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5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6: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显德皇后道:“睿王府的事情,不是你我二人能插手的。睿亲王自有主张。”

“妹妹也不敢自告奋勇。”静妃一笑:“只是想奉劝姐姐一句,姐姐不是菩萨,便是心善到谁都想帮一把,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姐姐的今日,就是睿亲王妃的明日。”说罢,似乎又找回了方才的场子一般,得意的昂着头,带着婢子远去了。

显德皇后唇角温和的笑容渐渐沉了下来,目光中闪过一丝忧色。

马车上,沈妙问:“皇上和你说了什么?”

“一些朝廷上的琐事。”谢景行道。

沈妙知道,若真是琐事,永乐帝也不会特意将谢景行叫过去说话了。不用想她都能猜到,一定是与她有关的事情。今日永乐帝的态度已经说明,他不喜欢沈妙,也不喜欢谢景行看重沈妙。或许是因为沈妙的身份太过敏感,或许……是永乐帝还有更好的选择。

见沈妙不说话,谢景行转过头来,捏了一把她的脸,道:“不过你今日让我刮目相看。这般凶悍的模样,似乎也许久没看到了。”

“凶悍?”沈妙反问。

“不然?”谢景行叹息,仿佛回忆般的道:“当初在明齐,卧龙寺的时候看到你,我就想,沈家姑娘真凶悍,日后也不知谁家少爷倒霉,才会把这样的母老虎娶回去。”

沈妙平静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想吵架?”

谢景行唇角一扬,道:“这就对了,这样才是我谢家人。”

沈妙被他这么一打岔,方才因为谢景行隐瞒永乐帝的话而产生的不悦也烟消云散,就道:“你不与我说皇上和你说的话就罢了,不过静妃是什么人?皇上似乎极为宠爱她,只是……”她斟酌着词句:“我瞧着却没什么特别的。”

谢景行险些笑出来,之前静妃说沈妙“瞧着无甚特别”,这会儿她就原封不动的还回去,倒也真是记仇。他道:“静妃是卢将军的嫡长女,卢将军……就相当于你们沈家在明齐的地位。”

沈妙挑了挑眉,原来是手握兵权之家,难怪永乐帝要对她格外宽容些了。

“大凉和明齐不同,明齐的武将已经极少了,沈家和谢家各自分半壁江山。大凉文武齐名,并不刻意偏颇,因此武将众多,反而难以集中。卢将军算是其中兵数众多之人,也正因如此…。有些放肆了。”谢景行说到此处,眸光闪过一丝冷意。

“看静妃在后宫是个什么态度,就知道卢家在陇邺是什么态度了。”沈妙道。后宫中的女人代表的,往往并不单纯只是一个女人,她们身上还维系着一个家族的声誉和实力。家族底气越足的,也就越有恃无恐。单单只凭宠爱,大约是不行的。就如同前生的她,若不是背后有沈家,傅修宜只怕看也不会看她一眼。楣夫人之所以生的傅盛位置直逼太子,除了楣夫人本身极有手腕外,还因为她那个精彩绝艳,自己挣出一片功勋的兄弟。

想着楣夫人,沈妙忽而怔住,前世的楣夫人在几年后傅修宜登基后,她去往秦国就出现了。今生傅修宜不晓得还会不会东征,可沈妙已经来到了大凉,楣夫人还会出现么?

谢景行没注意到沈妙的走神,赞赏道:“不错。静妃骄纵,卢家放肆,皇兄有意打压,却也得徐徐图之。”

“不能制衡么?”沈妙问。

谢景行摇头:“卢家是先皇的人,先皇剩下来的人,已经被皇兄清理的差不多了。除了两家外,武将卢家,文臣叶家,卢叶两家根基极深,党羽众多,若要连根拔起,只会伤及皇室基脉。皇兄不能操之过急,他们也深知此意,才敢有恃无恐。”

沈妙皱眉,谢景行和永乐帝是亲生同胞兄弟,先皇就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为什么谢景行叫他“先皇”而不是“父皇”?而且,如谢景行说来,卢叶两家都是先皇的人,虽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是永乐帝是正统继承皇位,这些两朝元老应该不遗余力的辅佐他才是。怎么看着卢叶两家野心勃勃,永乐帝有心打压他们狼子野心。

难道先皇不愿意见到永乐帝治理国家?还是卢叶两家在先皇死后起了异心?

沈妙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些隐秘的事情。

忽而又觉得有些可笑,在明齐,沈家和谢家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奈何皇室多疑,就算沈谢两家根本就没有女儿在宫中,皇家还是竭力打压。到了大凉,事情整个反了过来,奸臣嚣张,皇室却只得委曲求全徐徐图之。

“皇后娘娘是哪家的人?”沈妙问。

“是柯家人。”谢景行道:“柯家是史官出身。”

沈妙一愣:“史官,史官轻权,无实权在身,皇上肯娶史官家里的姑娘,还立为皇后,足可见是很爱皇后娘娘的。”

谢景行不置可否。

“可是……”她又道:“既然心中有皇后,为什么由任由静妃对皇后不敬,静妃既然敢对皇后不敬,显然也是受皇上的影响。”如果永乐帝疼爱皇后,因着对皇后的宠爱,静妃再如何骄纵,也是不敢对皇后有所不恭。可是静妃既然敢那样毫无礼法的与皇后呛声,显然知道永乐帝也不会因此而责怪她。

既然愿意不为了权势而娶她,为什么又连最简单的护短也做不到?

谢景行淡淡一笑:“皇兄和我不一样。”复又摸摸她的头:“皇嫂和你也不一样。”

沈妙挥开他的手,道:“所以卢家四小姐是恋慕与你是吗?”

谢景行怔住,随即笑了:“你怎么还在吃醋?”

“可是有一点很奇怪。”沈妙自顾自的道:“如果卢家是想把持朝政或是显露野心的话,已经送了一个女儿进宫,目的已经达到了,又为什么还要再送一个姑娘过来。而且,”沈妙看着他:“就算送,为什么要送给你?你只是睿亲王,不是皇上,卢家女儿总不会非要把你们皇室兄弟都掌控在掌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