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2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5: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但是很多事情,是说不明白的,她总不能将前世的事情和盘托出,且不说别人相不相信,她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沈妙以为谢景行还会追问下去,他却是点了点头,道:“可以。”

沈妙一愣,随即松了口气。

和谢景行打交道最让人舒心的一件事就是,在不是朋友之前,谢景行会想法子搞清楚对方身上的所有秘密,但成为朋友之后,他尊重且不会逼迫人去承认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情。

当然,或许他也能通过自己的法子弄明白。

“不过,”谢景行沉吟道:“定王府守卫众多,在傅修宜眼皮子底下救人,可没那么简单。”

沈妙心中一动:“你要亲自出手?”

“不然?”他语气听不出喜怒,却带着点莫名意味:“你亲自要求救的人,我可不敢出一点差池。”

沈妙犹犹豫豫的看着他,谢景行的身份如今因为一个荣信公主和苏明枫就已经够头疼了,不过这两人好歹从前和谢景行还有一丝半点情意,可是傅修宜就算了。若是傅修宜知道谢景行的身份,不趁机搞出点事情,沈妙也就白认识他这么多年了。

“你……小心些。”沈妙道:“我可不想进了门就变寡妇。”

谢景行道:“你怎么能这么咒自己?”又暧昧一笑:“放心,不会变寡妇的。”

沈妙:“……”算了,这人方才说的话肯定又是在唬着她玩儿,谢景行那么谨慎的人,应当不会亲自出马,还是她多虑了。

等又说了一会子话,罗雪雁身边的丫鬟就过来催着吃饭了。沈妙和谢景行走出去,一顿饭吃的极为融洽,谢景行当年连不近人情的荣信公主都哄得高高兴兴,就更别说爽朗爱笑的罗雪雁了。他见识广博,言辞有礼,就连罗凌也忍不住被他的一些观点吸引了目光。

沈信这般挑剔的人也说不出话来,沈丘却惦记着晌午沈信与他说的,要他和睿王切磋切磋武功,吃饭吃到中途的时候,就大喇喇的抛出一句:“今儿饭吃的太多,妹夫,等会儿陪大哥切磋切磋,成日闷在屋里坐着可不成,咱们男儿家还是应当活络活络筋骨。”

沈妙停下手里的筷子,罗雪雁骂道:“沈丘,你皮痒了是不是?要为娘跟你切磋一下吗?”

“娘,”沈丘委屈道:“咱们年轻人的事,您就别搀和了。”又看向睿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哟,差点忘了问,妹夫你会武功吧?”

“略懂一点。”谢景行笑着看他。

沈丘正色道:“那就好,毕竟是皇室中人,想来请的拳脚师父也是不差的。放心,大哥一定会让着你的。不过大哥是在军中呆过的人,成日和那群兵小子比划,手下没个轻重,要是不小心……”他拱了拱手:“还望妹夫体谅一回。”

他一口一个“大哥”“妹夫”喊的亲热,话语似乎也是十分愧疚,然而看那脸色和语气,怎么看都是跃跃欲试的欣喜。感觉若非此刻饭还没吃完,就要立刻拉着睿王去校场上比划一番。

罗潭和罗凌作壁上观,罗潭是想着,她也很好奇睿王的功夫究竟是什么程度。世人对于大凉睿王的消息知之甚少,从前也不过是知道大凉皇室个个生的美貌,这个睿王也不例外,不过其余的就很神秘了,功夫也没有被人特意提起过,想来应当不出众。

不过罗潭又相信自己的直觉,上次去睿王府求睿王帮忙的时候,感觉睿王分明是个很厉害的人。

沈丘对上睿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罗潭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权当是围观了。

罗雪雁已经气的恨不得现在就上手揍沈丘一顿,奈何睿王在这里,总要维持她主母的好气度。她只得看向沈信,语气威胁:“你也不管管?”

谁知道向来对罗雪雁千依百顺的沈信眼皮都没抬一下,夹了一口菜吞了,才一副置之事外的态度道:“管什么,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沈妙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沈丘哪有这样大的胆子,三番五次挑衅罗雪雁的耐心,分明就是沈信在背后撑腰。沈信想试谢景行的武功?

沈妙抬眸看了一眼身边的谢景行,似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谢景行侧头,唇角一勾。

这人怎么就有这样的本事,送个嫁衣也能扯得人仰马翻,沈妙真是佩服极了。

有了沈信的首肯,罗雪雁这回再阻拦,倒显得她不近人情了。于是吃过饭后,沈丘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谢景行去沈宅院子里的空地上。

罗雪雁怕出什么事儿,只得跟上,沈信自然是要去看的,罗潭拉着罗凌也要去看热闹,沈妙不想去也得去了。于是院子里围了一圈人,倒像是来看擂台比试的。

罗雪雁对沈丘明里暗里警告不许出什么事儿,下手要温和些,睿王是个读书人,皇家子弟没吃过苦,不要用对待那些兵小弟的野蛮态度对他,不要吓着人家。

沈丘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兴冲冲的教手下抬了一排武器,问:“妹夫想要哪把,先选!”

说的极为大方的模样。

再看那拿出来的武器,好家伙,长枪、战戟、铁棍、弯刀、九节鞭、巨锤、长剑……。甚至还有几把巨大的斧头。

一看就是极为笨重,又很不好挥动的兵器。

罗雪雁气的已经不想看了。

睿王目光微微一怔。

沈丘得意道:“妹夫,这些兵器可都是极为称手的,你要是喜欢那把,尽管选,也算是大哥让着你。”

沈妙:“……”

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的沈丘虽然一直都不是什么心思活络之人,那也只是在人情世故之上,武将应有的冷峻和铁血还是有的。可是今日和谢景行一比,为何显得这般笨拙,几乎是个孩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