家的意思算是传到了,就要带着叶楣和叶恪起身告辞。

谢景行就吩咐唐叔去送人,就要出正厅的时候,叶夫人却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再过几日,就是亲王殿下的生辰了吧?”

沈妙一愣,谢景行的生辰,她是不知道的,之前在明齐那个定然不是真的。至于大凉这头,她也没听谢景行说起过。

叶夫人却眼尖,瞧见沈妙微微意外的模样,笑问:“怎么瞧着亲王妃好似不晓得的模样?”

叶楣和叶恪也停下脚步,叶楣更是看向沈妙,目光有些微妙。

做妻子的不晓得丈夫的生辰,反而从外人嘴里说出来,这……。夫妻之间倒也奇怪。

谢景行坐在厅中喝茶,好似没听到叶夫人的话一般。沈妙微微一笑,淡道:“叶夫人可还记得叶小姐和叶少爷的生辰?”

叶夫人疑惑:“这……”

沈妙才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笑道:“错过了十几年,叶夫人还是先想想如何补偿叶小姐和叶公子的生辰吧。”言外之意便是,管好了你自家事再来操心别家,也别吃饱了撑的。

这般不留情面的打了叶夫人的脸面,叶夫人脸色也不大好看了,叶茂才似乎有些尴尬。叶楣却是拉着叶恪又同沈妙行了个礼,才匆匆告辞。

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的背影,沈妙却是深深吸了口气。

叶楣这对姐弟究竟还是才成功了,在她下手之前,终于让叶家成功的庇护到了他们。从今往后,要打压叶楣和叶恪,首先就要对付叶家,这可比单单的暗杀一对姐弟要难得多。尤其是这其中还掺杂了大凉皇室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反是更难。

真教人不甘心,不高兴。

她想着,犹豫了一下,又回头去看谢景行。想着昨日到底是她一时气上心头,因着婉瑜和傅明的关系而迁怒与他,今日他既没有对李楣姐弟而特别相待,想来是理智的。或许他们应该认真谈一谈,这些日子,她的确是表现的太糟糕了些。

可是才刚回头,就见谢景行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经过,倒是个陌生人的模样。

一句话也没有说。

沈妙的那一句“我有话跟你说”就憋在了喉咙里,半晌也咽不下去了。

身后的谷雨和惊蛰见状,面面相觑。两人知道沈妙和谢景行这些日子都在冷战,做主子的不好,下人自然也不会开心。不过方才沈妙明明就是有要和好的意思,谢景行这般冷淡,只怕是伤了自家姑娘的心了。

惊蛰和谷雨跟了沈妙这么多年,尤其是近两年来更是摸清了沈妙的性子,自尊心是极强的。谢景行这样,沈妙便是有要求和的意思,也不会主动求和的了。惊蛰低声道:“这下可糟了,再这样下去,才刚嫁过来,日后可怎么过呢。”

谷雨也沉吟着道:“得想想办法。”

沈妙回到屋里,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谢景行那对待陌生人一样的态度,实在是糟心极了。她自个儿在明齐也是做了皇后多年的,除了当初因着傅明和婉瑜要对傅修宜讨好求宠,对旁人倒也没服过软。她性子要强,否则也不会和楣夫人斗了这么多年。

谢景行如今这副态度,让她好好与对方谈一谈的念头都淡了。他们二人都是死脑筋,只是谢景行平日里不屑与人相争,而她本身掩藏的好,于是当他们一起拧上的时候,几乎就是惨不忍睹了。

正想着,外头有人叩门,推门进来的却是八角。

八角笑盈盈的将一碟子糕点放在沈妙的桌上,笑道:“这是小厨房里新做的点心,特意按照明齐那头的口味做的,夫人且尝一尝合不合口味。”

因着沈妙和谢景行冷战,这府里的下人们也是小心谨慎。墨羽军那头的人自然是偏帮着自己的主子,就像惊蛰和谷雨定然是站在沈妙这一头一样。八角和茴香也早已回去了,没想到八角这会儿还会来。

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沈妙看着她,道:“你有话要与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