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6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7: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谢景行和永乐帝应当是对此进行了一些布置,可是不知道为何没等信号开始的时候永乐帝就独自进了内场,往花栾峰上去了。这便只有两个可能,一来是禁卫军中有人胁迫了永乐帝,永乐帝被迫提前进内场。二来就是,这是永乐帝自己的主意,他应当是做了某个决定,但是并未与谢景行商量。

沈妙觉得应当是第二种,因为在外场中行走的还有一些臣子和其他人,便是那些禁卫军中暗藏鬼胎的人,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一定会让永乐帝进了内场之后,无人之后才出手。

但永乐帝究竟为什么要提前进去,又到底做了什么决定让谢景行如此紧张,似乎沈妙还从未在谢景行面上看到过如此严峻的神情。

她昏昏沉沉的随着马步走着,恰好瞧见长空中一只飞过的鹰发出一声长鸣,心中陡然一个激灵,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浮现在她脑中。

然而那念头很快就被她否定了,她摇了摇头,暗自抚上了心口。

等出了外场,却是一眼就瞧见了季夫人。季夫人没有同季大人一起去外场狩猎,在外头等候。沈妙在陇邺也没什么熟人,就走上去同季夫人打招呼。

“亲王妃怎么这样早就出来了。”季夫人笑道:“还以为会在里头多玩会子。外场的狐狸多,有的时候运气好,能猎到罕见的黑狐,拿了皮子做围脖,暖和又好看。”

沈妙微微一笑:“我也不过是跟着他们一道进去凑凑热闹而已,并不会打猎的。”又看着季夫人道:“夫人不必王妃王妃的叫我,总归也是亲戚,叫我一声娇娘就好了。我也好腆着脸唤夫人一声姨母。”

季夫人一愣,随即笑的更加热络了些:“原来景行都与你说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做那些虚头巴脑的事儿,就唤一声娇娘了。”

沈妙笑笑,罗雪雁没有姐妹只有兄弟,因此她只有舅舅没有姨母,这会儿多了个姨母,倒是新鲜。不过看着季夫人端庄得体,好似也是个情形中人,说话极为爽快。沈妙转念一想,便觉得又是了,否则怎么能养出季羽书那样的性子。

季夫人拉着沈妙的手,一边往另一头走,一边道:“今儿景行和行止去内场狩猎,你就跟我在外头等着。等到日后落了,他们也就该回来了,介时你们二人便去季府一道吃个饭好了,说起来,景行自打这次回来后,还没来咱们府上吃过饭呢。”

沈妙笑着应了,转瞬想到谢景行,忽而又有些担忧起来,就问:“姨母,这内场之争,究竟凶险还是不凶险……。一头雄狮,只怕不好猎吧。”

季夫人叹了口气:“这都是开国就立下的规矩,这么多年了,当初本来要废止了,结果先皇……”她语气倏尔顿住,又看向沈妙,笑着道:“你不必担心了,还带着禁卫军呢,畜生虽然凶狠,那些侍卫也不是吃素的。况且他们兄弟二人也都有武功在身,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闲人,自保的功夫还是绰绰有余的。”

沈妙闻言,便也跟着笑了笑,心中却思量着,看来季夫人是不知情了。若是知情,断然不会露出这般轻松地神情。那些禁卫军也不如表面上看着的这般安全。季夫人不是个可以商量事情的人,沈妙这时候倒有些后悔,应当将裴琅也叫上一起的,至少这会儿还能商量成事。她在陇邺没有熟人,对谢景行的一些布置也一无所知,贸贸然做安排反倒不美。

外场的离树丛远远的边缘处,是有即时搭起的凉棚的。因着今日来的都是王孙贵族,也一同运了许多冰块儿。这会儿十分凉爽,一些小姐贵夫人们就坐在里头,喝茶吃着点心,偶尔见着自家人回来,带着一些猎物,也觉得得了兴头,欢呼雀跃着上前炫耀。

到底是当成一场新鲜的玩乐。

沈妙的心却渐渐沉了下来,望着远处云雾重重的花栾峰,花栾峰奇峰陡峭,一眼望不到头,这里的众人闲谈欢喜,谁知道里面是不是在殊死拼杀?又或者是一场怎样的激斗?猎物真的只是雄狮,亦或者是九天之上的金龙?

正想着,对面却有人走了过来,沈妙抬眼一看,却是那位精明的不露声色的叶夫人。叶夫人走到季夫人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季夫人笑道:“你怎么也没进去?”

“我哪里会狩猎,不过就是看着罢了。”季夫人也跟着笑。虽然季家和叶家也无甚往来,面子上总还是要做一做的。毕竟叶茂才的官位和季左徒也差不了多少,甚至还要高过一点。季夫人道:“叶夫人也不进去?”

“我就不去了,”叶夫人摆了摆手:“我这身子骨儿,在马上颠啊簸啊的可受不了。”她的目光落在沈妙身上,道:“亲王妃怎么也不进去?不是方才瞧见着亲王陪着亲王妃一道进去了,怎么不多玩会子?”

沈妙心中一动,叶夫人这话倒像是在试探什么,莫非今日内场的事情她也晓得一丝半点么?卢家和叶家在陇邺身份微妙,本就值得注意。她道:“日头太大,外场晒得我头晕,便自己先回来了。”又作势微微嫌弃的模样:“况且我也见不得杀生的场面。”

季夫人就笑:“睿亲王妃就是心软,不过也难怪了,便是寻常女儿家,也是不愿意瞧见兔子甚的被杀掉。”似乎怕叶夫人继续盘问沈妙,季夫人故意岔开话头问叶夫人:“说起来,前些日子听闻叶少爷发了痛症,可好些了?”

叶少爷,自然就是指叶家那位小妾生下,被抱到叶夫人名下养着的嫡子了。叶夫人闻言,就道:“还行吧,都是老毛病了,一下雨就疼得慌,这么多年也没办法。”语气中尽是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