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48

A+ A- 关灯

谢景行目光锐利的盯着她看了半晌,沈妙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问:“你看我做什么?”

他摇头,叹了口气笑道:“你好像很不相信皇家之间的感情。”

沈妙抿着唇一言不发。勿怪她不信,她前生身处深宫之中,身为六宫之主,见过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这世上,女人命苦,大多源于爱。便是楣夫人与她斗了大半辈子,不也都是为了争夺一个男人的宠爱?可是宫里的男人们却不同,她见过有昨日里还百般疼爱自己小妾的皇子,隔日就将小妾送与幕僚只为拉拢。也见过为了平衡各方势力,让青梅竹马委曲求全做了平妻,再八抬大轿迎娶大臣的女儿。男人对女子弃之如敝履,男人对兄弟也未必就能两肋插刀光风霁月,手足相残,父子相残的事情不在少数。

见多了这种事情,再说什么皇家亲情,沈妙是难以相信的。或许是有的,只是她不肯相信罢了。

“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谢景行摇摇头,又岔开话头:“皇兄这个人不怎么样,却还是个好皇帝。只是与你来说,大约是不可结交的。”

沈妙想,能这样说永乐帝的,怕是只有谢景行了。

“他恐吓你,你也不用怕,有我在,没人敢动你分毫。”谢景行继续道:“皇嫂人不错,可以结交,你日后有机会,可以多多与她说话。”

沈妙心中一动,谢景行似乎是在与她交代一些事情。

“明日你不去吗?”她问。

“怎么,一个人害怕?”谢景行见她蹙起眉,道:“我会同你一起去。只是皇兄一定会支开我,如果他对你说了什么话,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就当狗屁就是了。”

沈妙沉默半晌:“知道了。”

谢景行笑了,支着下巴看她:“沈娇娇。”

“什么?”

“感觉你来陇邺之后,变乖了好多。”他眼中笑意涌动,端的是不怀好意:“放心,夫君不会抛弃你的。”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将梳子往梳妆台上一搁,站起身来,道:“我要睡了,你什么时候走?”

“走?”谢景行挑眉:“我的新房,我为何要走。”

沈妙瞪大眼睛,谢景行也站起身来,自顾自的往床上一躺。

沈妙:“……”

这种事情不应当是心照不宣的吗?话本子里不都是假夫妻都是一人睡书房一人睡新房才不为过,谢景行怎么这样?

她说:“那我出去睡。”

话音未落,手臂就被人猛地一拽,沈妙没来得及站稳,一下子往床上跌去,一双有力的胳膊扶住她,却将她恰好抱在怀里。

沈妙鼻尖充斥着男人身上好闻的青竹香气,然而他的胸膛起伏,呼吸热烈,一瞬间,她竟不敢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

僵了不知多久,谢景行低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两个月。”

“什么?”她下意识的抬起头,正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然而此刻眼中流动着的意味,却仿佛带着极强的侵略性,让沈妙的心也不由自主的“砰砰砰砰”直跳起来。

谢景行抱着她,懒道:“给你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之后,我就不忍了。”

沈妙怔住,谢景行唇角一挑,笑的邪气而意味深长,他说:“做君子不是我的爱好……。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沈妙猛地跳起来,道:“我去睡书房。”

谢景行一把拉住她,道:“我去外面睡。”

沈妙不敢看他的眼睛。

之前在明齐的时候,到底还有沈宅里的人在,谢景行不敢放肆。如今陇邺可没有她的熟人,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法子拒绝,她和谢景行本就是夫妻,做什么事情似乎都是应该的。

谢景行推开门,似乎心情很愉悦的离开了。

沈妙抚着心口,还残余着方才剧烈的跳动,谢景行在离开明齐回到了大凉之后,果然是越发放肆了。仿佛在定京的时候还按捺着一些性子,眼下却是毫无顾忌的将他原本的一面展现在沈妙面前。

这世上的夫妻都是怎么相处的呢?沈妙想着,她前生从头到尾都不晓得真正的夫妻是如何相处的,因此这一世来,在别的事情上有所经验,这件事上,却还如懵懂孩童一般。

半晌之后,沈妙回过神来,干脆一把将被子蒙在脑袋上直直倒了下去。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别的事情要倚着前世的路走,这件事,今生就摸摸索索的……顺其自然好了。

------题外话------

☆、第一百九十六章永乐帝

第二日一早,沈妙就要跟谢景行一同进宫去见永乐帝了。因着是第一次见面,还须得穿着亲王妃品级的朝服,等谢景行出来的时候,沈妙也忍不住一愣。

大凉和明齐的朝服定然是不同的,明齐的偏向精致美丽些,大凉的则显得高华气度些。谢景行穿着绣着麒麟的紫金流袍,头戴官帽,青靴玛瑙腰带,便显得极为器宇轩昂,脱掉平日里玩世不恭的外表,倒显得有些不可接近起来。

沈妙和他一同用过饭,就乘车往皇宫去。因着昨夜里的事情,沈妙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不过谢景行似乎很满意她这副模样,在车上的时候还故意提起,言语间颇为恶劣。

沈妙想着,这人果真是因为到了大凉所以才无所顾忌的,不过因着是第一次见永乐帝,心里到底是有些沉重,却因为谢景行的插科打诨而轻松了许多。

睿亲王府离皇宫倒是离得不远,不知道是不是谢景行故意如此。宫门的护卫瞧见谢景行,直接放行了。惊蛰和谷雨作为沈妙的大丫鬟,跟着沈妙身后,却是有些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做出了什么失礼的举动给沈妙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