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4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6:1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定王府近来也不甚愉悦。

傅修宜阴沉着神色道:“一个月了,还没查到裴琅的下落,难道他会飞天遁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再找不到人,你们就不要回来了。”

底下的探子们诺诺应着,傅修宜烦躁的挥了挥手:“滚!”

几个人屁滚尿流的退了下去。

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按着额心,神情有些不快。

救出裴琅的人一把火烧了他的地牢,之前还没觉得,这些日子,傅修宜做什么都不方便,地牢里的许多人对他而言还有着别的作用,却被那把大伙烧的一干二净,傅修宜心中的恼火可想而知。

最令他恼怒的是,追查裴琅的下落,到现在都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傅修宜自认为在定京里耳聪目明,然而查不到一个人的下落,只能说明对方比他的手腕还要高明,有这么一个对手,总归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傅修宜一直怀疑裴琅背后的人是沈家的,可是查来查去,沈家的疑点倒是可以全部排除了,不是沈家,又会是谁?

“殿下,定京里里外外都没有裴琅的消息,会不会是因为裴琅已经出城了呢?”幕僚提醒傅修宜道。

“不可能。”傅修宜道:“城守备有我的人,这些日子出城的人都有画像,裴琅想安然无恙的过去,根本不可能。”

幕僚闻言皱起眉头,也不知道如何说话了。

“不过,有人可以不用画像。”傅修宜突然开口道:“睿王当日娶妃出城的时候,睿王府的侍卫官兵出城的时候,是没有人拦的。”

幕僚眼睛一亮:“会不会是裴琅混在那群睿王的人中,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傅修宜冷笑:“睿王府戒备森然,如何混的进去。况且裴琅和睿王又没什么交情,怎么混……”他倏尔止住话头:“交情?”

这个时候,傅修宜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一直以来,他把裴琅看做是“沈家”的人,“沈家”做主的人是沈信,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其实从很多事情来看,有意无意阻碍他大业的,其实都和沈妙有关。

如果“沈家”和“沈妙”是分开来看的话,裴琅不是效忠“沈家”而是“沈妙”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了。

裴琅是沈妙的人,沈妙现在是睿王妃,在这之前似乎和睿王也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睿王看在沈妙的情面上,也许会帮着救裴琅一次。

那么裴琅和睿王也就有关联了。

傅修宜猛地站起身来,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可能,整个定京城里,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烧了定王府地牢还能全身而退,最后连蛛丝马迹都不留下的人,似乎也就只有这个神秘莫测的睿王了。

“该死!”傅修宜一拍桌子,他一直想知道睿王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可是沈妙出嫁前一夜,他派出去的探子再也没回来,想来是被人发现了灭了口。若是不然,他就能知道睿王隐藏的很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了。

正在懊恼的时候,却见外头匆匆忙忙的进来了一个护卫。这人是傅修宜的心腹,他快步上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道:“公主府中送出来一封信,是往皇宫送的。属下截了这封信拓印了一份,殿下请看。”

傅修宜心中一动,忙接过信来。在睿王这件事情上,荣信公主也表现的十分反常,傅修宜有心要打听出什么,可是自从睿王和沈妙离京之后,荣信公主也好,平南伯府也罢,都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每日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让他无从下手。

荣信公主寡居多年,和文惠帝都不甚热络,一年到头进宫都难得,更别说主动写信过去。也亏得荣信公主远离宫闱这么多年,傅修宜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拓印到她的信。

傅修宜抽出信纸,迫不及待的开始阅读。起先他的神情只是有些急切,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脸色就变了。

仿佛极为震惊又愤怒,连带着极度的怒气,五官都有些扭曲。旁边的幕僚见他如此,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片刻后,傅修宜突然一手撑住桌子,猛地将桌上的茶壶掀翻了。

倾倒的茶水洒了一地,幕僚和心腹皆是惊了一惊。傅修宜到底还算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虽然偶尔也会有愤怒的时刻,都不如此刻这般外露。似乎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般失态。

傅修宜只吐出一个“好”字,就把那封信狠狠地砸在幕僚脸上。幕僚慌忙接过来,且看便惊呆了。

荣信公主在信里,提起了一件事情,便是有关睿王的。谁都知道当年因为荣信公主和玉清公主关系甚好,连带着对玉清公主生下来的谢景行也关照有加。甚至还为了谢景行不惜与临安侯府翻脸。后来两年前谢景行战死沙场,荣信公主很是难过了一番。

荣信公主自然是了解谢景行的,而遮风心里,荣信公主提出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荣信公主觉得大凉睿王和谢景行很有几分肖似。

这无凭无据的,突然说大凉的睿王和一个死了两年多的人相似,第一反应定然是觉得荒唐。可是傅修宜已经关注了公主府这么长时间,早就发现了荣信公主不同寻常之处,不用说,傅修宜几乎就能确定,荣信公主说的是事实。

不必怀疑,那个大凉来的睿王,真实身份就是谢景行。

幕僚的手几乎要捧不稳这封信,谢景行就是睿王?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谢景行将整个明齐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如果谢景行还是临安侯府世子的时候就已经同大凉私下里有着往来,那么明齐发生的一切,只怕大凉都了若指掌。

“殿、殿下……”幕僚看向傅修宜,眼中闪过一丝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