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3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5:39
字体大小 + - 关灯

“爹娘是爹娘,哥哥是哥哥。我给你的和爹娘给的怎么能一样?”沈丘急了,把银票往沈妙手里一塞,头也不回地走了。沈妙看着他的背影哭笑不得,想着得找个机会让莫擎给沈丘偷偷还回去。

正想着,却见沈信从外头走进来,道:“娇娇,爹有话跟你说,来,咱们去书房。”

罗雪雁闻言,就要跟进去,一边道:“正好,娘也要交代你几句。”

“夫人等会子再交代也不迟,”沈信道:“让我和娇娇爷儿俩单独说几句话。”

罗雪雁嗤之以鼻,却也没再跟进去了。她以为是沈信要偷偷给沈妙拿银子或是别的东西,因此也没多想。

沈妙随着沈信进了书房,沈信让下人在外头守着门,让沈妙在屋里的桌前坐下,给沈妙拿糕点清茶吃。又自己在沈妙对面坐了下来,深深叹了口气,道:“再过几日,娇娇你就要出嫁了。我打算让莫擎也跟着你去大凉。”顿了顿,沈信又道:“虽然睿王是永乐帝的胞弟,在大凉也颇有地位,不过皇家总是是非多,有些事情也未必就如表面上看的那般简单。到了那头,千万不要委屈自己,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睿王,你是睿王千金白银娶回去的,他总要护着你,你不要自己扛,交给他来办就好。”

沈妙应了。

“若是睿王也护不住你,你也别怕,还有爹娘。我在沈家军里挑了几个人,身手虽然比不上莫擎,却也不是等闲之辈,打扮成沈府的陪嫁侍卫给你一并带过去,总归不要让自己吃亏就是了。”

沈信谆谆善诱,沈妙想了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爹,你和娘……就没想过要离开明齐么?”

沈信一怔,看向沈妙没说话。

话既然都已经说出口,沈妙索性就将它全部说出来,她道:“既然如今我已经嫁到了大凉,皇上必然会对沈家有所隔阂,虽然爹娘现在仍然是武将,可日后皇上不见得会重用你们。君主心思向来难猜,若是皇上起了别的心思……倒不如现在就以不放心我一同去往大凉,兵权不要就不要,反正留在明齐,说不定哪一日兵权也就被收了回去。”

她话说的婉转,若是在这之前,听了沈妙这番话,沈信定然还会有些摸不着头脑。可那一日谢景行与他说了很久的话,再听沈妙的暗示,沈信立刻就明白过来。他不由得在心中苦笑,原来明里暗里,自己的女儿已经提醒过自己这么多次,为什么他一次都没有放在心上?是因为沈家精忠报国的家训吗?还是他根本就没有打心底的信任过沈妙说的是真的。

沈信道:“皇家要打压沈家,忌惮我手中的兵权,断然不会让沈家轻易离开明齐的。更何况,他们还想用沈家来牵制你。”

沈妙一愣,一直以来,她顾忌着沈信,对于明齐皇室的冷漠无情都不敢说的太明白,倒不是觉得沈信愚忠,而是沈信从小被沈老将军教诲的就是要忠君报国。让一个人推翻过去几十年崇敬的东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做到。可是眼下沈信这番话,倒像是看的极为通透的模样。

沈信道:“娇娇的顾虑,爹都知道,不过,爹还是不能走。”

“如果爹下定决心,便是用些手段,总也能离得开的。”沈妙道:“天家想用沈家来牵制我,或者是用我来牵制沈家,打的算盘是好,倒也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说到最后,眉宇间隐隐带了戾气,话语都变得锋利起来。

沈信哈哈大笑:“原先觉得娇娇太过柔婉,倒不像是我武将家出来的姑娘,如今见你这模样,和为父如出一辙,倒有了几分巾帼英雄的风范。不畏强权,心有丘壑,很好!”他喝了一口茶,又道:“娇娇这般聪敏,要寻个法子也不难,可日后又如何?”

“日后?”沈妙疑惑:“什么日后?”

“娇娇。”沈信突然开口道:“天家人视沈家如眼中钉,就算有朝一日明齐强盛,沈家也终有一日会成为板上鱼肉任人宰割。”沈信长叹一口气:“我沈家人身正不怕影子歪,便是死了也不怕,只是却不愿意你娘、你大哥、还有你也受牵连,更不愿沈家世代清明,你祖父祖祖辈辈传来下的忠贤之名被人侮辱。”

沈妙的一颗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她猜到了沈信将要说什么,可她有些不敢相信。

下一刻,就听沈信的声音响起:“这个天家忠仆,我沈信不干了。”

沈妙猝然抬头,她道:“爹……”

“娇娇不必劝我。”沈信爽朗一笑:“你爹我虽然尽忠,却也不会效忠狼心狗肺之人。更不会搭上全家的性命。正如利索看到的,如果现在我沈家众人随着你一道去大凉,若是有朝一日大凉对明齐进攻,天下百姓就会骂我们沈家乱臣贼子,就会骂你助纣为虐,莫名其妙的污名,我们可不背。”

“而我们留在定京,你一人远嫁,若是有朝一日明齐和大凉兵戎相见,你不出面,你只是一介女子,身入浮萍,独自一人在异国,身不由己,百姓不会怪责与你。而我沈家在明齐,更不可能和大凉勾结,自然也不会背上莫须有的污名。”

沈妙摇头:“那样的话,爹难道要以沈家军的名义,代替明齐和大凉作战吗?”

“不。”沈信笑了:“在那之前,陛下一定会对沈家动手的。即便皇上不动手,我也有办法让他对沈家动手。”沈信看着桌上的茶水:“天家多疑,只要动些手脚,让皇上听一些空穴来风的传言,皇上对沈家忌惮已久,定然会按捺不住出手的。”他说的讽刺,替文惠帝征战多年,守护江山,多次出生入死,可只要小人在文惠帝面前说些谗言,文惠帝就会忘记臣子对自己的效忠,毫不犹豫的下手抹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