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49

A+ A- 关灯

大凉皇宫里的宫女太监们都低头坐着自己的事情,然而沈妙走过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一些探究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第一次来大凉皇宫,或许众人对谢景行究竟娶了个什么样的妻子还颇有微词。百姓对她宽容,可是身居官位的人却不同。加之谢景行的身份敏感,如果沈妙猜得不错,睿王妃这个名头也是很多人争着抢着想要的。

她的一举一动,不仅代表着她是睿王妃,也代表着明齐沈家的风范。

这么想着,沈妙不由自主的将脊背挺得更直,形容更加端庄,倒是不自觉的将上一世的皇后架子给端了出来。

谢景行注意到她这个举动,玩味一笑,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不用这么紧张,你快把皇后比下去了。”

沈妙瞪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谢景行还是这把不正经。宫中耳目众多,大约也是有永乐帝的人的。谢景行这副姿态万一传到了永乐帝耳中,不会给她安排一个红颜祸水的名头吧。想着前生当过恭顺贤后,却没当过什么祸国妖女的。

正想着,谢景行却直接握住她的手,沈妙下意识的就要挣脱,道:“被人看见…。”

“被人看见怎么了?”谢景行不悦:“本王跟王妃拉手,还要旁人同意不成?”

沈妙还想说什么,就见已经随着谢景行走到了一处偏殿,门外头立着个胖胖的太监,瞧见他们二人就道:“亲王殿下安好,陛下和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

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却没有同沈妙行礼。

“邓公公,这是本王的爱妻。”谢景行偏不就此揭过,将沈妙往身前一推,道:“你怎么不行礼?”

沈妙心中对着谢景行翻了个白眼,这邓公公显然是得了主子的命令才对她如此这般的。这主子是谁,除了永乐帝还能有别的人选?既是永乐帝的看法,谢景行不但没有顺着人家,还故意翻出来。合着今儿个是来吵架来的吧?

邓公公笑容不变,立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瞧着沈妙道:“原是王妃娘娘,奴才有眼无珠,请王妃娘娘见谅。”

沈妙和谢景行可不一样,她笑的温和:“无碍。”

谢景行扫了邓公公一眼,道:“行了,皇兄对我这般不满意,还要我来干嘛?”又挑唇一笑:“若不是今日王妃劝我,谁要过来看他?”

邓公公、沈妙:“……”

沈妙扯了扯他的袖子,谢景行道:“怕什么?我睿亲王府的当家主母,还犯不着怕人,别怕,谁欺负你,夫君给你做主。”

他的声音没有掩饰的放低,饶是反应机灵的邓公公面上也忍不住露出尴尬之色,大殿中突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邓公公一个激灵,道:“还请亲王殿下和王妃娘娘随杂家进来。”

沈妙被谢景行拉着,跟着走进去。

一路都是低着头的,不曾抬头,都是初次觐见天颜应当做的礼节,沈妙知道永乐帝对她怕是不怎么喜欢,因此不愿意在这些细节上出一点儿差错,做的滴水不漏。只能看得见大殿光滑的大理石雕刻着云纹,上头铺着软软的羊毛毯。

“臣弟参见皇兄。”谢景行懒洋洋道,他甚至只是虚虚的做了个行礼的样子。

谢景行这般放肆,沈妙却不能,她却也没下跪,弯腰行礼,道:“臣妇参见陛下。”

“你就是沈妙?”半晌,一个威严的、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抬起头来。”

沈妙抬起头。

高座上坐着的男子年纪也不算很大,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剑眉星目,高鼻薄唇。生的和谢景行有七八分肖似。不过谢景行轮廓五官柔和,神情却锐利,美貌和英气融合的极好。而面前的中年男子,大约是因为常年身居高位,没有那股子柔和的气质,比起谢景行的顽劣来,更加显得刚直不阿。他目光深邃,看人的时候都带着冷意,似乎要把人的心底看穿。

这兄弟二人虽然面目有些肖似,也都优雅贵气,气质却是南辕北辙。谢景行瞧着如同游戏人家的公子哥儿,对待任何事情都有种玩世不恭的懒散,这人却是一看就对自己对他人极为严苛,一刻不停的精明稳重。

沈妙心中诧异,倒没想到千古明君永乐帝竟然生的如此年轻,如此仪表堂堂。与她想的满头华发的半老头子截然不同。

她在打量永乐帝的时候,永乐帝也在打量她。永乐帝的目光更加犀利,还带着一种迫人的威压感,冷着一张脸,仿佛下一刻就要发火。若是寻常姑娘家被他这样的目光打量,只怕也是要吓哭了。不过沈妙和寻常姑娘家不同,她从前面对傅修宜的时候,傅修宜对她的冷脸比这可多多了。

见她神色依旧平静,永乐帝眼中微微闪过厉芒,大殿里,却响起了谢景行懒洋洋的声音:“皇兄看够了没有?再看,臣弟就要不舒服了。”

沈妙一顿,心中却难掩诧异。她一直在猜测谢景行与永乐帝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也隐隐察觉出,这兄弟二人应当比明齐那皇家几兄弟来的真心,却也没料到谢景行敢这么对永乐帝说话。而且,永乐帝竟然也并不生气。

皇家之中,本就规矩众多,加之各自所处的位置微妙,想要同普通平民百姓那样的兄弟情分,根本就不可能。兄弟不相残而友好就已经是一种奢侈了。更何况谢景行之前那么多年都在明齐,眼下和永乐帝却好像是自幼生活在一起的寻常兄弟一般。

“景行,你这样说,本宫也要生气了。”一个含笑的声音传来,沈妙的目光落在永乐帝身边的女子身上。

想来这位就是永乐帝的妻子,大凉的皇后显德皇后了。

显德皇后看上去比永乐帝年轻些,穿着青柚色绣金边的朝服,束宽腰带。这身打扮算是很朴素清简的,而她本人也生的十分眉目端庄,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教养良好的女子,聪慧而平静。坐在永乐帝身边,笑着看向谢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