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68

A+ A- 关灯

沈妙后来也从八角处得知,这位叶少爷在叶家表面上是嫡子,下人们待他很恭敬,实则背地里都觉得他是个没什么前程的。叶夫人对他也只是面上过得去,却不曾真正的关心过。

沈妙倒觉得这个素未蒙面的叶少爷有点可怜。

季夫人就又同叶夫人生拉硬扯了一番。大约也是故意想要转移叶夫人的注意。到后来,叶夫人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就起身离开。

沈妙和季夫人就又坐在一处等。

太阳渐渐下山了,永乐帝和谢景行还是没有影子。

沈妙吩咐莫擎:“去打听看看,有没有他们的消息?”

季夫人就笑:“莫要担心,曾经也有过这种时候,因着狩猎要耐心,往往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花栾峰的路太陡,天黑了不好走,就要等第二日才回来。”话虽如此,眼中微微的焦急还是被沈妙捕捉到了。

沈妙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太敏感,若是她不知道之前谢景行的一些事情,她可能就真的放下心来。可是这一回本就预感不好,又知道谢景行此去并不如表面看的轻松,心就紧紧地提了起来。

太阳落山后,天也渐渐的黑了。帝王还未回来,除了一些小姐和女眷已经回去了,臣子们都还在狩猎场的周围。沈妙问起季夫人是不是头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季夫人道:“倒也不是,不过以往出现的也很少罢了。”

有些臣子就已经扎起了营,用长布做了帐篷一样的东西,夜里即便是夏日都免不得有露,怕着凉。季家也做了这样的帐篷。

沈妙本来还在外头走的,却看见卢婉儿站在不远处,正在和一个中年男子说着什么。似乎是撒娇还是恳求,那男子却是不为所动,紧接着,卢婉儿就被人硬拉着上了马车,被一众侍卫护送着走了。

大约是卢婉儿想留在这里,这男人却不准。沈妙正要离开,那男子却似乎感受到了沈妙的目光,猛地转过头来,露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他身材魁梧像是一头熊,满脸的嗜血之气,仿佛脾性也十分暴躁似的。看着沈妙,眸光很是阴鹜。八角道:“那是卢家的家主,卢正淳将军。”

沈妙恍然,这便是卢婉儿的爹,那位卢家的武将。随即心中又诧异,同为武将,沈信也很英武,可是却没有此人看着这般暴戾,几乎要掩饰不住心中的杀气了一般。倒是个天生的杀神,沈妙之前还奇怪,卢夫人和卢婉儿以及静妃看着都不大聪明,卢家是怎么在陇邺维持这样的名声地位,眼下看到了卢正淳,心中便明了了。有这么一尊杀神,难怪永乐帝也不能轻易对卢家动手。

卢正淳留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等花栾峰上的一个结果?沈妙心中思索,目光从卢正淳身上划过,转身离开了。

卢家人留在这里,叶夫人也留在这里,叶茂才也回来了,正和叶夫人说着什么。卢叶两家都到齐了,若是永乐帝真的在这里出了个三长两短,卢叶两家不会趁机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举动来吧。

什么环顾四周,有些大臣们已经钻到了帐篷里,和自己的夫人夜话了。他们权当这狩猎是一场好玩的游戏。只等着永乐帝和谢景行猎回雄狮做祭典上的祭品罢了。

沈妙停下脚步,看向天空,星空静谧,夏夜微风拂面,煞是舒爽。

可这样的夜色,真的如表面的平静么?

季夫人唤她:“娇娘,外头冷,先进来帐篷吧。”

沈妙笑了一笑,便也进去了。季老爷不在帐篷里,大臣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坐在一起,喝酒畅谈,难得的闲暇,倒是放开了。

季夫人给沈妙倒了杯热茶,道:“别担心了,他们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若是因此受了风寒,景行问起我的罪责,我可担待不起。”

沈妙就笑了,道:“他哪里敢。”说罢又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殿下……和先皇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大好?”

闻言,季夫人一下子愣住了。她笑道:“怎么突然问起先皇了?”

饶是季夫人竭力掩饰,沈妙还是能感觉都季夫人一闪而过的恨意。

沈妙一直很奇怪先皇在陇邺的朝堂中,在谢景行和永乐帝的生命里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季夫人既然和先皇后是姐妹,必然对先皇有所了解,是否可以从季夫人处知道一点有关先皇的消息呢?

沈妙索性也就不掩饰了,道:“曾听殿下提起一二,不过说的不甚清楚,心中有些奇怪罢了。”

季夫人讶然的看着她,随即道:“没想到他竟连这个也与你说了。”随后又笑:“说到底,这都是景行的家事,我若与你说了,反倒不好,改日你与景行促膝,坦诚相告,便知晓其中过节。”这便是不肯说了。

却正是因为季夫人这个态度,沈妙心中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想来先皇果真是和谢景行兄弟二人有些不对付的,看着季夫人这个态度,想必对先皇后的娘家也不怎么好。

心中思量着这些,季夫人也陷入了沉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着沈妙道:“哎,好端端,也莫要提起这些了。娇娘,你也先睡一会子,万一明日早晨他们回来,你反倒乏了,累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沈妙这时候哪里睡得着,一门心思的想事情,便道:“我在坐一会儿吧,反正也是睡不着的。”

见她执拗,季夫人也不好再劝。又说了一会子话,季夫人自己反倒是乏了。她不如沈妙年轻,熬不得夜,过会儿就在帐篷里打起盹儿来。沈妙就把披风给她盖上,自己在帐篷里坐着。

谁知道,这一坐就是一夜。

晨光熹微,远远的山林里都传来鸟兽的鸣叫,季老爷昨日在另一头与同僚喝酒,这时候也已经醒了酒,拔腿往帐篷走来,恰好遇着沈妙掀开帐篷门要出去。不觉一愣,沈妙对他笑了笑,道:“姨母还未醒,正睡着,姨父声音小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