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8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8: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没人?罗潭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怎么会没人呢?”

这里和他们想象的大为不同,想象着绝世高人居住的地方,却是如此破败,眼下更是人都没有,更让人泄气。

沈妙道:“花草犹在,不像是没人,在这里等吧,总会出现的。”

话音未落,就听得一个破锣嗓子响起:“哟,有贵客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众人一齐回头,沈妙看清那人面貌,忍不住一怔,失声道:“是你。”

八角问:“夫人……认识么?”

那笑眯眯的,穿着一身破破烂烂道士衣裳而来的中年男人,正是当初在明齐普陀寺,收了沈妙一颗金花生,算她“凤命虽好,囚困一生”,算她“前尘如梦,切忌纠缠”,算她“否极泰盛,紫气东来”的怪道士!

------题外话------

这个伏线埋了这么——长,总算抖出来了_(:зゝ∠)_

☆、第二百零五章赠药

沈妙怎么也没想到那所谓的高人,竟然是在明齐普陀寺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怪道士。当日那怪道士的话还让沈妙耿耿于怀许久,觉得这人似乎窥破了她活了两世的秘密,可后来再派人去寻那道士的下落时,翻遍整个定京城,也未曾查到对方的踪迹。

眼下想来,也难怪查不到了,这道士竟然千里迢迢来到了大凉的陇邺。

于是事情就有些奇怪了,按奔月所说的,那对小姐弟遇着这道士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几年前道士竟然在陇邺,看样子,似乎这道士在陇邺呆的时间还不短,莫非这道士是大凉人,那么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明齐的定京城?总不可能千里迢迢的回去,就是为了为她算那两只卦签吧?

沈妙道:“道长……”

怪道士看着她,捋了捋胡子,摇头晃脑道:“贫道道号赤焰,夫人是为了救人而来的吧,贫道已经等你很久了。”

罗潭一怔,问:“赤焰道长,您早就知道我们回来找你?”

赤焰道长得意一笑,抖了抖腰间的签筒,签筒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道:“贫道也给自己算了一卦。”

沈妙想,这道士怪里怪气,却好像是有些真本事的,譬如当初在普陀寺说的话,很有几分道理。若他就是那所谓的高人,似乎也并不意外。她道:“我夫君身负重伤,闻言道长可以逆天改命,因此特意寻来,还请道长救我夫君一命,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茴香几人都站在沈妙身后,他们听闻方才沈妙的话,似乎是与这怪道士是认识的,心中虽然惊疑,此刻却不是询问的好时候。这会儿听沈妙说话,又疑心她是不是有些魔怔了,“逆天改命”一事太过玄乎,这道士怎么看都是一个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寻常人,沈妙莫不是被招摇撞骗的骗子给骗过了。

沈妙却晓得,能看得出她活了两世的人,能看得出她前生做了皇后的人,这个怪道士,大抵也不是胡说八道就能猜中的。

听闻沈妙的话,怪道士笑着摇了摇头,走的越近,众人才看清楚,他背上背着个预感,手里提着个鱼篓,看样子是去钓鱼了。只是那鱼竿上有个线,连着的鱼钩却是直的,这样能钓的上鱼才怪,果然,鱼篓里也是空空如也,好不可怜。

见他迟迟不回沈妙的话,罗潭心里焦急,就问:“道长,您能不能救救我妹夫?”

那道士把鱼篓靠着门放好,这才直起腰,深深的看了沈妙一眼,道:“天机不可写泄露,贫道连天机都无法泄露给夫人,又怎么敢逆天改命,遭此横祸呢?”

“可是你都救了奔月的朋友,那个小弟弟啊。”罗潭不解:“那样不也算是逆天改命吗?”

“那是因为小儿命不该绝,上天注定要他遇上我,也注定我救他一命。”赤焰道长道。

茴香和八角几个都是一愣,他们原以为那不过是那对姐弟自己胡说八道的癔症,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面前这道士也承认就是他所为。

沈妙眉头微微一皱:“那么敢问道长,道长与我的缘分,注定又是什么?”

道士嘿嘿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左一个“天机不可泄露”,右一个“天机不可泄露”,又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饶是沈妙能忍,此刻也有火气上头,怒道:“方外之人,行的又不是丧尽天良之事,如今好人蒙受奸人所害,坏人反倒得意洋洋。还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算什么天道?行的又是哪门子正义?道长还推行如此,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也以为可笑之极。”

从阳瞪大眼睛,沈妙怎么到现在还骂起人来了?这番话不可谓不犀利,不过沈妙这么一口气说出来,倒是令人觉得心中爽快极了。

出乎众人意料,那赤焰道长劈头盖脸挨了顿骂,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拊掌道:“果真和那条凶龙呆的久了,你也变得如此凶悍,甚好!”

罗潭小声嘟囔:“有病吧,被人骂还这么高兴……”

赤焰道长开口:“你说的没错,天道本来就不公,不过世间人管人间事,天道主宰运道,却主宰不了命道。”他微微一笑,一样拂尘,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这会儿竟然有了一丝出尘的仙风道骨之感。他道:“虽然天道没有注定我为他改命,而他的命格太贵,我也改变不了,可是天道注定你我在此相逢,也注定贫道要赠你一场缘分。”

他说的稀里糊涂,众人也听得云里雾里,唯有沈妙目光锐利的瞧着他。只听那道士说:“你真的很想救他?”

“不错。”

道士又笑了:“你既然这样想救她,就跟我来吧。”说罢转身,作势要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