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3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5: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个可能实在是惊世骇俗,他抬眼看向高阳,目光有些怀疑不定,面上却是温文尔雅的微笑道:“高太医怎么在这里?”

高阳一边替裴琅把脉,一边道:“睿王召我过来给你瞧病,我就过来了。”他把把完脉象,道:“差不多是稳定下来了。不过定王之前对你的双腿用刑,你的腿伤了筋骨,我得给你施针,否则你这双腿过不了多久就会废了。”

裴琅一愣,傅修宜对他下手极狠,似乎是十分痛恨背叛他之人,虽然没有要他的命,大约也是没想过要留着他的。所以对于肢体残缺之事不甚在意,事实上,若是没有那场大火里有人将他救出来,按照傅修宜的话,这几日也就该挖掉他的膝盖骨了。

此刻听闻高阳说话,饶是裴琅一向淡定,心中也忍不住掠过劫后余生之感。

“傅修宜下手可真狠,”高阳从医箱里拿出一排的金针,让高阳做好,挽起裤腿,开始慢慢的为他施针,一边道:“外表倒看不出来他如此心狠。”

裴琅心中一动,高阳到底是明齐的臣子,还是专为皇室看病的太医,可竟然直呼定王的名讳,不仅如此,说起傅修宜的时候,语气里也不见一丝尊重,仿佛在点评某个无关紧要之人。于高阳这样的身份,不但没有谨小慎微,反而这样……实在有些奇怪了。

高阳头也不抬,专心致志的为裴琅施针,突然开口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和睿王究竟有什么交情?”

裴琅顿了顿,才笑道:“高太医愿意告诉在下?”

“不瞒你说,我就是睿王的人。”高阳道。

这一回,换做是裴琅不言了,他心里吃惊高阳的身份,可最让他吃惊的是,高阳竟然就这么毫不遮掩的告诉他这个秘密。那高阳现在算什么,大凉派到明齐来的奸细?潜伏在明齐皇室就是为了什么,毒死文惠帝?

还是干脆就直接被睿王收买了,策反了?

“你是不是在惊讶,我为什么要将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你?”高阳仿佛能猜到裴琅心中所想似的,又继续说道。

“不错。”裴琅坦言:“我的确不解。”

“这有何难?”高阳一笑:“定王府起了大火,火灭之后傅修宜会派人寻找尸骨,找不到你的尸骨,傅修宜不是傻子,就会知道有人救了你。救你之人还一把火烧了他的地牢。这笔账傅修宜自然是要算到你头上的。惹了定王府,明齐之内只有睿王府能庇佑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和睿王府绑在一块儿,既然如此,都是自己人,有什么秘密不能说的?”高阳抬起头,冲着裴琅笑眯眯道:“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裴琅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被人强行绑在了一起,还说什么“一条船上的蚂蚱”,心中郁闷也不是,不郁闷也不是。不过他很快就抓住了高阳话里的关键,他说:“定王府的那把大火是你们放的?”

高阳:“当然。”

裴琅倒抽一口凉气,那地牢可算是整个定王府最重要的地方,关着的人对傅修宜来说也十分有用,被人一把大火烧个干净,裴琅都能猜得到傅修宜心中的熊熊怒火。普天之下竟然还有人敢这么做,高阳说的没错,整个定京城内,能让傅修宜忌惮几分的,也就只有睿王府了,也就只有睿王府能庇佑他。

裴琅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是睿王救了我?”

“不然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救你出去。”高阳道:“也没人敢冒这个险。”

“可是他为什么要救我?”裴琅试探的问道:“因为别的人请求他这么做吗?”他不知道高阳知不知道沈妙的事情,因此也不敢说出沈妙的名字,只怕给沈妙带来麻烦。

高阳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一根金针刺进他的膝盖,裴琅眉头微微一皱,只听高阳道:“不错,因为我们王妃所托。”

“王妃?”裴琅一愣:“睿王妃?”他不曾听过睿王有什么王妃,更不知道睿王妃和自己有什么交情,就问:“睿王妃为何……”

“大约是看在和你曾有师生之谊吧。”高阳笑的体贴:“睿王妃毕竟曾做过你的学生。”

裴琅:“她是……”

“沈妙。”

------题外话------

大概还有一章奏可以结婚了!撒花!

☆、第一百九十一章秘密

明齐的这个年头,过的算是开心,似乎也并不怎么开心。

开心的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总是令人高兴地。不开心的是年头一过,沈妙就要嫁往大凉。随着时间一日日逼近,沈宅众人每日脚不沾地的忙碌,沈妙的嫁妆、要带的侍卫仆人、陪嫁丫鬟、与大凉车马劳碌要走的哪些路都要准备。

沈信给沈妙准备的嫁妆虽然比不上谢景行给的聘礼,却也是十分殷实。商铺田地这些没有给,因为在大凉也用不上,车马劳顿家具也没怎么带,除了一些珍稀的首饰外,基本上都是折成了白花花的银子。在异国,其他的东西或许都可有可无,银子却是不可或缺的,手头有现银也要方便的多。

本来沈信夫妇给沈妙准备的银子也是足够了的,偏沈丘还暗中将沈妙拉到一边,又从袖子里摸出厚厚一沓银票,只道:“这是通汇钱庄的银票,在大凉也是可以用的。”又赧然道:“大哥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这些银票给你,妹妹可别嫌少。”

沈妙瞧着被沈丘捏的皱巴巴的银票,心中便是一阵暖流涌过。沈丘到底是个年轻的男人,兵部那些小兵们成日为他卖力,沈丘自然偶尔也要投桃报李,请他们吃个饭什么的。沈丘的那点子俸禄是不多的,大多都是从前立军功下来的赏赐,不留着日后成家,反而给她,沈妙心中感动,就道:“大哥,爹娘给我的银票可以一辈子吃穿不愁了,你给我这些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