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1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4:58
字体大小 + - 关灯

罗雪雁拿着那沉甸甸的凤冠,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睿王就算是做戏,如今做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这凤冠怕是整个明齐女人梦中期盼的,比起皇后的凤冠都不遑多让。她惶惶开口:“景行,娇娇戴这顶凤冠,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这凤冠上头的动物可是凤凰,凤凰是万鸟之王,只有皇后或是公主才能戴它。沈妙虽然嫁给睿王,是睿王妃,那也不到公主的地步。冠上面应当是彩雉才对。

睿王笑道:“夫人放心,这顶凤冠,皇兄是知道的。我们大凉皇室,就只有兄弟二人。娇娇嫁到皇室,也就是皇室中人,凤凰而已,她担得起。”

沈信若有所思的看了睿王一眼,罗雪雁还想说什么,就听见罗潭叫了一声:“好漂亮的绣鞋!”

罗潭从木箱底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只绣鞋,将它托在掌心。

这绣鞋做的非常小巧,当也是红色的,只是鞋面上也绣着小小的凤凰,鞋面本就小,要绣出一整只凤凰已经十分不易,更何况这凤凰羽毛上都用细小的宝石点缀。然而鞋底也是有图案的,亦是有莲花展开,寓意步步生莲。鞋面上最上头,有两颗又圆又大南海鲛珠。

沈妙见了就是微微一愣。

南海鲛珠很是珍贵,因着采捕人只能采到浅海的珍珠,深海里的便不好打捞,只有最有技巧的采珠人才能进到稍微深一点的海域中,即便如此,能遇到这样的鲛珠,也很不易。

沈妙记得,如今最得宠的徐贤妃才有一颗,还日日戴在头上以示不同。却不知如今眼前就有两颗,还被随手放在脚底。

晓得了,也不是徐贤妃会如何愤怒。

沈信沉默了片刻,慢慢的吐出一句:“你有心了。”

这样的排场,这样精致的嫁衣,整个明齐足可以称是独一无二了。睿王本可以不必做到这个地步的。但是他做了,无论如何,这总能让沈妙在出嫁之时,得到的不是嘲讽,而是羡慕。

睿王一笑:“娇娇高兴就好。”

沈妙心里一动,瞧着那精致的、美好的凤冠霞帔,那千娇百媚的红绣鞋,想着,这样的衣裳穿在身上,定然是极为风光的。

她前生一辈子都没有穿过这么华丽的衣服。

前生嫁给傅修宜的时候,傅修宜还未出头,简朴朴素是她平日的习惯。后来傅修宜登基,她成了秦国人质,更勿用提什么华丽的衣服。再等她回来的时候,宫里已经多了一个美貌聪慧的楣夫人,和楣夫人比百媚千娇,她是自找苦吃。再然后,她作为皇后,要穿的端庄大气优雅,老沉的颜色,一板一眼的款式。明明是妙龄女子,和楣夫人比起来,却像是活活年长了楣夫人许多岁。

算起来,她的少女时期,似乎在嫁给傅修宜的那一夜就开始彻底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痛苦的,被迫的非常成长。

谢景行是老天派来让她完成前生夙愿的么?沈妙心中失笑,好似她的一些遗憾,谢景行都在不知不觉中,帮她填补了完全。

这或许,也是一种命中注定。

嫁衣之后,就连挑剔的沈丘也没话说了。

平心而论,如果换做是沈丘,是做不出来这么讲究,这么精细昂贵的嫁衣的。虽然他也会一门心思将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给自己心爱的姑娘,可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睿王能做到,因为他是睿王,仅此而已。

沈丘不由得看向沈妙,若是沈妙跟了这样一个人,一声荣华富贵,如果这个睿王性子也真的如今日表现的这般好,那沈妙的这一生,大约也是值得的吧。

又说了一阵子话,罗雪雁热情的邀请睿王留下来吃饭。睿王倒也没有拒绝,笑道:“不过我想与娇娇单独说两句话,不知道夫人可准允?”

沈丘立刻警醒道:“你要和妹妹说什么话?与我说也是一样。走,咱们去院子里切磋两招……。”

罗雪雁拎着沈丘的耳朵让他一边去,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睿王能跟你这样的粗人比划么。”再看向睿王,眼里都是止不住的笑意,道:“那让娇娇带你进屋去说吧。别说的太久,等会儿就该吃饭了。”

沈妙、沈丘:“……”

娘,您还记得谁是您亲生的么……。

罗雪雁是越看越觉得睿王不错,堂堂的大凉亲王,想和沈妙说话却还要特意来过问她的意见,可见是个知礼的。罗雪雁也正想着让沈妙和睿王多呆些时间,方才二人的眼神小动作她可是看在眼里,女人最懂女人心里在想什么,沈妙那个模样,分明是对睿王还有些意思,怎么就没看她瞪罗凌,瞪苏明枫,瞪冯子贤?

这样欢欢喜喜的小冤家,才叫话本子里写的呢。

罗雪雁喜滋滋的去吩咐厨房了,沈妙虽然也是颇有些无语,却还是看了一眼谢景行,道:“你跟我到我院里来。”

沈丘眼巴巴的也想跟上去,沈妙回头道:“大哥,你就别去了。”

沈丘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妹妹!”

“丘表哥。”罗潭拽住他的衣角:“人小两口说悄悄话,你个大男人偷听什么嘛。”她看了一遍心不在焉的罗凌:“你想切磋的话,找凌表哥好了。”

罗凌回过神来,苦笑一声,却还是道:“表哥想切磋,我自然奉陪。”

沈丘今日被屋里的女人们第一次不约而同的排斥,心中委屈极了。沈妙未来的夫婿,他自然要好好考验一番,怎么能仅仅因为花言巧语和一张看不清楚的脸就骗的女人们对他好言相交?女人果然都好骗。他看向沈信,不悦道:“爹,就这么放过那小子不成?”

沈信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看了沈丘一眼:“吃完饭,你和他切磋一下,试试他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