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7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7:58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潭道:“小表妹,若真是说的虚头巴脑的东西,我又怎么敢在这关头耽误你的时间。我曾经听闻祖父讲过他年轻的时候见过一种奇门遁甲,外头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摆着的一草一木里都暗藏玄机,人走进去之后,便会不自觉的被眼前的景象迷惑,以为自己走的是直线,殊不知走的却是弯道。来来回回的兜着圈子,怎么也转不出去。早年间还有人以为这是鬼怪之术。”

沈妙皱眉:“奇门遁甲?”

罗潭点了点头:“只是祖父也说过,那也是他年轻时候见过一次,后来这门手艺渐渐就消亡了,到了如今,只怕是没有人见过的。我想着,那位高人既然有能耐为人改命,未必就不会这奇门遁甲。还有特意针对练武之人设的奇门遁甲,武功越高越走不出去,最后活活困死在阵法里。”

“你想说之所以他们找不到那对姐弟所说的屋舍,是因为被人布置了奇门遁甲。”沈妙摇头:“就如你说的,只是针对练武之人,可高府其他下人也曾去过的,仍旧是没有找到。”

见沈妙如此,罗潭有些泄气了,道:“说来说去,你就是不信我,不信有人可以救到妹夫是不是?”

“我信。”沈妙道。

罗潭一愣。

沈妙问她:“那指南针是否可以不被其他东西影响,一直指向南边。你所说的凤头庄往南,人的眼睛和其他或许可以被奇门遁甲所影响,指南针却不会,那是工匠的活儿。”

罗潭道:“正是这个道理!这是军队和海上用来指路的东西,可是我方才想到,用在奇门遁甲之术上再好不过了。可是,”她看向沈妙,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小表妹,你真的愿意相信我,让我去找那位高人吗?”

“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的运气。”沈妙道:“总不能坐以待毙,多条路走总比死守着一条路好,不管结果如何,总要闯一闯,否则就太不甘心了。”她道:“我和你一道去。”

罗潭张了张嘴:“一道去?”

“如果真的有高人在世,那高人既然隐瞒自己的去处,必然有所乖僻或者原因。你一人如何说服她,既然他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这件事,我自然没有假他人之手的道理。”

罗潭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沈妙一般,一直以来沈妙理智、沉稳、分析利弊,她以为永远不会看到沈妙去博什么,去相信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这一回沈妙却做了。

是因为睿亲王吗?

沈妙站起身来,片刻之间,已然换了副神色,坚定的仿佛这最初就是她的计划一般。她道:“你跟我一道去,拿上指南针。”又对外头唤来莫擎和从阳二人,道:“你们跟我去趟凤头庄。铁衣,你照顾好谢景行,等我回来。有什么事铁衣你做主,皇上问起来,罪责我担。”

言罢,拿了外裳就出了门:“备车!”

言语间毋庸置疑,隐有威严外露。

------题外话------

潭表姐很可爱呀,小天使一样的存在,而且总是强行助攻…。

☆、第二百零四章惊人

铁衣几个没想到沈妙竟然会在这个关头想出这么一遭,那凤头庄虽然离陇邺不远,到底一来一去快马加鞭也得两天,路上再出些什么变故,最重要的是那位传说的高人,除了听高府姐弟俩的一面之词,谁也没有见过,都不知道是真是假,沈妙去找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这也太过不理智,太过天真了。

可沈妙却像是铁了心似的,吩咐唐叔这几日要做什么,就带着罗潭出了门。临走之前,又吩咐了她和罗潭出门的事情不可外传。

乔装打扮之后,就带着八角茴香和莫擎从阳,以及罗潭上了路。

因着戴了斗笠也穿了寻常人穿的衣裳,倒是没有人认出来。睿亲王府一向善于做这些乔装打扮的事情。铁衣虽然有些担心,但沈妙严厉起来的时候,连沈丘都不敢轻易阻拦,更别说这些个下人了。

看着沈妙离开的背影,唐叔问:“这……夫人能找着人吗?”

铁衣摇了摇头:“有心试总比没心理好,至少是个重义之人。”又转头吩咐其他人:“夫人出府的事情都给我好好瞒着,要是走漏了风声,后果自负!”

马车上,罗潭看着沈妙道:“小表妹,你要不睡一会儿好了,这几日你都未曾休息好,路途这都不停歇的赶,你还是先歇一歇吧。”

沈妙心头有些乱,这会儿马车颠簸,虽然也无心休息,可是罗潭说的也很有道理,若是一直不休息好,耽误后面的事情反倒是不妙,便也昏昏沉沉的闭着眼睛,打起盹儿来。

倒也不知为何,这一觉睡得分外漫长,沈妙本是午后出发,一觉醒来,是被人摇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见罗潭瞧着她,道:“小表妹,醒一醒,到了。”

沈妙随着罗潭下车,这时候已经是第二日午后快要傍晚的时候了。马车停在一处荒地之中,里头生长着的树枝也不知是不是无人管,枝杈纵横,几乎将天空都遮蔽了。六月的天气,即便是傍晚,总还是有日光的,这里却显得阴森森黑压压,连一丝儿热气都没有,看着叫人心中怪害怕的。

莫擎和从阳也皱了皱眉,从阳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连个人都没有。”

“听闻以前这里是一处绣庄,绣庄里最善于绣一种凤尾图,只是后来绣庄渐渐没落,这庄子也被人废弃了。”八角是个包打听,立刻解释道。

罗潭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将手里那方绣着地图的帕子打开,道:“可这地图上绣着的应当有一条小路,这里可没什么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