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74

A+ A- 关灯

沈妙垂眸:“陇邺想要他命的人可不少。”

唐叔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沈妙,踌躇了一下,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大凉的江山又哪里是那么好守的。若是如此,当初……”他突然止住了话头,道:“总之,夫人千万要保重身体。”说着又要去嘱咐厨房那头煎药,就要退出去。

在唐叔即将退出门口的时候,沈妙叫住他,问:“唐叔,先皇和殿下的关系似乎不大好,这件事你知道吗?”

唐叔脚步一个踉跄,顿了顿,才缓缓开口道:“不满夫人,奴才曾是先皇后出阁前府上的侍从。只是夫人若是想要知道这些事情,还是等殿下亲自与您说吧。恕老奴无法告知。”他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屋子。

沈妙按住额心,大凉皇室的秘密不比明齐少,谢景行身上又会有什么秘密?先皇和永乐帝兄弟之间又是如何的?谢景行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她,她也不知其中深浅,更不能贸贸然行动。这时候,沈妙倒是宁愿自己性子再冲动些,不比这么谨慎小心,或许还能误打误撞的知道真相如何。

正想着,却又见谷雨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瞪大眼睛,一副有些无措的模样,道:“夫人……夫人……”

沈妙皱眉,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切忌冒失急促,急中生乱,睿亲王府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人钻了空子。她问:“出什么事了,这样慌张?”

话音未落,就听得外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表妹!”

沈妙怔住,就见谷雨的身后,蓦地冒出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罗潭又是谁?罗潭神情有些焦灼,瞧见沈妙,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来,又看了看床上还未醒来的谢景行,喃喃道:“他果然没有骗我……”

沈妙“嚯”的一下站起身,问:“你为何在这里?”

她疾言厉色的,本来一向对罗潭都有种近乎长辈对晚辈的宽容,这会子冷着脸站起来,倒是让罗潭吓了一跳,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小声道:“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等罗潭将自己如何到这里来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沈妙之后,沈妙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不赞同道:“简直胡闹!大凉和明齐之间相隔甚远,你孤身一人宿在旁人府上,若是出了什么事,舅舅舅母如何?你让我爹娘又如何?”

罗潭自知理亏,小声道:“我知道错了,只是之前一门心思想跟着你们。”随即声音更小道:“我也没有想到高阳是陇邺人啊,他之前还骗我说只是曾经游历至陇邺,在这里恰好也有府邸而已……”

沈妙瞧了一眼低眉顺眼的罗潭,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来责怪埋怨谁都是于事无补。况且到现在也算一切平安,并未出什么乱子。高阳这人虽然也并未如表面上那般简单,跟着谢景行,想来也不会对罗潭做出什么失礼之事。沈妙虽然也不清楚高阳为什么会这么座,不过看罗潭这样子,高阳应当把她照顾的很好才是。

罗潭生怕沈妙提起现在就将她送回去,立刻岔开话头道:“高阳去药房里给妹夫炼药解毒了,我还以为他是随口胡说,眼下见了妹夫,才知道是真的。”她看向沈妙:“小表妹,妹夫真的伤得很严重么?”

沈妙也不想瞒她,就点点头道:“安宁的归元丸最多只可保他十日安康,若是十日过后,高阳还不能炼出解药,那就危险了。”

罗潭悚然:“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我正在想。”沈妙垂眸:“消息已经传到了皇上耳里,皇上正暗中招揽奇医,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罗潭沉默了一会儿,却是伸手握住沈妙的手,坚定道:“妹夫如此英才,定然不会有事的,你们会长长久久,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个小侄子呢。你别挂心了,我陪着一道守。”

罗潭到底是家人,在异国,高阳也好,季羽书也罢,到底是隔了一层亲疏。罗潭便是什么都不做,总归也是让人觉得心里好过些的。

谢景行身边离不得人,因着不晓得他的伤情究竟会不会反复,身边需要人照料,沈妙便亲自照料着他。几乎是整日整日的在谢景行床边坐着,喂他喝水,无事的时候就拿书在一边看,看的却是大凉的政经和史书。

她必须快些了解大凉这个国家,才能在日后有所对策。被动的局面,她实在不喜欢极了。

罗潭也陪在沈妙身边,除了夜里回屋去睡以外,旁的时候也跟着沈妙坐在屋里。难得她一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也能在这里呆上许久。虽然大多的时候都是坐着发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三日,这三日以来,谢景行都没醒过,除了高阳在药房闭关炼药以外,文惠帝还派了个宫中医术最高的老太医来照看谢景行。因着老太医也在,谢景行的脉象还算平稳。

众人都把希望投向高阳,只盼着高阳能在十日以内拿出解药来,否则这回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谁知道到了第四日的时候,谢景行却突然不好起来。

先是脉搏变得极乱极不稳,呼吸也十分急促,脸色更是白的吓人,连水都喂不下去。伤口处竟然也开始发生溃烂,瞧着竟是十分危险的模样。

老太医来看了看,便摇着头叹息,说谢景行伤口处的毒起先被高阳暂且用施针的针法压着,可是只是缓得了一时,现在毒已经压不住了,开始向里蔓延。若是没有那三粒归元丸,谢景行只怕现在就撑不过去。

可即便是现在能撑过去,就算幸运的撑过十日,高阳那头究竟怎么样还不好说。

谢景行突如其来的恶化让众人心中都是一阵不安,尤其是沈妙,之前谢景行伤病着,却到底还算是平静,也让她稍稍安慰,这会子却是自己都无法欺骗自己了。谢景行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这件事情清晰的摆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