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5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7:01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今日这彩夏宴,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这些夫人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或许还是想要同卢婉儿攀个好。那沈家小姐现在是风光,可是在陇邺无根无基的,谁知道能飘多远?睿亲王这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又会在一个女人身上耗费多久的心思?

总归来说,那沈家小姐,瞧着都不像是会有一个好结局。

卢夫人笑道:“许是在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还真是大架子,”卢婉儿不悦道:“别的夫人小姐们都来的准时,偏她一人迟了。明齐的规矩都是死的么?”

正说着,就见外头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圆脸模样的姑娘,众人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那姑娘笑道:“请问,这里是彩夏宴么?”

卢夫人一怔,就笑道:“正是,您是睿亲王妃?”

“奴婢不是,”那笑眯眯的姑娘道:“王妃在这里。”说着,又回头,搀着一个年轻的姑娘走了进来。

也不知是因为那圆脸丫头衬托的原因,还是因为众人想象中的睿亲王妃太过不堪,总之,当那个年轻的姑娘走进来的时候,众人都呆了一呆。

她穿了莲青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烟紫白玉兰纱衣,流苏髻。说不上多华丽,却也绝对不清简,陇邺官家小姐最喜欢的就是吃穿打扮,却见她这一身配的相得益彰,看的十分有味道。头上只带了一只嵌花凤形宝石步摇,利落的一只,却将整个人都显得华贵了。

这年轻的姑娘新月眉,杏眼清澈,鼻尖小巧挺直,嘴巴红润,极为眉清目秀。看着是很温和的人,然而微微抬着下巴,脊背笔直,微微含笑走过来,一步一步都让人觉得有些心颤,不由自主的,竟让人会忍不住用仰视的目光看她,仿佛她是什么高不可攀的贵人一般。

说起来也奇怪,今日这睿亲王妃和卢四小姐都穿了紫色的衣裙,卢四小姐的紫色浅,睿亲王妃的紫色深。年轻姑娘穿浅紫色显得温柔活泼,穿深紫色反而去觉得老成僵硬。而今日沈妙这一身紫色,却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有种华贵的端丽,镇得住场子。而相比之下,卢四小姐的这一身,却犹如在正经场所里唱大戏的戏子,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卢婉儿平日里就极为注意这这一点,从来都是习惯了自己为中心,倒没想到今日被旁人抢了风头,尤其是这旁人还不是别人,是抢了她睿亲王妃位置的沈妙。

卢夫人目光一闪,就笑道:“亲王妃可算是到了,夫人们都等着您一人呢。”

沈妙微微一笑,不紧不慢道:“倒是未曾想到夫人们来的这样早,那帖子上写明了巳时,我与殿下说了,殿下还让我走得早些免得吃了,不曾想还是迟了,倒是我的不是。也都怪殿下,不提醒我一句,应当走的更早些,应当是……辰时到最好了。”

卢夫人心中一跳,没想到沈妙就这么毫不遮掩的说出来了,果然,此话一出,周围夫人们看向她的目光又是不同。

沈妙到底是个外人,虽然那些夫人在沈妙和卢家中,总是要偏向卢家些。可是用这样小孩子使性子一般的蹩脚伎俩,看在其他人眼中,总是觉得可笑些的。卢夫人也有些后悔,她本来想给沈妙一个下马威,却也不至于在帖子上动手脚,可是架不住卢婉儿一定要这么做,便也只能照做。如今沈妙这话落在别人耳中,这些夫人的帖子上可不是巳时,他们听的明白。看卢家的眼光,总归是有些好笑的。

要是沈妙回头将这事与睿亲王一说,睿亲王那么精明的人,一听怎么会不明白,若是因此对卢家生了不满,卢夫人便觉得这步棋走的有些糟糕。

卢婉儿却见不得沈妙好,上下打量了一番沈妙,道:“睿亲王妃怎么也不差人招呼一声就自己进来了?没得还说我们怠慢了。”

连个通报的人都没有,自己进来府上,其实是有些失礼的。沈妙看着卢婉儿一笑:“这正是我要说的。贵府若是人手不够,其实也可以不必这么勉强的,偌大一个府门,守门的侍卫也不曾有,实在是有些危险。”她笑的温和:“我让亲王府的侍卫们替贵府守着门,免得有奇怪的人钻空子进来了,就不太好了。”

卢婉儿和卢夫人闻言,几欲吐血。

这是怎么回事?本来是想要说沈妙无礼的,自然而然,卢府门口也是故意没有人守着。可是被沈妙这么一说,倒像是他们卢府穷的连看门的小厮都请不起了一样。还让亲王府的侍卫守着门,要是让外头路过的百姓看到,那会怎么想?

沈妙亲切道:“夫人不必感谢我了,若是日后有什么需要,让殿下送几个人马来府上也是可以的。”

送几个人马,谁知道送来的人是不是探子。睿亲王府敢送,他们还不敢收呢。

周围的夫人们便也看明白了,这睿亲王妃绝不是什么可以容易拿捏的软柿子。本来卢家人安排的一手,为的就是灭了沈妙的威风,好让沈妙出了错。出了错,再说些模棱两可的话,就足以让这位睿亲王妃心里有些没底了。

谁知道人家到现在,非但没有落于下风,还将卢家人狠狠将了一军。

卢夫人勉强笑了笑,道:“亲王妃还是先请坐吧。”

却是给沈妙安排了一个并不显眼的位置。

沈妙不置可否,她今日来,本就不是来争什么,更不是来吵架的。不过是为了表明一个态度,也趁机看清楚一些事情。

八角悄悄俯身给沈妙耳边道:“那位圆脸夫人是枢密使夫人袁夫人,与卢家交好的。矮个子夫人是户部尚书夫人韦夫人,同叶家是姻亲,与卢家关系也不错……最左边穿黄衣裳的夫人,相公是当朝左徒,她的小儿子您也是认识的,就是季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