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55

A+ A- 关灯

沈妙这般想着,裴琅身边那个替他摇扇子驱赶蝴蝶飞虫的侍女瞧见了沈妙,先是一怔,随即连忙行礼道:“奴婢见过王妃。”

另一个青衣侍女也赶紧行礼。

裴琅抬起头,这才看见沈妙。沈妙微笑着走了过去,对那两个青衣侍女道:“你们下去吧。”

侍女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裴琅,裴琅挥了挥手,两个侍女才依言退下。沈妙瞧着二人袅袅婷婷的背影,心中对着裴琅却是难得的起了几分促狭之心,就问:“难得见裴先生这般风流,红袖添香为伴。”

两个侍女看着裴琅的目光,可是有些掩饰不住的思慕。

裴琅摇摇头,苦笑一声,却是没有辩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两个侍女是睿王府给他派的,若是从前,遇到这般不加掩饰的下人,裴琅肯定会想法子赶走,不会留在身边。可这里不是明齐,对方也不是自己的下人,也不晓得是不是谢景行的主意,再如何不喜欢,裴琅也只有忍下来。

只是看着沈妙似乎一点儿也没受到影响的模样,裴琅的心里还是忍不住起了微微的酸涩之心。

“先生跟我来大凉,本是无奈之举。”沈妙道:“如今成了不上不下的局面,今后可有什么打算?”她顿了一下:“当初流萤之事,是我逼迫先生所做,先生情非得已,连累先生背井离乡,实在愧疚,若是先生想要离去,也是可以的。”

闻言,裴琅有些诧异的看了沈妙一眼。

一直以来,沈妙面对他的时候都有一种理直气壮之感,从最初以流萤来威胁裴琅开始,裴琅就隐隐察觉到,沈妙对他的某种微妙情绪,仿佛是敌意,却又不仅仅是敌意。裴琅也曾因为疑惑而仔细调查过,可到最后仍是一无所知。

而眼下,沈妙面对他,那股子敌意却是没有了。仿佛放下了什么一般,非常的平和,却让裴琅有些怅然若失。仿佛有些特别的东西,就随着沈妙的放下,而烟消云散了。

沈妙瞧着裴琅,心中却有些感慨。

她一直将裴琅定义为“欠自己良多之人”,可是那一日谢景行说裴琅被关在傅修宜的地牢中,受尽折磨而不供出幕后之人是她的时候,有些事情的看法就又是不同了。傅修宜如何惩罚背叛之人的手段沈妙是晓得的,在那样的情况下,裴琅都没有供出她的身份,沈妙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现在想想,她自己之所以恨裴琅,对裴琅诸多怨气的原因,是因为裴琅自始至终都站在傅修宜那一边。而在傅修宜对付他们沈家的时候,裴琅选择了袖手旁观,甚至在废太子的时候,都不曾为傅明说过一句话,婉瑜和亲的时候,也没有试图阻止。

但这个世界上,有人帮你是情分,不肯帮你是本分,裴琅和她的关系,无论如何都没有到“非帮不可”的地步。

至于这一生,裴琅已经不是傅修宜的人了,甚至同傅修宜反目成仇,再没有投奔的理由。于是那些不甘心,便也没有必要坚持下去了。

复仇这件事,到底是要靠自己来的。单纯的恨或者是怨,都没有半分作用。

裴琅按下心中的失落,道:“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沈妙一怔:“我?”

裴琅的目光又变得清明起来,仿佛回到了那个机警无双的国师,他道:“睿亲王府所处的这个位置,似乎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无坚不摧。想来大凉皇室之中,也有一些变数存在。”

他看着沈妙:“就算大凉皇室与我无关,睿亲王府也有办法自保,可是你的路,也未必就会一路顺畅。”

沈妙微微蹙眉:“的确如此,先生说起这些……。”

“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裴琅道。

沈妙:“先生?”

“我虽然算不得什么经世之才,但也能尽自己绵薄之力。流萤和我如今都是依仗你而在大凉立足,只有你过的越好,脚步扎的越稳,我们才能过的好。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打算,我也必须帮你。我想留在睿亲王府。”他顿了顿:“如果可以让我也参与大凉朝事,或者是你的一些事情我来出谋划策,或许会更好。”

沉默半晌,沈妙才道:“裴先生,你想好了,你不欠我什么,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人生与我的拴在一起。不必依仗我,凭借你的本事,你也能过得很好。那些借口就更不用说了,你本身就不是一个追名逐利的人。”

裴琅心中苦笑,沈妙似乎很了解他,比他自己还了解他。就连他自己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莫名其妙的执念,可是,就是固执的不想与她划清关系。

他道:“我的选择,就是这个。”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正要开口,就见着惊蛰从外头走了进来,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拿了个装饰的精美的帖子,道:“夫人,彩夏宴的帖子给送了来,说是邀请的是睿亲王妃,奴婢将这帖子接了,夫人且看看。”

沈妙刚来大凉,就有人来送帖子,这是她第一次在陇邺的贵夫人圈中露面,对方显然也是别有用心。

她问:“帖子是谁送的?”

“陇邺将军阁,卢夫人给送的。”

沈妙动作一顿。

文叶家,武卢家,大凉的两大世家,和皇室似乎有着极为微妙的关系。

果真是来者不善。

------题外话------

新的一月开始了,元气满满↖(^ω^)↗

☆、第一百九十八章妻妾

当天夜里,谢景行回来,沈妙将帖子的事情说与谢景行听,谢景行就告诉沈妙,若是不想去,推辞也行,卢叶两家虽然嚣张,如今却也不敢真的和睿亲王府撕破脸。换而言之,沈妙是有拒绝的权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