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9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8: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就像谢景行明明是大凉的亲王,却在明齐的定京里成为临安侯府的小侯爷一样。楣夫人难道是大凉派过去的探子?

可这样的话,楣夫人也没必要为傅修宜生下傅盛,最后还立傅盛做了太子。

她的眉头越蹙越紧,然而比起来,最让她觉得可怕的,就是前生楣夫人和谢景行究竟是不是盟友的关系。如果前生楣夫人是大凉皇室派去明齐的人,不管怎么说,沈妙最后落得的这个下场,都和大凉皇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永远没法挽回的傅明和婉瑜,那她和谢景行之间又该如何自处?

兀自想的出神,沈妙竟是连木桶里的水什么时候冷了都不知道。还是惊蛰心里放不下,过来敲门唤她,沈妙才景行,再一摸水,便也冷得出奇了。她擦干净身体,披上衣服出去,一眼去先瞧见了罗潭。

罗潭凑上前来问:“小表妹,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李楣?”

沈妙道:“为何这么说?”

“你对人一向很客气的。可是对这个李楣却很奇怪,就像当初对常在青一样。”罗潭想了想:“那常在青最后可不是什么好人,莫非这李楣也不是?说起来,总觉得比起常在青,你对这个李楣看起来更不怎么喜欢。”

沈妙一边拿干帕子绞着头发,一边淡淡道:“若我说她是坏人,你信么?”

“她真的是坏人啊?”罗潭一愣:“可是瞧着怎么也不像啊。”

沈妙摇了摇头,不管她说什么,再没有证据前,一切都是白搭。她道:“你回去吧?”

罗潭怔住:“你不去看看妹夫么?”

沈妙顿了顿,道:“今日累得很,想早些睡了。”

“好吧。”罗潭点了点头:“这几日你也奔波的够久,人都瘦了一大圈儿,不如好好休息,我也不打扰你了。”想了想,又道:“若是你觉得那李楣有什么不对,也可以跟我说,这大凉里,就只有咱们骨子里还有相同的血啦。”

等罗潭走后,沈妙便冷了脸色,对惊蛰道:“把莫擎给我叫过来。”

她鲜少有这般郑重其事的时候,尤其是今日,竟还带着淡淡杀气,直让惊蛰和谷雨都不敢多问一句,二话不说就出门去寻人了。

莫擎很快就走了进来,沈妙让人把屋门关紧,在没有旁人的情况下,问莫擎:“那对姐弟如今住在府里什么地方?”

莫擎还以为沈妙有什么要事要吩咐他,闻言稍稍一怔,就道:“住在偏院一处空了的屋子里。”

“你替我杀了他们。”沈妙道。

莫擎呆住。

从跟了沈妙开始,沈妙的处境莫擎一直看在眼里,几乎用水深火热来形容也不过分。时时有人算计,处处有人放箭,这样的环境下,沈妙从来都没有吃过亏。她吩咐莫擎做这做那,其实很多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但是像今日这样,直接说“你替我杀了他们”的,还是头一回。

莫擎看向沈妙,踌躇半晌,还是问道:“夫人,他们……”

“他们和我有仇,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此二人不除后患无穷,你替我杀了他们。”她道。

莫擎还未会回答,突然听得窗外传来一声:“这可不是良策。”

二人回头一看,却见惊蛰走的匆忙,连窗户也没关上,恰好这会儿傍晚天黑,窗户前什么时候多了个人都不知道,却是裴琅。

沈妙示意他进来,裴琅走进来,看了一眼莫擎,对沈妙摇头道:“贸然杀人,非是良策。”

沈妙冷冷的盯着他,楣夫人的出现,让她回忆起了过去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连带着对于裴琅也没有好脸色。

裴琅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轻咳两声,还是开口道:“那对姐弟如今住在亲王府,如果眼下你杀了他们,于情于理,亲王府都脱不了干系。偌大一个亲王府,护卫无数,连一对姐弟的性命都保护不了,你以为旁人会相信么?他们只会说这是亲王府的人下的手。”

“其次,今日你在外头做的事情太过了,你大约不知道,外头都传言你嫉妒李楣美貌,而对她故意刁难。之前我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眼下听闻你与他们姐弟二人有仇,却是明白了。既然你与他们有仇,不该表现出来,一旦表现出来,还被其他人见着,若是这对姐弟出事,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就是你。”

“第三,你找莫擎替你杀人,说明此事你对别人并不信任,包括睿亲王的手下。可是莫擎真的是这府里其他侍卫的对手?就算莫擎武功再高,双拳难敌四手,一般被抓,睿王势必要问你原因,你让莫擎出手而不告诉睿王,必定有不能告诉别人的理由。被发现的话,你的秘密就瞒不住了。”

“所以,此计并非良策。”裴琅一口气说完。

沈妙盯了他一会儿,半晌突然笑了,她道:“裴先生,你永远都这么理智么?”不等裴琅说话,又冷笑一声:“也是了,若你不理智,不超然,又如何居于人上。”

裴琅有些听不明白她的话,只听沈妙又道:“你说的没错,的确如此,我不能在亲王府里贸然杀人,况且,就这么便宜的让他们简简单单的就死了,也实在太便宜了这两个人。”

莫擎不语,沈妙对他道:“你出去吧,先替我好好查清楚,我要将这对姐弟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事无巨细!”

莫擎应声离去。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仇敌就在眼前,却不能现在就动手,这种抓心挠肺的感觉实在是难受,惹得她几乎想要迁怒于人。

莫擎应声出去了。裴琅瞧着沈妙,思索了一会儿,问:“你对这对姐弟倒是怨气很深。”

沈妙冷笑:“何出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