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17

A+ A- 关灯

这点子小动作却被罗雪雁看在眼里,心中越发欢喜。这门亲事如今是想换也不能换,只能变着法儿安慰自己。谁知道今日一见睿王,却觉得此人不错,便感觉欣慰了许多。这会儿再看这二人动作,可不是小儿女间打打闹闹做什么。自家女儿成日端着个老沉人的架子,都没有年轻姑娘家的天真烂漫,偏在这睿王面前表现出小女儿家的一面,那睿王看着也是对沈妙宠溺的很。或许这桩亲事,就是天作姻缘也说不定。

睿王比起傅修宜在罗雪雁心中,起码高出了一千个罗凌的位置。

正想着,沈丘却在一边叫了起来:“三个月?明明赐婚圣旨是前不久才下来的。你分明就是说谎,难道你未卜先知,三个月前就知道要娶妹妹,还有,你怎么知道妹妹的尺寸,拿件不合适的嫁衣,再好看妹妹也不穿!”

沈妙也看向谢景行,她也想听听谢景行如何应付沈丘的问题。

谢景行果然是个中高手,只道:“三个月前在街上偶然见过娇娇,那时候惊鸿一瞥,下定决心非娇娇不娶,皇兄只让我送嫁衣给心爱的姑娘,却未说要求娶之后才能送。索性,到底是娶到了。”说到最后,声音愉悦无比,只是扫了沈丘一眼,却像是十足的挑衅。

沈丘在说话这上头,根本就不是谢景行的对手。一番话,又让谢景行说的漂亮,自个儿却没捞着好。

“至于尺寸……”谢景行微笑:“有心找,总能找到。”

他示意铁衣上前,铁衣“蹬蹬蹬”的小跑着从外面出去,不一会儿又抱了个巨大的箱子“蹬蹬蹬”的跑进来,将箱子放到了桌上。

那箱子也是有些大的,似乎是香木做的,从其中飘出来若有若无的梨花香气,闻着沁人心脾。众人不由自主的围在桌前,想着那嫁衣大概就是在其中。

饶是沈妙自来平静,心中却也有些期盼起来。

前生的嫁衣,是她一针一线绣的,对于同傅修宜的大婚,她总是格外上心。她也想花团锦簇,华丽烂漫,毕竟女子一生最美的时刻,似乎也就是在作为新娘的那一刻。可是傅修宜当时还在藏拙,要求简谱,婚事不宜张扬,于是她也只能收起自己想要华丽的心思,将嫁衣绣的样式简单,图案朴素。

可到底是对未来充满向往的女子,又极是爱俏,于是她想了个法子,在红裙外头用暗红色的丝线绣了并蒂莲。又在纱衣里头绣了点点桃花。因为纱衣在外衣里,别人看不到。红裙上的并蒂莲又是红色丝线绣的,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整个衣裳还是朴素简单的款式。

可是她心里却为自己这个小小的花样十分得意,她想着,夜里等洞房之后,夫妻之间喁喁耳语,她就让傅修宜猜一猜,看傅修宜能不能猜出嫁衣上的花样。傅修宜终会看到她心灵手巧的一面,慢慢慢慢的喜欢上她的。

可是到了最后,那一夜灯火灿烂,她在新房等了整整一夜,等的红烛流干,一颗心等的冰凉,都没有等到傅修宜。第二日清早的时候,却被告知昨夜里傅修宜喝醉了宿在书房。她一夜没睡,却又要进宫给皇帝皇后请安,迷迷糊糊出了丑,又让傅修宜不忿。

几乎冷落了她两三个月,傅修宜才碰了她。

那件嫁衣,是她痛苦的开始。从嫁人一夜的委屈,她数不尽的委屈就开始铺天盖地而来了。

沈妙一直觉得,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另一个人的心就总会被焐热。就算是不喜欢,总也会因为那些不计回报的好,而有所动容。但就有这么一种人,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别人给与的一切,却还要嫌弃旁人做的不好。

那件嫁衣,沈妙那些少女欢喜的、隐秘的心思,最终是无人知道的了。她那句想问的:“夫君,你认真看看我这件嫁衣,可曾发现了什么?”用尽一生也没有问出来。她想穿嫁衣给看的人,一辈子都没有看过。

她恍惚的想的出了神,直到耳边响起罗潭的一声惊呼,才将她从回忆里拉出来。

但见罗雪雁伸手从箱子里慢慢的取了衣裳抖开,让众人都得以瞧见。

动作似乎都是小心翼翼的,仿佛生怕折腾坏了它。

非常鲜艳的大红,丝线极细,仿佛是千万根细细的丝线交织而成的锦缎,又经过最好的绣娘裁剪,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

大红色的布料里,细细密密的闪着璀璨的金光,不晓得是刮了金粉还是怎么的,将这些金闪闪的东西掺杂进去,整件衣服都好像在闪闪发光。

红娟衫是海鲛锦做的,薄如蝉翼,绯色流霞。绣花红袍闪着金光的红色衣料外,用十二色彩线缠缠绵绵的绣了龙凤呈祥的图案,金龙威武,彩凤朦胧,认真一看,龙凤的眼珠子是用黑色的细小宝石点缀。而龙鳞和凤羽,皆是切割的细细的猫眼石穿着针线,一针一针的绣了上去。

红裙、红裤是一体的,颜色纯正,做的宽大,但有微风拂过,便如仙人行动,飘然如仙。然而这些也是花了心思的,在袍角处也绣了点点莲花,寓意吉祥。

霞帔就更不必说了,花丝、镶嵌、錾雕、点翠,珍珠洋洋洒洒了好几百颗,直教人晃花了眼。

子孙袋、定金银、照妖镜、天官锁。

最吸引人的还是那顶凤冠。

冠口金口圈之上饰珠宝带饰一周,边缘镶以金条,中间嵌宝石12块。每块宝石周围饰珍珠6颗,宝石之间又以珠花相间隔。博鬓六扇,每扇饰金龙1条,珠宝花2个,珠花3个,边垂珠串饰。沈丘甚至还缺心眼儿的数了数,整个凤冠上有彩色宝石一百块,凤凰眼珠子点缀的红宝石就更是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