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8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8: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只觉得空气里传来若有若无的药香,再看那花花草草遍地都是,虽然鲜艳,却又和寻常的花草似乎并不大一样,便犹豫了一下,道:“是药草?”

赤焰道长哈哈一笑:“正是。虽然我救不了你的夫君,改不了他的命格,不过我师父有一片药谷,里头有一株药草可以解百毒,这株药草却是可以救你夫君的性命。”

沈妙并未告诉过赤焰道长谢景行的伤势,赤焰道长却一语就道出了谢景行中了毒,罗潭佩服的看着怪道士,沈妙却不以为然,早就料到这怪道士很有几分真本事。这会儿也不奇怪。

她道:“还求道长将那诛可解百毒的药材给与我,救我夫君一条性命。”

赤焰笑了:“这株药草乃是我太太太太太师父留下来的,一直在这药谷里放着,留到现在,世上只有这么一株。寻常人吃了,延年益寿,中了毒的人吃了,自然能药到病除……这株药草如此珍贵,我怎么能白白给你呢?”

“您是慈悲为怀的道长啊。”罗潭道:“若是要金银,我小表妹也是出得起的。你想要什么来交换?”

沈妙也道:“但凡我力所能及,绝对会为道长所做。”

“若我要夫人以自己的性命来交换呢?”赤焰狡黠道。

沈妙一怔,还没等她开口,罗潭就道:“你这人也太欺负人了,哪有这样做条件的!”

赤焰摆了摆手:“出家人慈悲为怀,我是道士,自然也不会做这种杀人放火的勾当。不过是玩笑话罢了,我有一个问题需要问夫人。”他看向一时怔住的沈妙:“夫人可否为贫道解惑?”

沈妙这才回过神来,心中惊异不已,在方才赤焰问她是否愿意以自己的性命来交换的一刹那,她的脑子里飞速的掠过一个念头,她是愿意的。

可这怎么可能呢?她身后还有沈丘、沈信、罗雪雁,有一大家子亲人,如今竟然心中会为了谢景行而放弃自己的性命,沈妙的心里突然有些害怕。

投入太多的感情,将来也会伤的更深。前生的一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她可以尝试再去爱,但是浓烈的爱,她却是不敢的,也赌不起。

“小表妹?”罗潭晃了晃她的胳膊。

沈妙定了定心神,看向道士:“道长请说。”

“你看,”道长蹲下身去,指着草丛间的一株小花道:“这是红袖草,是可以治咳疾的灵药。不过这些日子都不怎么开花了,夫人看这是什么缘故?”

这是什么意思?沈妙又不是大夫,连药草都不会分辨,又怎么能看出这些问题,不过她还是跟着蹲下去,细细一瞧,见那花苞之上密密麻麻的蠕动着一些黑点,心中一动,就道:“大约是生了虫子。”

“贫道也是这样想的。”赤焰一脸苦恼:“可是这红袖草最是娇贵,不能以药物驱虫,却最是招虫,要想除掉这些虫子,只得自己用手一点点将它捻出来,动作还得轻柔,否则就会伤了花瓣。”

罗潭道:“原是如此,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赤焰道长站起身来,看着沈妙也站起身,才笑道:“可是贫道是男子,动作粗鲁,平日也不甚细心,自己挑只怕怎么也挑不清楚,而且不小心就会损伤花瓣。这些都是很难得的灵药,珍贵的很,所以想请夫人替我挑干净上头的虫子。”

罗潭瞪大眼睛,合着这道士让沈妙过来,却是将沈妙当做是花农药童了?

沈妙问:“将这些虫子都挑干净之后,道长就会将那株解百毒的药草给我么?”

赤焰点了点头。

“好,我做。”沈妙就打算立刻去埋头动作。

罗潭也不说话了,就当一会儿花农能赚一株药材,似乎也不亏。

可是赤焰却摇了摇头,领着沈妙和罗潭往前走了几步,道:“是这里的红袖草。”

两人一看,却是有些呆住了。

那是一大片药材的原地,几乎有大户人家的所有农田加起来那么多,而且整个田地里的药材不是整整齐齐的长着,一些红袖草,一些别的草,胡乱着长养在一起,茂密无比,便是要找出那些红袖草也要废上许多的功夫,更何况这么多红袖草,要挑干净其中的虫子,不知要挑到何年何月去了。

“你是在故意耍弄我们不成?”罗潭一下子就跳起来,怒道:“这些东西,一个人如何挑的完整?”

赤焰只是笑眯眯的看向沈妙:“夫人也觉得,一个人挑不完整,一个人做不到么?”

沈妙只是深深的看着他,道:“做完了这些,道长真的会将草药给我?”

“小表妹!”罗潭急了:“他分明就是在故意捉弄你,若是有心救人,怎么会提出这样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又哪里像个慈悲为怀的方外之人?”

赤焰道:“小姑娘这话可就说错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世上,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想要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位夫人想要我的药材,就要为我除去其他药草上的虫子,这是一件很公平的事情,况且能不能完成,不是这位夫人说了算么?”

他道:“将这些红袖草花苞花径上的虫子挑干净,再替我这漫山的药材施一遍肥料,我就将药材送还与你。”他又一扬拂尘:“可不能糊弄了事,贫道最后可是要检查的,若是有半分敷衍,那药材也就不会给你了。还有,”又看向罗潭:“这位姑娘却是不能来帮忙的。夫人,你能做到吗?”

“我能做到,也希望道长遵守诺言。”说完这句话,沈妙就跳到了那片药丛里,弯下腰,开始认真的挑起虫子来。

堂堂的一个亲王妃,从小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官家女子,却在这里给一个山野村夫当花童药农,便是那些药农也不会一个人干这么多的活儿,挑虫子,还……施肥……罗潭实在无法想象沈妙羸弱的身子担着肥料的模样,只觉得若是定京里的沈信和沈丘晓得了,定然是要勃然大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