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7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7: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老太医的医术虽然高明,却也高明不过高阳,连高阳都无可奈何,他自然更是束手无策。连连摇头之后就回皇宫复命了。

唐叔迟疑了许久,才问沈妙:“夫人,季夫人那头,是不是也要知会一声……”说这话的时候,唐叔的语气十分艰难,仿佛蕴含着巨大的悲痛。

谢景行从狩猎场回来之后,沈妙一直让人瞒着季府那头,因着不想让季夫人担心,也省的打草惊蛇。可现在唐叔的意思,便是若是谢景行真的不行了,季夫人必然是要来见上一面的……

“不必。”沈妙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的话:“暂时不要。”

唐叔一怔,铁衣也有些意外。一直沉默不语的裴琅道:“不管如何,有些事情还是应当开始考虑的。”

考虑什么,考虑后事么?虽然沈妙知道裴琅说的也没错,在这样紧张的环境下,悲痛固然是免不了的,可是最要紧的还是以后,现在要为以后打算。沈妙心里没来由的冒出一股无名之火,想到前生婉瑜出嫁以后,裴琅也是这般云淡风轻的对她说:“公主殿下已经出嫁了,娘娘应当多看看以后”。

她冷冷的扫了一眼裴琅,那眼神却看得裴琅一怔,一颗心不由得慢慢沉了下去。

罗潭早已坐不住,回到高府上去找高阳,却被告知高阳炼药的时候切忌被人打扰,任何人都不能进去的。

罗潭怒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要看着我妹夫就这么病下去?我妹夫便也罢了,可怜我小表妹,这短短几日就憔悴了不少,人都瘦了一大圈,人家甫出嫁就遇到这种事,若是真的出了事,我小表妹铁定是活不成的!”

罗潭戏本子看多了,那些个什么殉情的戏也看了不少。想着沈妙虽然平日里沉着冷静,可到底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刚刚嫁了人,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夫君遭此横祸,若是出事,沈妙如何受得了?要一个姑娘家守活寡,那也是不成的。

周围的高府下人们面面相觑,俱是不敢说话。这位罗家小姐来头不小,是睿亲王妃嫡亲的表姐,性情更是冲动如火,就连他们公子平日里都要让着罗潭,更别说他们这些下人了。

如今高阳在药房不能被人打扰炼药,他们这些下人就合该倒霉,要承受罗大小姐的怒火。

“还说是什么名医,天下出了名的妙手丹心,连个毒都解不出来,若是十日之后解不出来毒又如何?”罗潭眼圈一红,声音都哽咽了,似乎觉得当着大庭广众的面流泪十分丢脸,一扭头又奔向屋子里,将门猛地一关,自己伏倒在床上默默流起泪来。

罗家人骨子里都有打抱不平,以己度人的善良。尤其是沈妙还是罗潭的亲人,罗潭恨不得以身代之,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沈妙难过自己却一点儿忙也帮不上,罗潭觉得自己真是无能极了。觉得无颜面对沈妙,又无法面对自己,干脆将自己关在屋里,一关就是一日。连饭也不曾吃,好似这样做,心情就能好过些。因为再难过,也比不上沈妙难过的。

结果罗潭这样一来,却是吓坏了高府里的众人。高府里的下人们都是自小就跟在高阳身边的,高阳对女子自来温雅,却从来没有将女子往自家府里带的,况且面对罗潭喜爱捉弄,却是和往日宽和的行径截然不同。物极反常必为妖,高阳脑子灵,下人的脑子都不笨。之所以纵着罗潭,还是因为都将罗潭看做了未来的女主子。

这未来的女主子眼下心里不舒坦,不肯吃东西,若是几日后公子出来,瞧见了罗潭这副模样,必然要心疼的,这一心疼,遭殃的就是他们下人了。

下人们一合计,得找个人进去劝慰劝慰罗小姐,找来找去,最后一致推了个人出来,一个叫奔月的小姑娘。

奔月是高阳当初从恶霸手里救下的贫苦人家女儿,若不是承蒙高阳搭救,奔月就得进青楼里做姑娘了,进了高府里,就做了个婢女。奔月小时候是被人贩子拐走的,跟着走南闯北,见识倒是不凡,很有几分市井间的机灵劲儿,一张三寸不烂之舌,高府里但凡有人想不开了,找奔月保管没错。

这会子罗潭不高兴,众人就将奔月招来,让她赶紧赶紧劝劝罗潭,让罗潭好吃饭。

罗潭正在屋里坐着默默流泪呢,就见有人推门进来,进来个扎着两只鞭子红头绳的小姑娘,手里提着个食篮,一边将食篮放在桌上,一边打开,从里面端出些菜肴来。

菜肴香喷喷的,可是罗潭现在哪里吃得下,就道:“你出去吧,我不想吃。”

“小姐可莫要连累了自己的身子,天大地大,身子才是最重要的。人若是不吃饭,就容易病倒,小姐再要是病倒了,睿亲王妃可多难受呀。”奔月道。

罗潭摇了摇头:“我吃不下。”

“小姐,凡事何必想不开,亲王殿下吉人自有天相,这一次虽然凶险,可最后铁定也会没事的。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想来日后也是洪福齐天。”奔月继续卖力劝慰。

罗潭苦笑:“漂亮话儿谁都会说,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说的好的。若是说几句吉祥话人就能好,天下还要大夫做什么。你眼下说的再好听,可又有什么用,倒不如能做出些实际的事情,让我妹夫早些好起来,小表妹早些放心。”

奔月意外,罗潭每日看着冒冒失失大大咧咧,一看就是个好骗的,没成想还有这般见地。人在伤心的时候的确是希望有人陪着说几句宽慰的话,可那究竟有什么作用,就只有人自己能知道了。这些好听的话儿竟然没有骗到罗潭,罗潭兀自叹了口气,目光更显得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