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2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5:0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几乎可以猜到自家大哥在谢景行眼里是有多好笑了。

谢景行扫了一眼那些兵器,从里头随手拿起一把短短的匕首来。

“这个?”沈丘一愣,倒是没想到谢景行会选一把短匕首,就意味深长道:“妹夫好眼光,不过一寸短一寸险,这样的匕首平日里可没几个人敢拿啊。不要因为这个轻就选,不如选这把长剑,虽然锈了些,却也不重,你提的动的。”

“多谢大哥,”谢景行一笑:“我就要这个。”

沈丘冷哼一声:“那就别怪大哥对付你对付的不留情面了,实在是你选的这把兵器太过拙劣。”

谢景行扯了扯嘴角。

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是唇角的笑容,似乎总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几分嘲讽,极容易激怒人。沈丘当即就扛起一把长枪,枪头直指谢景行。

罗雪雁掩面。

“请,大哥。”谢景行彬彬有礼。

“大言不惭!”沈丘一把当先的扛着长枪就冲了过去。

许多年后,威震四海的威武小将军沈少将变成了沈老将,一生赫赫军功惹无数人羡慕,打过的胜仗数不胜数,被誉为战神,被所有习武之人尊重崇拜……但他还清楚的记得这个有着温暖日光的午后,这将成为他在未来无数年中无法磨灭的记忆……和耻辱。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沈丘扛着枪冲过去,二人就混做一团,不过很快却又分开,沈丘的枪掉在地上,睿王两根手指夹着匕首,稳稳的搁在沈丘的脖子上。

沈家众人:“……”

睿王松开手,将匕首在指尖潇洒的把玩一转,才似笑非笑的看着沈丘,道:“多谢大哥承让。”

六个字,沈丘的面色顿时变得紫红。

沈家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罗潭喃喃开口:“丘表哥……是输了吗?”

众人一震。

沈丘的武功,在明齐年轻一辈中,说是第二,无人敢称第一。一来是自小就由沈丘亲自教导,沈家世代戎马生涯,屋里藏了不少武功书籍,沈丘也算是积蕴深厚。二来,沈丘年纪尚小的时候就被沈丘带在身边跟着征战沙场,是真刀真枪见识过来的。有了这两样,可以说,沈丘的一身武艺,全都是满打满扎,没有一点儿虚的地方。

可是沈丘的枪竟然被睿王给挑下来了,睿王的匕首还架在沈丘的脖子上,这怎么看,沈丘都没剩呀。

沈丘咬了咬牙,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道了一声:“愿赌服输。”

罗潭已经率先拍手叫了起来:“妹夫好厉害!能打得过我丘表哥,你是明齐身手第一啦!”

罗凌连忙捂住罗潭的嘴,罗潭好歹是沈丘的表妹,却给外人鼓劲儿,沈丘听了只怕更为难过。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罗雪雁,想着自己儿子输给外人,罗雪雁肯定心中也不舒坦,谁知道回头一看,却见罗雪雁已经快步走到回来的睿王身边,道:“景行,你的武功这样好啊?”

“自幼习武,不过都是花拳绣腿,”睿王笑道:“不比大哥稳打稳扎,惭愧。”

“年轻人不要总是这么谦虚。”罗雪雁道:“若是有骄傲的本事,就该骄傲起来,这才像是少年人。”

沈妙心中默默道,谢景行已经是天下第一骄傲了,再让他骄傲,他就能登天了……

这一顿饭,总归来说是吃的宾主尽欢,罗雪雁和罗潭又问了谢景行许多武功上的问题。谢景行态度谦逊的恰到好处,又似乎什么都会,很快就让罗雪雁惊喜不已。等谢景行离开后,众人都各自散去,罗雪雁还念叨着:“睿王这孩子看着还是不错的,且不说身份,单是胆识才貌和人品,都是世间佼佼者。”

“戴着个面具谁能看得清他长什么样。”沈丘道:“娘也太偏心了,万一他脸上有疤丑的很怎么办?再说了,人品又是如何看出来的?我瞧着也不怎么样。”

“你懂什么,”罗雪雁道:“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孩子我虽然瞧不见脸,看气度也是不错的,便是真的脸没那么好看,气度也就能弥补他脸上的不足。再说了,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这人品如何,看人眼睛就能看出来了,这是装也装不来的。”

沈丘撇了撇嘴:“就是偏心。”

“沈丘你今儿个是够了啊。”罗雪雁扫了他一眼,想起之前的事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处处针对人家安得是个什么心?有这功夫去妒忌别人不如好好练你的武功,在人家手里没过几招刀都在脖子上了,说出去还要脸不要了?”

沈丘忙道:“我知道了娘,我现在就去找爹练武!立刻!马上!”边说边一溜烟儿的逃跑了。

罗雪雁瞧着桌上的木箱子,那里头装着沈妙的嫁衣,想着这么贵重的衣服还得要锁着才放心。就搬起箱子打算亲自放到库房,却见箱子表面的箱盖上,似乎还有一个夹层。

她心中疑窦顿生,将那夹层打开,一个红布包着的小册子顿时从里面落了出来。

另一头,沈丘正与沈信说话。

“爹,那睿王练武绝对不止几年时间,看这模样,应当是从小开始习武的。否则不可能几招之内就和我分出胜负。”沈丘想了想,又道:“况且,他的招式也十分狠辣,比起那些小兵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按理说,一个皇室子弟,不必如此的。”说罢又恨恨道:“这次是我掉以轻心,下次再来,一定揍得他刮目相看!”

沈信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不是他对手。”

“爹!”沈丘大惊失色:“您不会因为我一次失误,就再也看不起我了吧!我这次真的是掉以轻心了,谁晓得他一个看着好看的白脸儿书生,竟然深藏不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