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51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44:35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问:“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份的?”

“记事起。”谢景行答。

苏明枫倒退两步。

“记事起?”他问:“你很早之前就知道你是大凉人了?”

谢景行不置可否。

沈妙心中感叹,谢景行何必要如此实诚,事实上,他越是这么说,苏明枫就越是会有一种被欺骗至深的感觉,有时候,适当的说一些谎言,对自己,对别人都要容易接收得多。

可是沈妙扪心自问,若是换了自己,怕是也会如谢景行这般坦诚。

对于很亲的人,实在没有必要欺骗了。

果然,正如沈妙所料,苏明枫在听闻谢景行的答案之后,面色变得极为复杂,惊诧、怀疑过后,便像是被背叛了的愤怒之色渐渐涌上,他冷笑反问:“哦,那你现在回来做什么?莫不是看明齐不如你们大凉,还想野心勃勃的在这里插上一脚吧?”

他话说的刻薄,连沈妙也忍不住为之侧目。心中却是明了,局外人看棋,看的最是清楚,苏明枫乍一下知道这么多秘密,必然无法接受,对于身边走得近的人,人们总是特别容易伤害他们。

“是又如何?”可谢景行更不是个低声下气的主,不仅没有顺着苏明枫的毛捋,还气定神闲的承认了。

沈妙想说话,转念一想却又放弃了,观棋不语真君子,今日她且当看戏就好。

苏明枫果然更加愤怒,他冲着谢景行吼道:“我今日总算知道什么叫做乱臣贼子,什么叫做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原来我以为你从小对临安侯不亲,是因为玉清公主的缘故,如今看来,分明就是你一早就要和他们划清关系!你根本不是临安侯的儿子,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临安侯府的一切,甚至谢府的两个庶子都不及你丝毫。你口口声声说荣信公主是你的亲人,你却欺骗她,让她为了你的死讯而成日痛苦。你当我是兄弟,却隐瞒着自己的身份多年,只怕你与我交好,也是有原因的。”

“你不喜欢明齐,不喜欢定京。可那毕竟是养育你的地方,生恩不及养恩大,你享受着明齐给你的一切,回头却釜底抽薪做你大凉的睿王。你大凉国富民强,你大凉兵肥马壮,你为了荣华富贵抛弃明齐的一切。谢景行,你无情无义,你就是个小人!你不配为人臣子,不配为人嫡子,更不配为人兄弟!滚回你的大凉!”

“够了!”沈妙猛地站起来打断苏明枫的话。

苏明枫的这些话,未免也太伤人了。

她转头看向谢景行,没有面具戴在脸上,谢景行的表情一览无余,他没有动怒,没有微笑,只是面色淡淡的,平静的看着苏明枫。好似苏明枫嘴里说的那个人不是他,又好似……根本对苏明枫的话不甚在意。

沈妙的心里,突然就起了几丝波澜。

她看向苏明枫,面上却是浮起一个嘲讽的微笑,道:“哦?苏公子看来倒是大义凛然,这就迫不及待的过来伸张正义了。可惜,你所谓的别人是白眼狼,在我看来,你也一样。”

谢景行一怔。

苏明枫连带着对沈妙也愤怒了,道:“你说什么?”

“说你是白眼狼啊。”沈妙前生在后宫里与楣夫人相斗的时候,自然每日也少不了唇枪舌战。论起嘲讽人来,虽然不是出类拔萃,到底还是从楣夫人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她微微一笑,端的是端庄稳重,越是这样,就越是衬托出苏明枫的无礼。她的声音也轻柔温和,和风细雨一般,字字句句却都是不留情。

“来指责别人之前,最好先看看自己是什么模样。苏公子觉得睿王是白眼狼,觉得睿王是利用你,我也请问苏公子,当初平南伯府,自小到大,谢景行帮了你多少?”

“从你入仕开始,你不懂交际应酬,是谢景行替你出银子打点,想要学拳脚功夫,谢景行帮你请武师。皇上要打压平南伯府,是他在旁提醒着你,劝平南伯急流勇退。若非如此,你以为如今明齐定京还有个平南伯府?只怕坟头的草都有一丈高了。”

“你说谢景行利用你,与你交好有别的图谋?整个定京城,提起你苏明枫,谁不知道是谢景行的发小。从小到大,你身子羸弱,却无人敢欺负你,你以为,凭的是谁?是你平南伯府的门面声望,还是你有个定京城无人敢惹的发小青梅。世上之事,就是这么简单,苏公子莫要觉得我说的不好听,从小到大,谢景行替你铺了多少路,给你们苏家帮了多少次忙?若是这就是所谓的利用,我也希望有人能利用利用我?苏公子,你说是不是?”

她笑意盈盈,说的话却如雨打芭蕉,滴滴答答都是凉意:“拿了别人的好处,回头却要倒打一把,口口声声指责别人的不是,这不是白眼狼是什么?苏公子,我是不是也能说你,无情无义,不配为人兄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你指责的人所给你的一切,你亏不亏心?”

苏明枫可不是一个会和女人唇枪舌战的人,何况沈妙的话字字句句都是嘲讽,却又是货真价实,直堵得他脸皮都涨成紫红色。在极度的怒意中,随着沈妙说的话,他的脑海中却又浮起当初一卷一卷的画面来。

谢景行待他,平心而论,的确是很好的。若是不好,苏明枫也就不会惦记着这么多年了。谢景行这个人,傲慢无礼,放肆顽劣,做事又随心所欲,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约束他的。他虽然嘴里说的无情,可是对于苏明枫的事情,总会帮上一些忙。譬如小时候有人欺负苏明枫,谢景行二话不说带人将其狠狠揍了一顿,即便那人是皇亲国戚家的小孩,也照揍不误,终于让旁的人也不敢欺负苏明枫。