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7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7: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奔月道:“小姐,有的说总比没的说好,盼望着亲王殿下好起来总是没错的。”

“你说的是不错,”罗潭道:“只是眼下情况危急,要我轻松起来,我也做不到。你也别劝我了,我眼下是听不进去的,就算我让自己听,可心里,”她指了指胸口:“也做不到。”

奔月想了想,第一次有些黔驴技穷了。她绞尽脑汁了许久,似乎才想到能安慰到罗潭的话,她道:“其实亲王殿下也许并未那么焦急呢,不是还没有到十日么。之前奴婢有个小姐妹,家中有个弟弟,才三岁,得了恶疾,所有人都说活不过三日,当时公子也看过的,说那小童三日内必然会夭折,谁知道奴婢的小姐妹运气好,遇着了个高人,说是有办法能给小童改命。小姐妹就带着自个儿弟弟去找那高人了,三日后您猜怎么着?”

这奔月大抵也是个人才,竟将这番话说的跟酒楼里说书似的跌宕起伏。罗潭不由自主的被她的话吸引住了,就顺着奔月的话继续问:“怎么了?”

奔月一拍巴掌:“那小童活了!不仅活的好好的,还比从前更康健了。”

罗潭一怔,追问:“怎么会这样?”

奔月道:“奴婢们也很奇怪。连公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对姐弟如今在什么地方?”罗潭问。

“因着好奇的人太多,奴婢的小姐妹觉得烦不胜烦,后来恰好又适逢出府的年纪到了,就带着弟弟搬离了陇邺,具体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奔月道:“说起来,当初她还画过那高人所住的地方给奴婢,奴婢还给了公子,公子带人去看过,却发现根本根本没有小姐妹所说的屋舍,却只有一片无人荒地,想着那人大约是搬走了,或者是小姐妹记错了,便离开了。到最后都没能和那高人见上一面。”

罗潭沉吟片刻,突然问起:“你可还有那高人处所的地图?”

“有是有,”奔月点头:“这府里几乎人人都有一副,当初好奇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想找那人去给自己改改命,看看能不能换一个大富大贵的前程,可最后都无功而返。”

罗潭问:“那你给我取来。”

“您要这个做什么?”奔月突然想到了什么,失声道:“您不会想要去那高人吧?奴婢那小姐妹弟弟一事距离现在都过了好些年了,都不知道那人是否还在世。况且公子当初都没能找到,您……”她道:“奴婢并不是像让小姐去找那高人想法子的啊。”奔月心中后悔不迭,她与罗潭说起此事,是为了让罗潭心中宽慰。看,那小弟弟尚且被预言活不过三日最后都能死里逃生,更何况是睿亲王呢?谁知道这罗潭根本不按照寻常的路走,竟是要找那高人。高人若是真的那么好找,岂不是人人都能找着了,还需要在这里忙活什么呢?高阳也就不会亲自去炼药了。

罗潭摇头:“你只管取给我看看,我也并非一定要去找那高人,只是觉得自己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心里难受的很。不管去不去找,找不找得到,我至少也为妹夫和小表妹尽过力,不是个废人,心里也会好受得多。”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奔月也没有再拒绝的道理。便很快出门,又很快回来,递给罗潭一副用手帕绣成的地图,赧然道:“奴婢画儿画不好,也不认得字,就刺绣还行,就照着小姐妹画的绣了一副,小姐可看看能不能看懂。”

也亏得罗潭自从到了陇邺以来,日日都在外头闲逛,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感兴趣,才来陇邺不久,却也条条路路甚是熟络,一看就跳了起来,道:“这不是西城外头的凤头庄往南么?”

奔月一愣:“小姐也晓得?”又道:“奴婢那小姐妹当初就说,过了凤头庄以后,一直朝南走,就能瞧见那山底的屋舍了。可是公子带着人去,还有后来的一些人前往,凤头庄往南分明就是一处断壁,根本没有什么山底,也没有屋舍。”

罗潭盯着那地图,道:“凤头庄离这里不远,快马加鞭一日就能到。”

奔月道:“小姐,你可不能……”

“我去找小表妹,”罗潭道:“你留在这里吧。”

奔月有些担心罗潭真的去找那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的高人了,可是转念一想,罗潭不靠谱,睿亲王妃肯定是个靠谱的,定然是不会跟着罗潭瞎胡闹,想着罗潭能因此心里好受些,又放下心来。

睿亲王府中,沈妙瞧着昏迷不醒的谢景行,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谢景行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只有六日可以支撑,六日之内,除了祈祷高阳能炼出解药来,真的还有其他法子么?

正想着,罗潭却又从外头跑了进来,一进来什么话都没说,只问沈妙:“小表妹,你成亲之日我送你的那只指南针可还在?若是在,能不能借我一用?”

沈妙狐疑的看着她:“你要那个做什么?”

罗潭躲闪着她的目光,道:“突然想起来,问你借着玩玩。”

这都什么时候了,罗潭就算心再大,怎么可能还有心情玩,沈妙道:“你就不用骗我了,说罢,到底要它做什么。”顿了顿,又道:“你不告诉我实话,你便不用想拿到它了。”

罗潭又气又急,每每在大事上,她总是有些怕沈妙,一咬牙,心一横,索性将之前奔月的话和盘托出。

待说完后,罗潭一边看着沈妙的神情,一边道:“我想去找找那位高人,他既然能为一个奴婢的小弟弟改命,未必就不能为妹夫改命。如今也没有旁的办法,找个人,总比没人找好。”

沈妙思量一番,摇头道:“高阳已经去过一次了,比起你现在来,身为医者的他,当初肯定更想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既然高阳都能找到那个地方,你又如何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