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78

A+ A- 关灯

众人凑过来一看,果然,那地图倒也清晰明白,只见凤头庄面前就是一处小路,从小路往里走,就是田地和屋舍。

可这里别说是屋舍和田地了,连小路的影子都没看到。

“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倒像是许久无人来似的。”罗潭道:“会不会是草长了起来,将路也掩盖住了,所以咱们看不到?”

莫擎和从阳看了看周围,摇头:“不至于。”

八角和茴香也瞧了瞧,茴香道:“这林子太大,等会子太阳落山以后,再在林子里走容易迷路,也许会有别的野兽出没,咱们对这里的路也不甚熟络,夫人,您看……”

他们做下人的,最重要的当然是保护沈妙的安全,别是那改命的高人没找到,沈妙反倒陷入了危险。他们墨羽军的人善于对付敌人,可在这陌生漆黑的林子里大半夜的行走,倒并不擅长。其实茴香他们对罗潭所说的那个高人之谈并不怎么在意,在他们看来,罗潭那是突发奇想,天真的过了头,可是沈妙也跟着罗潭天真,众人的心里就有些微妙起来。

只有莫擎却是毫不质疑的奉行着沈妙的命令。茴香他们不了解沈妙,莫擎可是从最初就跟着沈妙过来的,当初在明齐的时候沈妙所处的环境更是岌岌可危,可她愣是在那样艰难的境地里走出一条路来,沈妙做出的每个决定,在日后都起到了特别的作用,莫擎在这一点上从不怀疑。

沈妙看了看地图,问罗潭道:“奔月所说的,那对姐弟进了凤头庄之后就一直往南走,是吗?”

罗潭道:“是的。可是她也说过,那地图上的南边有条小路,小路恰好就是向南的方向的,可是这里没有小路。”

“走吧。”沈妙道。

众人一愣,从阳问:“夫人,咱们去哪儿?”

沈妙示意罗潭将指南针拿出来,道:“往南走。”

“可这里没有什么小路啊。”茴香惊讶极了:“若是一条错的路,岂不是一开头就错了?”

沈妙看了茴香一眼,道:“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又分辨不出哪一条是对的哪一条是错的,那就都尝试一遍。这里总归只有这些方向,既然那对姐弟所言一直向南,总归方向是一样的。不管小路在哪里,大不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找上一遍。没有办法的时候,尝试也是一种办法。”她率先拿着指南针往前走去。

众人呆了片刻,罗潭道:“小表妹,你也等等我!”

八角笑眯眯道:“咱们也赶快跟上吧。”

几人跟了上去。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这树林里本就因着枝叶生的茂密而昏暗,太阳落山之后,几乎更是一片漆黑,幸好从阳随身带着足够的火折子,点燃后在里头前进。

只是这里一路都是同样的树枝,到最后,已然分辨不出前后有什么不一样的景致了。几乎全都是一样的树枝。而且因为太冷,冷的几乎都不像是六月了,莫擎和从阳还有些好,女子们却是有些发寒。

沈妙几个都带了外裳的,此刻也忍不住将外裳捂得更紧了些。隐隐约约,林中竟然传出几声野兽的嗥叫,莫擎和从阳同时停下脚步,手慢慢搭在腰间的佩剑之上。

茴香压低声音,小声道:“是狼的声音,这里竟然有狼。”

“狼怕火光。”沈妙道:“每个人手上拿两个火折子,都点燃。狼是一种很狡猾的畜生,要是有狼群在林子里,瞧见这么多火光,也会以为我们有许多人而不敢近前。”

茴香一愣,八角圆圆的脸上显出一点惊异的神情:“夫人,您连对付狼群的办法也知道呀。”墨羽军的人或是江湖中人知道这些法子并不奇怪,然而沈妙却是官家的千金小姐,知道这些就显得太不同寻常了。便是沈家是武将,这方法也似乎太纯熟了一些,反倒像是哪个猎户人家的老手一般。

沈妙一笑:“曾听人提起过而已。”

当初婉瑜要嫁给匈奴人的时候,听闻匈奴那头时常有狼群,沈妙心里担忧着,寻了许多驱赶狼群的办法交给婉瑜,本想着日后能让婉瑜一用,只是…。可惜了。

眸中痛色一闪而过,沈妙再抬起眼时,亦是十足平静,道:“继续往前吧。”

“还往前?”茴香道:“夫人,咱们已经走了好几个时辰了,您没有发现吗?咱们好像在原地打转,都没有前进过。方才的路走了好几遍,再这么下去,就算在这里走上一夜只怕也到不了头。”

从阳也道:“不错,夫人,就算要走,也不能一直没有目的的走。否则咱们就算是一错再错了。”

沈妙沉吟片刻,看向罗潭:“指南针的方向一直在向南么?”

罗潭连忙点头,道:“是的,我们一定没有走错方向,可是……这景象看着确实似乎方才也见过。”

“分明没有走错路,景象却是一模一样的,这反而更加奇怪。”沈妙道:“物极反常必为妖,若是走错路,咱们原路返回,必然也会中招,定然是返回不去的。倒不如一直这么走下去。不过你们说的也没错,一直看的都是同样的景物,这些树长得一模一样,难免会误导人,若是真的一样,会让人心中生厌自疑,若是假的,更是混淆视听。”

她从袖中掏出一方手帕,又让罗潭也掏出一方手帕,自个儿将手帕系在眼睛上,道:“这样吧,不受眼睛的误导,什么都看不见,只跟着指南针往前走,看看能走到什么地方。我和潭表姐都蒙着眼,八角茴香在前面看指南针,从阳你们在后面,再往前走试试。”

莫擎有些犹豫:“夫人,这样真的能行么?”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沈妙蒙着眼睛,语气却是毋庸置疑:“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这样走下去是什么后果,可是谢景行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们多走一步,就多一分可能。如果连走都不走,那结果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