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4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6:1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傅修宜确实慢慢冷静下来,可是仔细去看,他的手似乎还有些颤抖。

“既然谢景行没死,当初北疆谢家军的事情,定然已经东窗事发……”他缓缓道。

谢家军里混着皇室的人,谢鼎的心腹在其中给谢景行捅了致命的一刀,谢景行既然没死,想来也是查清楚其中底细了。也就意味着,他们对临安侯府所做的一切都被谢景行尽收眼底。那么这一次明齐朝贡,谢景行来做什么,是来复仇的么?

傅修宜撑住桌子。

幕僚也极为不知所措,顿了顿,才道:“公主既然已经将这封信送进宫中,陛下知道了,也会有所行动的。”

“没用。”傅修宜打断他的话:“谢景行已经离开定京一月余,父皇忌惮大凉声势,不敢明着与他对上。如果谢景行还没走,倒是可以利用天下人挑起争端,可惜现在来不及了。”

幕僚也扼腕叹息:“公主怎么不早些将这信拿出来呢?若是早一步,就不会如现在这般束手无策了。”

傅修宜看了他一眼,似乎不悦手下的蠢笨,幕僚被他看的心慌,只听傅修宜道:“愚蠢,公主之前肯定已经想过办法通知父皇,或许嫁礼前一夜就已经做过。不过最后却和我的人马一样,被谢景行拦下了。”

他虽竭力忍着怒气,眼中却还是无法隐藏恼恨:“谢景行……藏得未免也太深了!”

“那沈家……”幕僚问。

“继续盯着。”傅修宜冷笑:“我倒要看看,谢景行的身份,沈家是一无所知,还是这么多年都在装傻。”

此刻,沈宅里的众人都还不知道定王府里出了这等事情。

自从沈信被升为军正之后,因着不用亲自带兵,倒是没有日日去兵部跑。沈丘还是老职务,和罗凌在守备军里做个小头领。日子却是比之前要宽松了许多。

罗雪雁和沈信打着商量:“要不再过些日子,咱们就跟陛下提回去小春城如何?”罗雪雁叹了口气:“至少在小春城,也不至于如此荒废时光。”

沈信摇头:“皇上留我们在定京,就是为了提防沈家动静,不可能放我们回小春城去。留在定京,成为牵制娇娇的棋子,日后才好做事。”

罗雪雁隐约觉得沈信这话有些奇怪,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正要发问,就听见沈信叹了口气:“再说了,潭儿现在也没个消息传回来,真要回去,我可不敢见岳丈老爷和舅兄。”

“那倒也是。”一提起这事,罗雪雁就觉得头疼:“我已经让人去给娇娇他们传信了,只是景行手下人教程快,也不知赶没赶上,来去也要时间,现在都没消息,我心里怪是不安稳的。”

沈妙嫁礼出城那一日,罗潭是没有来送的,说是因为沈妙不肯带她去大凉生闷气,又不想亲眼目睹离别的场面。罗潭在沈家自来有些任性,众人也很无奈。而沈妙那一日出城之后,回来也已经是傍晚,罗潭的丫鬟说罗潭已经睡下了,罗雪雁想着罗潭心里不痛快,便也没有去打扰她。

倒不是罗雪雁不关心自己侄女,只是大家虽然晓得罗潭胆子大,却也没料到罗潭胆子会大到这个地步。当初罗潭悄悄跟着沈信他们来到定京,那是因为都是自家人,而且好歹都在明齐。这回却是从明齐到大凉,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国,随行的人都是睿王的人,罗潭又不认识,大约也是不敢的。

谁知道这位罗家小姐,也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更是敢千里走单骑,一直到了第二日晌午罗潭都借口不舒服不肯出门一步,罗雪雁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再去找人的时候,就见罗潭的丫鬟颤巍巍的捧着一封信跪下来求饶了。

得,千里走单骑,罗潭潇洒的留了一封信就追随小表妹的脚步去往那个‘衣食琳琅满目,市井摩肩接踵’的大凉去了。

罗雪雁吓了一跳,连忙派人去追,可是沈妙的人本就已经走过一天,而且睿王的队伍可不是普通角色,脚程极快,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一个月都没消息,沈信和罗雪雁还在为这事儿忧心。

“只盼着信到了景行手里,景行能派些可靠地人将潭儿送回来。”罗雪雁道。

……

定京城里的这些事情,罗潭怎么会知道呢?便是知道了,也只会当做没听到,因为眼下还有比这些事情更重要的事情。

又到了傍晚时分,车马队这时候都要休息的。沈妙自然是已经被安排好了沿途的屋舍人家,罗潭可就惨了。

她是混在了睿王府里车马队的那群武夫之中赶过来的,她自小跟着罗家人生活在一起,浑身上下没有女儿家的骄矜之气,扮男人更是像模像样,一时间倒是无人发现她的身份。可是每天夜里却是她十分痛苦的时候,车马队的武夫们不像沈妙这样的王妃,可以自己住一间屋子,而是十几个大汉一起睡一间房,几个人睡床几个人打地铺,几个人甚至还能将凳子桌子拼一起将就着睡。

罗潭不娇气,床也好桌子凳子地铺也罢,她都可以忍受,唯一不能忍受的却是要和十来个陌生的大汉睡在一起。夜里打鼾声呼噜声说梦话的声音,还有种种异味,不时地有男子将腿搭在她身上,真的比杀了罗潭还要难受。若是让罗连台和马氏知道了,只怕就要打断她的腿了。

而最让罗潭觉得可怕的是……洗澡。

她就算平日里再如何粗犷,也不可能如同这些汉子一样十几天不洗澡,更不能容忍每每看到一个湖,就和所有的男人一同跳下去洗澡。之前有几次她险些被人一同推了下去,吓得罗潭差点尖叫出声,最后还是灵机一动,说自己身上有十分丑陋的伤疤,不愿意当着众人的面被人瞧见,那些武夫虽然觉得她事儿多,却也没有再逼迫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