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33

A+ A- 关灯

荣信公主是谢景行从前的姨母,可也是明齐的公主。在江山和亲情面前,总要做出一个取舍。更何况这亲情里还有欺骗的成分。

过了片刻,她走到桌前坐下,取出纸笔,拿笔沾了墨汁,就要往纸上写字,却又在即将落在纸上时堪堪停下动作,仿佛十分纠结的模样。

这一封信写下去,这一封信送出去,等待谢景行的是什么无人可知,也许是万人指责,也许是身陷险境,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一封信完成,也就代表着她做出了取舍,她和谢景行过去的那些情分,也就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从至亲的人变成有着仇恨的人,对于荣幸公主,对于谢景行都是一件痛苦的事。荣幸公主不敢想这结局,可她也没办法。

她确实也没想到,从前听到谢景行死讯险些跟随而去的自己,如今却要亲自把谢景行往可能的死路上推。

她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提笔迅速书写起来。

……

平南伯府上,苏煜和苏夫人瞧着苏明枫紧闭的书房门,皆是面面相觑。苏明枫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心中思慕一个姑娘,可惜这桩姻缘却是有缘无分。之前有太子在前威压,好容易苏家愿意冒着这个险不惜与太子杠上也让苏明枫先娶沈妙下手,谁知道太子的事情过去,却又横空杀出个睿王过来。

沈信那样疼爱女儿的人,最后还是不得不遵从圣旨让自己嫡亲的闺女远嫁大凉,就更别说他们地位不如将军府的平南伯了。

苏夫人叹了口气,道:“如今之计,也只得等日子长久过去,明枫自个儿想明白,忘记沈家小姐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来,”苏煜摇头:“明枫性子随我,长情。要移情别恋,忘了沈家小姐,只怕没那么简单。”他看向苏夫人:“咱们站在这里也没用,还是先回去,让明枫自己想想吧。”

苏夫人瞪了苏煜一眼:“感情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都不知道心疼。这是我儿子,看他心里难过,比剜我的肉还疼呢。”

“那你也不进去劝他,劝了他也不听,不也是一样嘛。”苏煜委屈。却见外头苏明朗抱着厚厚一摞子字帖路过。

苏明朗随着年纪越大,终于收起小时候的活泼,渐渐成为了第二个苏明枫,不过比起温和有礼的苏明枫,苏明朗要更为高傲一些。如今面对自己爹娘都要端着个小大人的架子,苏煜明着暗着都抱怨了几次苏明朗现在越发不可爱了。

苏煜唤住他:“明朗!”

苏明朗停下脚步,朝着二人走过来,唤了一声爹娘。

“你大哥今儿个受了打击,心情不甚好,爹有个重要事情交给你,你去你大哥书房里,与他说会儿话,劝解劝解他。”

苏明朗性子虽然有所改变,不过和苏明枫还是如同以往一般亲近。想来也是,苏明朗启蒙启的晚,小时候又生的圆润如肉球,不是被小伙伴嘲笑就是被苏煜责备,每每都是苏明枫护着他,在苏煜面前给苏明朗求情。苏明朗吃水不忘挖井人,长大了记得自家大哥小时候对他的好。

苏夫人也道:“对对,明朗,你让你大哥教你写字,或者让他陪你玩会儿叶子牌,总归别让他闲着。”

苏明朗看了这夫妻二人一眼,老气沉沉的道:“你们是想让我劝劝大哥,别因为沈姐姐的亲事难过了吗?”

苏煜、苏夫人:“……”

苏明朗看了一眼书房里亮着的灯,道:“我们兄弟二人要说些知心话,爹和娘没事的话就先走吧,我不会让大哥投河自尽的。”

噎了半晌,苏夫人才道:“那就谢谢明朗了啊。”

苏明朗迈步走向苏明枫的书房,他费力的推开门,只见苏明枫坐在书桌前,神情有几分焦躁复杂,这些日子他总是出现这个神情。

苏明朗爬上与苏明枫离得很近的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好,才看向苏明枫道:“大哥,喜欢就去争取。”

苏明枫:“?”

“大丈夫敢作敢当,”苏明朗一脸郑重的给他鼓气:“身为兄弟,我一定会支持你的。既然你喜欢沈家小姐,就去抢亲,把她抢过来。反正比起那个不认识的什么王,大哥你优秀得多。”

这才明白苏明朗究竟在说什么,苏明枫失笑,摇了摇头:“她嫁给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为什么难过?”苏明朗疑惑的问:“你不喜欢沈姐姐了吗?”

“别听娘瞎说,我何曾喜欢过她?”

“可是你还派人偷偷调查沈家姐姐,”苏明朗控诉:“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苏明枫摇了摇头:“我可不是因为喜欢才这么做,不过是因为……。”他语气突然顿住,面上又浮起复杂的表情。

苏明朗看着他:“大哥,你现在真奇怪。”

“二弟,”苏明枫突然开口问:“你还记得临安侯府的谢景行吗?”

“谢哥哥?”苏明朗道:“我当然记得,那不是大哥最好的朋友吗?当初大哥说谢哥哥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日后让我不要提起谢哥哥,怎么今日又提起了。大哥,谢哥哥回定京了吗?”

苏明枫摇头:“没有。”他问:“你也觉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当然。”苏明朗道:“谢哥哥虽然很凶,嘴巴也很坏,还老是欺负我,不过对我们家都挺好的。大哥以前不是还说过,大哥是临安侯府的老幺,谢哥哥是大哥的大哥。”

苏明枫沉默。

苏明朗好奇的看着他:“大哥是不是和谢哥哥吵架了?”

苏明枫站起身来:“没有,我出去一趟,明朗,你留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

定京的夜色掩盖了一切,公主府和平南伯府上,暗流如同在礁石低下翻涌起伏,在平静的水面酝酿着足以毁灭一切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