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6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7: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一怔,不由自主的看向谢景行。当着谢景行的面卢婉儿不会说谎,谢景行竟然真的听过卢婉儿弹琴?还称赞卢婉儿琴艺出众?

瞧见沈妙怀疑的目光,谢景行微微挑唇,坏笑道:“哦?不高兴了?”

沈妙别过头。

谢景行耸肩,再看向卢婉儿时,已经换了一副神情。他俊眉修目,仍是懒洋洋的开口,笑容却已经是不见了的。

“当初陪皇兄说话,遇着静妃,静妃说卢四小姐在静华宫抚琴,要皇兄也去一听。本王当日听了,说可与鸦雀媲美。卢四小姐,你连讽刺和恭维都分不清?的确是需要名师指点指点脑子了。”

沈妙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倒是没发现卢婉儿竟是这般愚钝。谢景行说话又从来不留情面的,哪里还会顾忌周围有没有人?

卢婉儿的脸登时就涨得通红。

其实当初在静华宫,她抚完琴,一心瞧着睿王,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沉迷于睿亲王俊俏的皮相,哪里还听得进,睿王究竟说了些什么。她听得不甚清楚,以为睿王是在夸奖她,这会儿被睿亲王挑明,显得她像个笑话一般,卢婉儿登时就傻了。

谢景行慢悠悠的扫她一眼,道:“还有,本王是皇上的兄弟,去妃子寝宫之类的话,卢四小姐日后就不要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卢四小姐蓄意挑拨,这样的罪名,本王也承担不起。”说罢,就拉着沈妙径自离开,把卢婉儿一个人扔在原地。

沈妙倒觉得那卢婉儿傻得有几分可怜了,就问谢景行道:“卢家人那么厉害,怎么养出来的小姐都是这副模样?”静妃也好,卢婉儿也罢,简直和从前的沈妙有的一拼,只是沈妙是刻意被沈家二房三房养成了那样的性子,这卢婉儿和静妃可是卢夫人的亲生女儿。

谢景行道:“满腹心思都在朝堂之争上,子女自然疏于管教。况且卢家对女儿一向宽容,不过是尽力栽培男子。”

沈妙这才了然,以卢家的家业,家中的小姐随便配出去,这一生大约都是不愁吃穿的,因此骄纵任性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有娘家在背后撑腰。

说着的时候,谢景行已经拉着沈妙走到了狩猎场的边缘。那里各位臣子和一些想要助兴的女眷已经挑好了马匹。谢景行走近,铁衣就牵着两匹马过来。一匹高大的黑色骏马,一匹稍显矮小的枣红色小马。谢景行扶着沈妙上了枣红色的马,自己又上了黑色马匹上。

永乐帝那头也开始动了,禁卫军也准备好了,是要跟着永乐帝一道往里走的。

那鼓手开始有节奏的敲起鼓来,仿佛在奏起什么古老的乐章。鼓点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急促,最后由站在高台上的一个弓箭手搭弓射箭,弓箭直飞,射中远处的吊着的一个金果子上,鼓手猛地一锤大鼓。

狩猎开始了!

谢景行带着沈妙在外场上奏,莫擎他们几个也跟在身边,进入狩猎场上,是可以随身带着几个侍卫的。不过外场本来也没什么危险,又是光天化日之下,不会出什么事,带着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你什么时候进内场?”沈妙一边骑马一边问谢景行。她许久没有骑过马了,不过身下这匹马还算温顺,她控制起来也轻松许多。

“皇兄等会儿到巳时会给我信号。到时我就离开。”谢景行坐直身子:“现在还可以陪你转转。你想不想打只狐狸?”

沈妙:“狐狸?”

谢景行伸过手拉住她的缰绳:“跟我来。”

谢景行是打猎的一把好手,沈妙毫不怀疑,若他不是大凉的睿亲王,便是个普通的山野村夫,便是凭借着这一手打猎的功夫,想来也是可以发家致富的。百步穿杨这回事,沈妙一直觉得不过是沈丘的吹嘘,奈何今日却亲眼目睹了。谢景行准头极好,几乎是百发百中,不过是短短的时间里,他们的马背上已经堆满了猎物,虽然都是小兽,可也很难得了。

“还有什么想打的?”谢景行得意一笑:“我帮你猎来。”

沈妙正要说话,却见着另一头从阳匆匆忙忙的赶来,他上气不接下气道:“主子,不好了,皇上进内场了!方才铁衣与我搜寻,没见着皇上影子,在花栾峰底看见马蹄印。”

“内场?”谢景行皱眉:“没给信号就自己去内场。”他眸光一闪,猛地低吼一声:“糟了!”

☆、第二百零一章下山

“糟了!”谢景行突然回头,吩咐莫擎几个:“你们护送夫人出外场,铁衣跟我走。”

沈妙道:“你现在就要去内场?”心中那股不安的预感越来越重,以至于沈妙几乎有想要一把拉住谢景行不让他离开的冲动。

谢景行深深看了她一眼,眸中第一次染上沉色:“计划有变。”

沈妙握了握拳,看着他道:“我等你回来。”

谢景行没再说话,调转马头,扬鞭拍马,铁衣紧随身后而去。二人渐渐远去,马蹄溅起的烟尘里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沈妙紧紧握着缰绳坐在马背上,这个时候,她一个人也再没什么心情在外场闲逛了。莫擎道:“夫人,咱们回去吧。”

沈妙点点头,莫擎便和一众侍卫护送着沈妙离开。尽管如此,沈妙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思索着事情的每一个细节。

今日之事,似乎其中潜伏着重重危险。永乐帝在大凉朝堂中的地位,并不如想象中的稳固,其中以卢家兵将为首,隐隐有谋反之意,最重要的是,这卢家似乎之前是为先皇效力的。

莫非永乐帝与先皇之间有龃龉么?就像有的皇帝不愿意传位与某个儿子,难道永乐帝的位置也是来的名不正言不顺,是动用了某种手段,以至于先皇怀恨在心,百年作古之后还布下大网,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拉他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